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EG】自挂东南枝(八十一)

好不容易东西都采买的差不多了,梅长苏才想起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他们是不是通知一下静姨?

对此,萧景琰嗤之以鼻——“我老早就去见过母亲了,虽说我和她已是母子义绝,几近陌生人,但终究于礼法上我成亲也该告知她。上次去见她,已经跟她说了,她说随便我,还说她现在每日焚香念经,偶尔捡捡佛豆,抄抄经书化在佛前,为宸妃等故人祈福,平静度日也好,叫我不要再去找她。你看,我该不该心寒?十二年没有动作,现在觉得要为他们尽绵薄之力了?”

萧景琰知道,他这是毫无道理的迁怒,但他始终无法原谅静妃——这个即使全世界背叛他也应该坚定的站在他身边的人,他的亲生母亲。

也许是他苛刻了,可是他从来没有对不起她!

在他无数次在腥风血雨,刀光剑影,阴谋诡计连番算计,各种逼命的连环杀机里挣扎求生,死死撑着不愿意咽下最后一口气,一直硬生生撑到回来的时间里,他就是不停的告诉自己:没关系,萧景琰你不是一个人,还有战英,还有母亲在你身后帮你。庭生在等你,小殊在等你,祁王兄在等你,你怎么能死在这里?!

——他从来没有原谅梅长苏。没有了心,就没有了爱;失去了爱,就不再会恨;不恨,又怎么会原谅呢?他只是放不下梅长苏,所以就把梅长苏捆在自己身边好了。

——既然你也是在乎我的,那就一直一直和我在一起好了。我已经陷进这段感情的泥潭无法脱身,没办法在爱上别人,那你梅长苏不如就下来陪我一起好了……

萧景琰早就坏掉了,早就已经被无情而残酷的异世和冰冷的现实给彻底打进了阿鼻地狱,无数次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已经让他扭曲了灵魂——只要翻了案,就可以解脱了。只要……

可是真的知道梅长苏就是小殊的时候,他却恍惚听见早就化成死灰的心又砰砰的跳动了——真好,小殊在呢,真好……

可是啊,他放在心尖上的小殊,他放心交托背后的母亲呵,他们背叛了他的信任,他们欺骗了他,还试图以“为他好”来掩盖自己的不安——为什么不安呢?伤害已经造成,背叛已经存在,我们已经永远回不去了。

我从没有对不起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对我的一片赤诚不屑一顾?为什把我当成了工具还对我百般苛求?为什么背叛我,把我当成傻子耍还要我对你掏心掏肝?

弦琴无上宴那段时日回想起来好像是个美梦,太阳一升起来就没有了。他以为自己会承受不住打击,没想到他却对梅长苏又一次的放弃完全没反应。他甚至可以无所谓的抱着玩玩的态度变装逼婚

——为什么呢?穆霓凰可以和你有婚约,站在你身边,而我却连正大光明说出自己的感情都没有资格,真是不公平不是吗?

——除了不甘心,这段感情已经无法再折磨到他了

——他已经彻底被伤到习惯了,习惯可真是个可怖的东西啊。

想着,萧景琰的嘴角熟门熟路的露出了一个温暖柔和的微笑——连坐在对面为了他们的大喜日子欢欣喜悦的梅长苏都没有看出这具依旧充满活力的身体里装着一个早就腐败的灵魂。

慕嫣柔和萧景琰的痴汉下属及疯狂追求者接到喜帖的第一反应就是:嫁嫁嫁,嫁你妹夫啊!想追琰琰,可以,公平竞争;想借旧情娶走琰琰,做梦!别说门,窗都没有!

在一封接一封,不到半天就收了几十封加急的反对信之后,江左盟终于被萧景琰的拥护者们打上了门

——梅长苏想尽办法也没能让他们冷静下来

——无论武力还是脑力还是势力,总有人把梅长苏比下来,要不是萧景琰自己坚决要求跟梅长苏在一起,这些人说不定会直接抢亲。

当然,他们表示,人可以留下,这是萧景琰的自由,但他们绝不同意萧景琰和梅长苏成亲。萧景琰也是很为难,这些人都没有恶意,都是纯粹希望他可以放下梅长苏,不要一辈子围着他转,可是他们不知道,萧景琰的人生挖去了梅长苏,或者说林殊,还剩下的就只是个空壳子啦。

于是,萧景琰的人留在了江左盟,成了隐形的宗主夫人,整天和梅长苏腻歪——好吧,其实是梅长苏腻在萧景琰身边,深怕他不告而别——时不时还帮忙处理一些事务,成亲之事经此一闹也就搁置了下来。

——梅宗主依旧过着眼前一块大肥肉,还是馋了三十多年的大肥肉,自己却只能看着不能吃,偶尔过过眼瘾的苦行僧生活

让我们为梅宗主点蜡

愿主保佑,阿门

阿弥陀佛

无量寿福

评论(1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