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淇奥(十六)

章十六  静心看透炎凉事

 

“去请诸位先生来。”靖王坐在密室里,望着屋顶,神色凄怆。

“是。”列战英默默离开。

等梅长苏听到铃声召唤,来到密室,却发现密室里除了靖王和之前见过的陈晨,还有六人。这六人五男一女。

女子一身黑色衣衫,发上只以一只木簪固定发髻,再无他物。黑纱遮去下半张脸,犹如一片影子端坐在一侧。两只眼睛就像一对琉璃珠子,没有半点波动,直愣愣的看得人浑身发冷。

一男子高冠博带,面带浅笑,持羽扇,颇有隐士之风。

另有二男子身着短褐,头戴陌头,低头摆弄手中的偃甲机关。时不时交头接耳,似是在讨论什么。

又有一男子作文生打扮,手执书卷,细细品读,浑然不觉有人到来。

最后一佛者,双手合十,禅定静坐,不言不动。

“苏先生来了,诸位还请回神。”靖王微微一笑,放下手中杯子。“咔“的一声,之前无视梅长苏的众人俱是惊醒一般,起身和梅长苏互相见礼后又各自坐下。

“不知主公将我等都召集起来,有何要事急需解决?”陈晨身为谋主,自是代表诸人先行发问。

“是赤焰之事,我希望能尽快翻案。”靖王深吸气之后郑重行礼,“所以有劳诸位改改计划了。”

“主公一定要让陛下开口翻案吗?”

“子琋何意?”

“主公登位再下旨意不行吗?”

“这……”靖王有些迟疑,“终究还是珝任性了,珝请求诸位相助。”说完屈身下拜。

“主公言重了,我等必竭尽全力以助主公得偿所愿!”除了梅长苏,老人们都互相对视,叹气,无奈的相视而笑后对靖王郑重回礼,异口同声发下誓愿。

梅长苏左看看,右看看,还是把自己的话憋回了肚子里。随着大流下拜行礼。

定下了这一次谋士团大集会的任务目标后,靖王把梅长苏介绍给自己的谋士团,再由陈晨把谋士团的成员一一向靖王介绍。

“之前的人手都去为主公开路了,现在的几位就是这样了。还有他们之前一直都在为主公谋划,只是没有机会和主公真身相会而已。主公不必惊慌。”

“有劳子琋。”

“诸位可有良策?”

“嗯~直接打脸肯定不行,那就走迂回路线——先针对夏江,等扳倒他,就可以以政见不合栽赃陷害为由提出翻案,反正到时候要翻的案子多的是,赤焰案的目标就没那么明显了。”

“万一陛下就是咬死赤焰案不冤呢?”

“那也至少干掉了一个真凶,驱除了一个不可能拉拢的敌人。”

“保留吧,这个算是软的。谁有硬的?”

“满朝文武皆死谏如何?”

“你说的动那群老狐狸?”

“直接架空皇帝,挟天子以令诸侯。”

“那是主公亲爹。”

“先用软计划,还不行,就联名上书,再不行,就联合宗室,依旧不松口就只能架空陛下,逼他就范了。”

“可那群老狐狸——”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猎人,世上之事无非四字:威逼,利诱。钱权名利,美人江山,忠孝节义也是名利啊。”

“唔……同意。”

“好吧,同意。”

“虽然说的真难听,但是,同意。”

“保留。”

“唉!同意。”

“其实我还是觉得等主公登了位才是最好时机,主公你当真这么急吗?同意。”

“梅先生?”陈晨看梅长苏似乎不太适应这种表决,有点懵,不由轻轻唤了他一声。

“啊?”梅长苏愣愣抬头,手中还搓着衣袖。

“苏先生还有什么意见吗?”

“这桩逆案的根本原因是梁帝猜忌祁王谋反,有意为之。即便查到真相,也是沉冤莫白。又何必——”梅长苏心存试探之意,故意发言反对。

“谋士的存在就是给主公提供计策,达到主公的目的。只要不是非常离谱、不可完成或于大业百害而无一利的目标,我等谋士无权干涉。且主公自有决断,我等只需献上计策罢了。”陈晨正色以对,清楚明白的告知梅长苏不要过多插手主公的决定。

“即使翻案的举动会使陛下猜疑?”梅长苏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艰难。

“所以才需要我等为主公出谋划策。”这次开口的是一直浅笑摇扇的司文诣,“为主公扫除障碍,让主公规避危险,远离陷阱,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收获,这就是我等的存在意义。”

“苏先生不要劝了。珝自知资质平庸,登位之事千难万险。先生也是希望珝登位能顺利,但珝自幼由王兄抚养,挚友于珝更是性命相交。如今二人竟能有沉冤昭雪之机,珝不胜欣喜,不能自持。若今日弃之,来日黄泉相逢,又有何脸面面见挚友长兄乎?”

靖王情真意切,郑重言辞,令梅长苏胸中酸涩不已,感怀颇深,承诺一定竭尽全力,助他成事。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