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殊琰/苏靖】及寡人之膝为矢所伤

坑越来越多,然而脑洞源源不断……【吐血】

以下正文:

 

这日梅长苏等人正在文帝寿宴上迫其下旨翻案,萧景琰刚刚站起身,就见半空中突然掉下许多雪白的芝麻大小的虫子,好似殿内下起了雪。

梅长苏看见这虫子脸色立时一变——这是寒蚧虫!他怎么会不认识这个将他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随后伴随着一声“哎呦”,落下两道人影——一者身着赤焰铠甲,头上的头盔却已不见,处在下方,面朝上向下坠落,四肢不停挥动,倒像是被人钓出了水的乌龟。一者身着银白色紫貂皮滚边的白袍,其上却是绣有同色梅花暗纹,三千青丝被一顶繁复的雪色银边的发冠束起上半,鬓边及前额各垂下两缕发丝在风的作用下向上飞起贴在两鬓,面朝下一手直直伸向那小将,脸上神色虽是冷淡,眼神却隐隐透出焦急。那面容却是最令殿中众人心惊——分明就是弱冠之年的萧景琰!

只见那“萧景琰”一咬牙,自袖中窜出一根尾端系着一对银色铃铛的雪缎,无声无息缠在那小将的腰上,再借力一甩,就把人径直摔进太子萧景琰的怀里,低喝了一声:“看好小殊!”

萧景琰闻言条件反射就把那个“小殊”给牢牢护在怀里,半点不让那虫子沾上来。

那边“萧景琰”于半空中犹如狸猫翻滚一般一个翻身就要双脚着地——却见他右脚一点,腾身而起,收回雪缎,十指上又窜出细细银芒,竟是有如长了十多条手臂,在空中密密织成天罗地网,将那寒蚧虫尽数打落在地。梅长苏拾起一只,却见这虫子已是没了动静,蒙挚用随身的剑一切开,就发现这虫子外表虽还完整,内里已是一团肉泥。

随后“萧景琰”犹如一片羽毛飘落,轻轻巧巧落在地上。甫一落地就急急走向萧景琰,轻轻向他点点头:“可否找个清净的地方让我为他看看伤?”

“啊?啊,可以,可以。”萧景琰这才被惊醒一样唤来蒙挚,“蒙大哥,麻烦你带他们去偏殿收拾一下再送他们去东宫休息。”

“是,殿下。”蒙挚回身伸手,“请随我来。”

“萧景琰”点点头,抱起“林殊”跟上:“多谢,”走到要出殿门时,忽又停下了脚步,“救命之恩无以回报,弄死一两个人还是可以的。”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却说的殿中所以人心底发寒——无他,这“萧景琰”的语气太过平淡,仿佛杀人于他不过吃饭喝水,无杀意,无杀气,却让人无端明白这是一个怎样的杀星!

之后梁帝大概也是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下旨翻案,梅长苏等人回到东宫,问起此二人,侍者回答正在偏殿。

萧景琰等人进去时“林殊”已经醒了正在接受“萧景琰”的“爱的批斗会”。

“小殊你这是在作死!你不要命了?晋阳姑姑知道了,你看她会不会舍得给你一个‘爱的盾飞’!”

“没办法啊,我不是听说你最近对寒蚧虫感兴趣,所以想捉几个讨你原谅嘛。”坐在榻上的“林殊”身穿“萧景琰”向侍者借来的萧景琰的中衣,听着“萧景琰”的“批斗”,摸摸鼻子小声回应。

“怪我喽?”一时间,“萧景琰”睁大了眼睛,对于“林殊”的厚颜无耻有了一个新认识。

“好嘛好嘛,好景琰,别生气啊~”

“哼!上次乱喝我的药剂差点经脉尽废,上上次乱动我的机关,差点被弄成个活死人,你怎么就是记吃不记打,还作的这么欢?!一天不作你浑身不舒服是吧?!”

“没有啊,上次我是没注意,谁让你那药剂看起来、尝起来和酸梅汤一毛一样。还有那个机关,明明就是个小狗木雕,谁知道是机关啊!”说道这个,“林殊”就来气,又不是我想的,简直冤的不行。

“你还有理了?!怎么没弄死你算了!”“萧景琰”气的一扭头,就看见站在门口一大群目瞪口呆的人。顿时气氛就尴尬无比。“萧景琰”连手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放——就算他交际技能点满了,面对另一个自己也是会犯尴尬综合征的好吗?

“林殊”倒是还好——梅长苏毕竟和他不是一张脸。于是他大大方方的任由众人大量,只是裂开嘴对着神色各异的众人笑得阳光灿烂:“呦,你们好啊。我叫林殊,是那边那个——”说着就指着“萧景琰”,“他的未婚夫!”

于是刚刚回神的所有人都又被这个炸弹炸的头昏脑胀——林殊和萧景琰?不是林殊和霓凰吗?!

“小殊!”“萧景琰”转头警告,“你别添乱!这里和我们那边不一样!”

“我知道啊,我那死鬼老爹该是跪了吧?老娘一定是去艹翻那群不懂道理的敌国大军去报仇了吧?”林殊摊手——就他老爹那个战力,妥妥是他先跪,然后老娘去报仇。至于寿宴什么的,舅舅那个恨不得一文钱掰成两文花的死抠门还能指望他办寿宴——让那群什么事都要来烦他的白痴大臣来白吃白喝吗?做梦!

——等等,你们在讲什么?为什么每一个字我都懂,但是一连在一起我就完全不明白啊!

所有人都被这信息量巨大的对话蒙圈了,像梅长苏这种脑补狂魔直接刺啦一声黑屏死机了——什么鬼?!

“不过话说回来,景琰你不是在和我冷战来的吗?怎么会跟在我身后?舍不得我啦?”“林殊”没皮没脸的凑上来,又被“萧景琰”把大脸推开。

“爹亲说,像小殊你这种战五渣,皮脆血薄,手无缚鸡之力,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弱柳扶风,帅不过三秒的文职人员上了战场正面刚上去妥妥就是跪的命,区别只在于跪的标不标准,叫我好好看着你,不然守了望门寡就不好了。”

无论在哪里“萧景琰”永远是耿直天然的大水牛,区别只在于天然呆还是天然黑……

这边的“林殊”和那边的梅长苏都是膝盖扎满了箭,一口血哽在嗓子眼,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琰琰你这么地图炮真的没问题,全图嘲讽还态度真诚……

——所以说琰琰你……果然是有无限可能吗?

“林殊”表示不服,我好歹也是金陵“城最亮”,不由拍案雄起:“我哪有那么弱鸡?!”梅长苏默默点头表示同意。

“呵呵呵,说的好像小殊你能打赢我似的,还是你觉得你已经能从晋阳姑姑她们手下走过三十招了?”“萧景琰”笑得纯洁无瑕,一脸的“我懂的,男孩子的自尊嘛”,看得“林殊”和梅长苏脸色铁青。

——是我输了,琰琰你的嘲讽技能一定已经点到爆表了吧……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