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殊琰/苏靖】及寡人之膝为矢所伤(三)

“不过,你们打算怎么办?”梅长苏缓缓神问“萧景琰”和“林殊”,“要不要一起?”

“啊?不用了,”“萧景琰”靠在“林殊”身边坐下,放下了袖子,伸手装了一碗银耳羹递给梅长苏,然后又装了一碗,一口一口喂给“林殊”,一边回答,“我自十岁便与爹亲一起游历天下,看遍山山水水,就不给你们添乱去了。”

随后,“萧景琰”放下空碗,又言道:“小殊身上终究是被寒蚧虫咬过,虽然毒素没有发作迹象,但我不想用小殊的命去赌一个可能性。我要好好研究一下寒蚧虫,真正确认小殊的身体不会出问题。这里是大梁的皇城,皇宫所在,调动各种资源更为方便,而且还有太医们可以互相讨论印证。再有就是按你们之前的说法,这里的萧景琰基本就是个孤家寡人,半吊子的政务新手,我好歹也帮爹亲处理过些许政事,许是能在他忙不过来的时候帮上一点忙。”

“景琰的意思是你们滚去浪了,值班的老莲子忙不过来,他看不下去,就要帮忙。”“林殊”大大咧咧的指出原因——我也好想和“景琰”单独游山玩水好吗?!

“研究寒蚧虫?你难不成还要研究火寒毒?”蔺晨倒是来了兴趣,随口一问,“我当初翻遍群书也只找出了两种办法。”

“唔,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吧。”“萧景琰”闻言点点眉心,抬头说,“你注意过寒蚧虫的寒毒是怎样产生的吗?你知道寒毒是怎们作用在人体的吗?你知道它是神经毒素、血液毒素、还是肌肉毒素么?单独中寒毒会有哪些症状?它会主要伤害那些脏器?它又是怎么和火毒反应的?发生反应的过程有多久?是否可以在生成火寒毒之前遏制它的生成?你注意过寒毒的多少对于火寒毒的生成有影响吗?火毒也是有很多种的,每一种都会生成火寒毒吗?烧伤的轻重程度是否会对中毒的深浅有影响?虫子自己带有寒毒,为什么能抵御毒性?为什么寒蚧虫以焦肉为食,它明明生活于寒雪之中不是吗?没有焦肉的时候,寒蚧虫吃些什么?它的哪些食物是它寒毒毒素的来源?虫子食焦肉而吐寒毒,那么它也就把带有火寒毒的肉吃进去了,为什么它自己却没事?还有——”

“停停停!你说的我脑子都昏了,你的问题我现在根本答不出来!”蔺晨觉得自己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不由自主想要远离“萧景琰”。

如果蔺晨听过“科学怪人”、“十万个为什么”这几个词就会明白自己现在的心情叫做“妈妈快出来看上帝!”,但他不知道,所以他只能默默挪得离“萧景琰”远了一点……

梅长苏被“萧景琰”这一大串气都不换的提问吓了一大跳,连手里的汤匙掉在碗里发出的叮当声都好像没听见。

飞流瞪大眼睛,觉得这个水牛好厉害,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但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甄平两眼呆滞的看着“萧景琰”,他头一次庆幸东宫里那位是个榆木脑袋一根筋,否则宗主恐怕早就被逼疯了。

“那么你究竟有没有仔细研究过?难不成你就只找前人的经验,却从未有过自己研究的念头?”“萧景琰”对于蔺晨的“毫无求知欲”表示十分震惊——“你真的是个大夫吗?不求你能让世上所有人都寿命两百岁,好歹把已经摆在面前的问题和未解之谜抽丝剥茧吧。”

“整天不务正业,吃吃喝喝还真是对不起啊!”蔺晨翻着白眼儿,还无诚意的“道歉”。

“诶?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你改正,好好做研究,还是会进步的。不要不开心。”“萧景琰”居然还好声好气的安慰蔺晨!

“……”

众人终于彻底跪在了“萧景琰”的天然黑大法之下。

蔺晨觉得天然切开都是黑,下辈子都不要遇见这款了。太伤人!

一边梅长苏和“林殊”不知为何,心里微妙的升起“同病相怜”悲戚之感的同时,还隐隐有一股爽快之意……

——果然战斗力非凡啊,琰琰……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完全不知道是要说恭喜还是该说节哀?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