九歌清芷


回复 @云关_雪栈:
不会@见谅
不,他就是在纯挑刺,纯粹找茬。首先,梅一开始出来,态度就不是主动投主,而是以一个找傀儡的姿态出现,让人对他说的话信任度不高,说的再好,再诚恳,靖王不信也没卵用。其次,梅的后路太过多——他可以随时跳槽反卖靖王,这是他不能被彻底接受信赖的原因。所以要扮黑脸,让靖王刷梅长苏的好感。而且梅的格调难道就高了?话说格调这个东西究竟怎么看?他本来就是个玻璃心的苏,只不过体质差了。所有人就都觉得他居然还回来翻案,好坚强……我就呵呵了,这本来就是你林殊的锅!你不背谁背?还一副我背锅我救世的死相——难看死了!说话做事漏洞百出,骂他还错了?话说的不好听,但这是事实,我不想撕逼,但也不会憋着自己。我是一直认为世界上黑色灰色远比白色多的。我从不相信花满楼可以和诸葛先生可以是同一个人,这是不可能的。三观问题,谋士必定看到黑暗,用不用是一回事,但是必须以最大恶意去揣测别人,然后分析否定。尤其子琋的主公靖王一直是举世皆敌,一个不小心,祁王就是前车之鉴,所以说在面对潜在威胁的情况下,子琋第一反应就是有问题,要防,要试探。攻击同僚的话,他说的错了吗?在他这种人看起来就是什么事都会有目的,要知道靖王的势力必定会有涉及黑暗面的,而子琋就是建立和掌握者,你觉得他难道还是光风霁月,手不沾血的人?所以他觉得梅在表忠心,但是打了蒙挚的脸。同时梅插手太多,这个话应该由靖王来说。然后梅原本就不算是靖王的核心势力成员,他还没有通过考核——他们还没有彻底接受梅,之前有说收下梅,但不可以信赖,所以不是同僚,只是可以问计的人。因为梅连续失误过好多次,来的又晚,还有资敌前科。所以不信他,针对他才是正常作态。梅的很多时候的表现太刻意了,所以靖王和子琋还是会防。而且之前说了,靖王现在是恨他的。再加上郡主之前为了他质问靖王的事情,私自揭发萧景睿身世……很难让子琋对他有好感。所以他现在是重点防备对象。如果你觉得有问题,那么就当我防备心重好了。以及子琋也是变相要求梅必须以绝对理智的态度去对待对手,不要阴沟里翻船。还有我说了子琋对梅态度不好,有敌意。梅身份、态度、目的都不明!之前还相助敌国,后来又打乱了他们的谋划,会排斥是正常的!赤焰旧人怎么了?赤焰旧人就一定可信吗?可笑!梅之前都帮助敌国了!没分分钟直接干掉他已经是男主光环笼罩了!也许赤焰的军官可信,但每一个人都可信就根本不可能——古人的节操是什么你可以自己去看,前一战的俘虏,后一战就可以变成自己的兵,这是真事!
之前靖王是没得选,现在他身边有一个更亲近的人告诉他梅这个陌生人不可信,他当然不会有你想着的那样子去信梅——无关胸襟,纯粹就是不信他。
是,我知道我自己,新手,文笔烂,BUG多,但是我真的尽力了。你们要的我都尽力去做好。要更文,好,我没灵感也挤一篇出来——光题目我就憋了将近一两个小时!可是你们真的有在意我的感受吗?称乎问题我之前应该有过回应,而且也还是你问到的。你已经忘了吧。就在十一章,可以去看看。
“称“主公”是因为子琋是三国谋士,主公一词是有含义的,意指为他认琰琰为主,不会再改投他人(除非走投无路)”——原文
我真的很伤心。大半夜凌晨三点多还心塞一回——猛然间就想要统统坑掉算了,反正一直小透明了……但是又怕两百多个粉伤心,虽然不一定都会伤心,但是有一个因为这个原因伤心难过都是我的错,所以发个文章写写心情。占TAG抱歉,但不会删掉,因为真的很难受很累很受伤。另,今天更文看心情吧。

评论(3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