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EG】自挂东南枝(七十七)

萧景琰表示蛮开心的,尤其看看梅长苏每次和葬蓝山玩你追我逃的时候,哼哼,小殊你当初追花君的时候很·爽·吧【阴险笑】

——琰琰你熊的!

——小时候有祁王兄带着,下面又有小殊这个金陵一霸,不好意思熊;后来有赤焰案要翻,没心思熊;再后来成了皇帝,没资格熊。以前是没机会熊,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熊了,还不许我回味一下童年?

——好好好,你熊,你熊,你开心就好。

“啊,说道最后你就是要我把棺材店卖了给你?姑娘我还没出嫁,这家棺材店是我的嫁妆,我卖了它,陪嫁没了,将来谁还会娶我?”

“可是我江左盟会付钱啊。”

“钱?有这家店,我有吃有住有钱赚。卖了它,我吃穿住哪一样不要钱?还要重新置办嫁妆,只进不出,还是没人娶我。”

“这,可是,我,你——”

“嗯~”葬蓝山眼珠子一转,粉色花边的大·蒲·扇一扇,说,“这样吧,你娶了我,这个店就是你们的了。”

“咳咳咳咳!”

“宗主!”

“……算了,我们换一家店主来谈吧。”梅长苏带着人离开葬蓝山的房间。

“哼哼,这方圆十里的十几条街都是我一个人的嫁妆,你早晚还是要回来娶我,哼哼!”葬蓝山一点也不紧张的继续拔鼻毛,照镜子。

“宗主,这可怎么办啊,方圆十里的数百家店铺居然都是那个的嫁妆,都是要你娶了那个什么什么。宗主你可千万别想不开答应她啊!”

说道这个,甄平和黎刚就很崩溃——这方圆十里十几条街居然一夜之间易主,不过是为了逼婚于宗主。

“唉,我也很头疼啊!”

“要不你就从了那个什么什么好了。”一直躲在外面打死也不愿意回江左盟的蔺晨无所谓的开口。

“呵呵!你行你上啊!”梅长苏嘲讽。

“喂,这么恐怖的话不要说出来啊,吓死人了好吗?!”蔺晨跳脚。

梅长苏陷于两难之境,萧景琰意在逼婚,此事就此搁置。

梅长苏答应“考虑考虑”,萧景琰就直接给所有员工——每一个都是打不过跑得了,虽然梅长苏不知道——放了个大假。随后就窝在江左盟,静待柴明上门找抽

——动小殊?经过我同意了么?打不死你!——by逼婚不成一肚子火的萧景琰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