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殊琰/苏靖】及寡人之膝为矢所伤(二)

梁帝明堂下旨,冤情邸传各地,原赤焰军的幸存者及遗属都得到了妥善安置或抚恤,主犯夏江被凌迟处死。萧景琰专门设立了灵坛道场,由梁帝率百官亲临祭拜,以安亡灵。天理昭昭,冤案终于得雪。

苏宅内,蔺晨兴致勃勃的讲述着出游路线,准备携梅长苏、飞流游山玩水。

一边被移至苏宅养身体的“林殊“格外不爽——琰琰要是听到了会不会怀疑我的真心……想太多会过劳死是真理啊,孩子。

而且蔺晨时不时投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实在是奇怪,让他忍不住竖起全身的刺:“哼哼,很了不起吗?看着!”转头向院子里大喊:“景琰,景琰!”

“萧景琰”挽着袖子,一头长发用一只荆木簪子团在脑后——十二万分的贤妻良母——语出蔺晨——急急忙忙快步走到室内,坐下来摸了摸“林殊”的额头,又看了看他的脸色:“怎么了?是不是又哪里不舒服?还是说今天想吃什么?”

“景琰,我要吃辣花生!”“林殊”趴在“萧景琰”的身上,下巴支在他的肩窝,抱着他的腰粘粘糊糊的撒娇,“要你做的,反正你肯定会的吧,吃遍天下的顶针婆婆唯一的干·孙·子——白沉歆?”

“诶?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你不是早就吃厌了?”“萧景琰”闻言半转过脑袋,疑惑不解。

蔺晨看得目瞪口呆——这是青天白日,大庭广众的虐狗吗?!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然后又觉得眼睛痛——秀恩爱秀的简直就是野生Boss级别了好吗?!

“林殊”正在得意,突然看见蔺晨一副“呵呵,我才不信,机智如我早就看透了你的小把戏”的样子,死鸭子嘴硬:“就是突然又想了!”

“萧景琰”依旧冷冷淡淡的样子,唯有语气有些为难:“可是……可是我们不一定在这里多久,说不定你吃不到咱们就要走了呢?”

“琰琰,你果然不爱我了吗?唉!唉!!唉!!!心好痛,情到浓时情转薄啊!白首相知犹按剑啊!”“林殊”松开“萧景琰”,捂着心口蹲在角落,哀怨又凄凉。

“行行行,我做,我做还不行吗?”明明知道是假的,“萧景琰”还是哭笑不得的应下了“林殊”的无理取闹。

“你怎么就知道他一定会答应你?”蔺晨甩甩袖子,洗衣做饭缝补浆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么体贴好说话的未·婚·妻,“林殊”哪里是祖坟冒青烟,这简直就是祖坟炸了的节奏啊!

“林殊”笑笑,满是骄傲:“因为啊,只要我一撒娇,景琰就一定会尽全力满足我啊。”

一边的飞流突然冒出一句“水牛,要。”让所有人忍俊不禁。

蔺晨不由摆出了一张唾弃脸:“真堕落!真不要脸!真酸!”

“你也去找一个啊!你就是羡慕嫉妒恨!”

“本阁主才没有——”

“咳咳,走题了,走题了。”梅长苏眼见蔺晨和“林殊”针锋相对,赌气的话语就要吐出,连忙打断——蔺晨你多大了?!还跟未及弱冠的“林殊”斗嘴,你掉不掉份儿?!

蔺晨表示你们怎么都欺负我?小飞流来跳个舞给蔺晨哥哥,让你蔺晨哥哥开心开心。

——然后飞流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于是哄堂大笑,梅长苏笑着笑着差点又咳嗽起来。幸而“萧景琰”时常炖了冰糖银耳炖雪梨给“林殊”,顺便梅长苏也分了一份。因而只是有些喘不上来气。

正好“萧景琰”又端着今天的百合秋梨银耳羹进门,看着所有人指着蔺晨笑得前仰后合,顿时一脑袋的问号。“林殊”看他一脸的“这是一只迷途的羔羊,请善待”,就笑得更凶了——然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得惊天动地。

“啊呀!小殊你怎么这么笨啊?居然会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看来爹亲说的没错,你一定是当初晋阳姑姑怀着你还天天跟林姑父插旗的时候伤到脑子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嫌弃你的,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啊对了,小殊你脑子不好就多吃核桃知道吗?”

“萧景琰”信誓旦旦的对着“林殊”许诺,“林殊”只觉得自己干脆死了算了——景琰你为什么对舅舅瞎掰的谎话如此的深信不疑啊!!!

——梅长苏觉得他的胃有点疼,肺也要波动了……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