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淇奥(十八)

章十八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之后誉王和太子争夺巡防营一事,梅长苏处理的尚且妥帖,索性陈晨就正式将属于他的折扇给他。

“这里有青竹扇、青玉扇、白羽扇、玳瑁折扇、象牙骨扇、墨玉折扇、白纸扇等一共十二柄,你选一柄吧。”

“何意?”

“每一柄扇子象征一种品格,只有能在其中挑出符合自己的品格,能在任何情况下游刃有余的保全这个象征身份的随身的扇子的谋士,才是顶级的谋士。”

“若苏某选不出呢?”

“那也没什么,选不出顶多是代表你不够资格成为顶级谋士而已。”

“那苏某就选这青玉扇吧。”

“我倒是觉得你更适合玳瑁的,不过你既然选好了,那就保管好。扇子上有暗记,算是你的信物。”

“多谢。”

“免谢。”

随后,陈晨就自密道回了靖王府。

陈晨身为靖王的长史,虽然是个闲职,却也要每日和列战英一起打理靖王府,所以每日也是要上门应个点卯。也就渐渐将自己手头的事务搬到王府来做,同时也慢慢给靖王讲解他们现在的势力发展。

这日,靖王自密道回到书房时,手中多了本书。说是向梅长苏借来的,很好奇,就想看看。之后他在忙公务,就顺手放在一边。

正巧陈晨对完手头账册,就取了此书借以自娱,谁知看的他冷汗涔涔!

“子琋,我——子琋?子琋你怎么了?!”靖王原本感到陈晨闲下来看闲书,抬头意欲调侃一番,谁知一抬头就见陈晨一头的冷汗,神色慌张,急急忙忙把书页前后来回的翻看。

“主公,”陈晨咬咬唇,狠命的啃着自己的手指甲,纠结了还一会儿才又开口:“主公你知道晋阳公主的闺名吗?”

“不太清楚。”靖王老实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没什么印象。

“叫溱潆,因为是个地名,所以晨记得很清楚。”陈晨颓然放下手,摊在椅子里不敢抬头。

“子琋,子琋为什么会注意呢?”靖王隐隐猜到了什么,却不愿意去正视现实,只能顾左右而言他。

“当初,晨和纪王、言侯为了庭生和翻案之事曾经有过交集,晨担心事有隐情,就将涉案所有人的生平一一收集整理成册,以便日后查询……”陈晨捂着脸,仰着脑袋,声音闷闷的从手下传出。

“那又如何呢?”靖王不知道为什么慌乱起来,他觉得他不能再让陈晨说下去,又在莫名期待陈晨说下去。

“这本书里注释的所有的‘溱潆’二字都被减去了笔画,而书中的注释,据主公而言,是梅长苏所作……”

“所以呢?说不定是笔误——”

“可是笔误怎会全部都不对!而且书中有原字,难道他堂堂麒麟才子连照抄都不会吗?!”陈晨终于证明了自己的猜想,以一种他绝不愿意的方式,“他在避讳!他就是林殊!梅长苏,就是,林!殊!”

靖王在陈晨的低吼中跌坐在椅子里:“我知道啊……除了避讳还有什么呢?可是,可是他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子琋,你说这是为什么?”

“……”陈晨只能看着,他也没办法,这是他们之间的事,身为一个后来者,他没有资格胡乱嚼舌根。

“我为他,伤心泣血十二年;我为他,铭心刻骨十二年;我为他,焚香祭灵十二年。他却连个平安也不愿报给我……”靖王眼圈通红。眼尾泛出一抹浅红媚色,这是哭得太多留下的记号。却是一滴泪也落不下,连眼睛都是干的。他已经哭坏了眼睛,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流泪了。

“主公……”陈晨在一边急的要掉泪,又悔又恨。

陈子琋啊陈子琋,你就怎么独独今儿个不带脑子出门呢?!现下好了,主公要是犯起病来可怎么是好?!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