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淇奥(十五)

章十五 世间只有人心恶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头疼!”

“嗯~说起来,子琋你刚刚好像有提议梅长苏正式列席?”

“唉!还是缓缓吧。此事我来替他扫尾,直接推到南楚头上——梅长苏和誉王利用南楚,致使萧景睿和南楚有了隔阂,南楚人回敬一番也在常理之中。”

“又是狗咬狗啊?一点意思都没有!”

“没办法,废太子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一旦明确表现出来,按现在这位陛下来看,就是夺权造反。再加上主公原本就是祁王追随者,还得再加上为祁王复仇,罪加一等。只能让誉王这个不怕死的半个嫡子上喽。”

“真憋屈!”

“憋屈就从别国身上找乐子!东海已经是主公的后院,夜秦还在蠢蠢欲动。既然夜秦这么闲,那我就给他点事情做,省得一天到晚,满脑子人心不足蛇吞象。可惜穆王府在,不能明面上出手——挑唆南楚起义军和夜秦小规模游击战。我看他有多少精力,还妄想瓜分大梁?这可是吾家主公的东西,耗不死他!”

“然。”

“文诣你……神棍!”

“好,继续,下一条,夏江即将归……来?”

“有什么看法?”

“当年赤焰案,夏江和谢玉二人绝对有联系!前头祁王要撤悬镜司,后脚他外家就被悬镜司查出造反,还证据确凿?当我娘生我的时候忘记把脑子给我了吗?”晏元霖翻了个白眼。

“谢玉也是靠着剿匪得封军功——我不信他没听林燮喊冤!可是他居然好像没事儿人一样,显然是知道什么的。”管迦也开口发言。

“所以呢?”陈晨觉得这一屋子的心脏货真是一个个都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包括他。他都忍不住给夏江和谢玉念一声“愿主保佑”了,虽然他不信教。

“绝对不能让他们见面!”最后墨承嗣和幽姬定下基调。

“都说了内政交给你,金陵的事,也是内政,看你的了。”文清远笑笑。

“好吧,我来就我来好了。”陈晨眯着眼看着桌上的香斗里袅袅升起的烟气,眼神晦暗不明。

夏江要回来了?那谢玉也该莫名身死了——猜忌,怀疑,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

誉王,准备接好我的大礼了吗?

夏江,你猜誉王他究竟知不知道你的秘密呢?

其后夏江谢玉在梅长苏的离间下反目成仇,谢玉为保性命,留下血书给莅阳公主保管——转头它就躺在了陈晨的案上。

同时早已痊愈的野人的身份也被查明——当年赤焰一案的导火索,聂锋将军。借此机会,陈晨拉拢到了夏冬这位女悬镜使。

“我不会背叛师傅!”

“夏大人只需袖手旁观即可。聂锋和夏江,夏大人既然无法抉择,那就眼不见为净,两不相帮为好。大人觉得呢?”

“他是我的养父。”

“可他也是你的杀夫仇人。”

“我不会帮他,但也不会出手。”

“善。”

谢玉在留下血书之后便莫名死在牢中,死因是心悸而亡,但谢玉身为武将,又怎会有心悸之症?

莅阳公主得闻此信便犹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整日纠结辗转,不知投奔谁才能保住自己剩下的孩子——萧景睿被莅阳直接送去卓家,只求保住性命。

对此,夏江认为是誉王得到了自己的把柄,知道了冤案一事,谢玉也就失去了价值,故而下了狠手。但顾忌誉王手中的把柄,他不得不捏着鼻子扫了尾,心里却对誉王防备起来。

而誉王却认为是夏江害怕自己策反谢玉,捉住他的尾巴,才灭了谢玉的口,来一个死无对证,一时间也是忌惮于夏江的狠毒。

——互相防备,互相猜忌,即使结盟,分崩离析之日也近在眼前。

文清远知道陈晨在其中的作用之后抱着茶杯感叹:“子琋你才是真心脏吧。”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