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EG】自挂东南枝(七十五)

鉴于梅长苏每天以投喂为名蓄意接近自家琰琰宝宝,慕姊姊决定开启第二次考验——吃。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吃是中华民族不变的追求。琰琰本来就是个小吃货,万一梅长苏抱得美人归之后在吃上不能照顾好他——一想到琰琰像灰姑娘一样幸苦,像田螺姑娘一样操劳……

想的太夸张了,慕姊姊→_→

“萧公子,在下今日——”

“琰琰快看,姊姊给你做的!”

梅长苏一回头——一大桌各式甜点,香气扑鼻。萧景琰捻起一个尝了尝,色香味俱全。

“姊姊幸苦了,何须如此费心?”

“怕你被人一块点心,拐了就走,那可就真是饲主的悲哀了!有的人啊,总是用大街上买来的东西来敷衍了事,一点诚意都没有,琰琰你可千万别一心软,就跟他跑了!”恢复了本相的慕嫣柔朝着梅长苏露出了挑衅的眼神:琰琰才不会那么容易被你拐走!

——梅长苏,糖衣炮弹攻略,失败!T_T

梅长苏回去之后苦思冥想——要让一个厨艺天赋基本为零的人做出一桌子好吃的是肯定不可能的——那就只能以心意取胜了!

隔日,梅长苏就急令吉婶儿尽快赶来——教他做榛·子·酥。 ̄□ ̄||

“长苏你可别想不开啊!”

“宗主要不还是换成其他的吧。”

“榛子酥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意已决!”这才能体现我的心意,你们懂不懂?

待梅长苏能做出完好,正常,味道尚可的榛子酥的时候,他已经因为过敏躺倒了不下十次——蔺晨说幸亏当初萧景琰调养的好,梅长苏看着弱不禁风,实际上比之当年的林殊大概也差不到哪里去,否则早就把自己玩死了!o(╯□╰)o

暗中一直暗搓搓偷窥的萧景琰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又看看手中的消息,暗叹自己没口福,吃不到小殊亲手做的榛子酥了。【叹气】

“什么?!”梅长苏刚要去给萧景琰献宝就听说江左盟遭遇袭击——江湖上的那群老狐狸终于确定了梅长苏之前是真的疯了,所以开始对江左盟出手,意图占领江左盟的地盘。江左盟虽是根基深厚,却也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已有四五个分部被捣毁,死伤不计其数。

——景琰……果真,天意,吗?

梅长苏枯坐在院子里,看着对门,不知道怎么办。他想去问问景琰愿不愿意跟他走,可又害怕听到景琰的拒绝,就这样枯坐一夜。甄黎二人前来问讯,他卡了许久,还是下达命令,“收拾收拾,我们回廊州。”

——又一次,放弃,萧景琰。上一次,是一个萧景琰比不上七万冤魂,这一次,是一个萧景琰比不上江左盟几万下属。

“琰琰你看看——”

“姊姊不必说了,我都懂的,只是这些日子太开心,太幸福,所以有些舍不得。”

萧景琰和慕嫣柔站在酒楼窗前,看着江左盟的车队渐渐远去,这些日子被梅长苏的赤诚刚刚焐得有些活过来的迹象的心又死掉了——你为什么还是要瞒着我,为什么不问问我愿不愿意跟你走呢?我,昨晚其实一直在等你来找我啊。

灌了一口冷茶——真苦啊,一直苦到了心底,整个人都是苦的啊。所以我才不喜欢喝茶啊,小殊,先生。

梅长苏急急赶回江左盟,布置计划进行反击,却时常会在独自一人时盯着自己的手心发呆——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说,安安静静却让所有人心里发慌。

一旦有人进来,他立刻又会变成沉稳智慧的江左梅郎。满腹心思不愿诉,整个人都日渐消瘦。

“长苏!你这是要逼死自己吗?!”蔺晨看着梅长苏小心翼翼的接近萧景琰,又在近在咫尺的时候缩手缩脚,真是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现在好容易闲下来,又发现萧景琰还好好的,最重要的是萧景琰不·是·皇·帝!那么他们之间最后的后顾之忧也没有了,梅长苏还纠结些什么?

“我,我害怕。”梅长苏也是人,也是会脆弱,会患得患失的人。他恐惧着失去,他不想再听到萧景琰的拒绝。

“还怕什么?你之前没听太后说他当初的那些话?难道还会有比那个更绝情的吗?”蔺晨坐下,捻了块果脯,一边吃一边说。

“……你说的是,是我钻牛角尖了。”

“就是啊。对了,我得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什么?”

“你家琰琰啊,前几天干掉了高手榜第一位的玄布,还放话大渝再不老实点,他就一天一个的杀光他皇族。啧啧啧,这叫心里没你?”

“!”

“哈哈,恭喜啊长苏,你家这位现在是琅琊榜第一高手喽!”

——梅宗主心情很复杂,同时默默划掉了“霸王硬上弓”选项……

评论(1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