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殊琰/苏靖】及寡人之膝为矢所伤(四)

其后“萧景琰”就真的和“林殊”搬进了东宫,一边指导他政事,一边把梁帝的明枪暗箭通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梁帝迅速的衰老下去。萧景琰也在羡慕和痛苦中对着这两人越发的信任倚重。“萧景琰”还时常以萧景琰座下第一人的姿态参加议事,为萧景琰弹压那些倚老卖老的朝臣们。

军中忽然急报频传,大渝、东海水师、南楚、夜秦、北燕同时来犯,边关告急。萧景琰召集群臣商议对策,一军候以兵力不足为由提出议和——然后就被“萧景琰”单手揪着后领子扔出了皇宫……

“萧景琰”神态悠闲的坐在一边品茶,目光似有若无的扫视众臣。萧景琰询问谁愿挂帅出征,诸军侯都以年迈为由推诿。

“萧景琰“猛地将茶杯摔在地上:“既然老了,就滚回去养老,不要占着地盘不干事。年迈的都有谁?通通扒了官服拖出去。太子叫你们来是让你们想办法打败敌人,不是让你们决定要不要打,这是太子的的事,你们的手,伸过了。”

诸人皆是噤若寒蝉——这位可是不会在乎面子的人。他是真的心狠手辣,敢把他们敲骨吸髓还让他们不得不对他感恩戴德。

之前有一老将依仗自己资历可比林燮,对之不理不睬,再三强调,还明知故犯吃空饷。结果三天不到就被人把老底扒了个干干净净,什么贪污受贿,什么逼死人命,什么以下犯上,什么对梁帝心怀怨望……

硬生生被撸成个小小县令,滚去那少数民族聚居之地,一辈子大概就这样了。还说什么太子大度,网开一面,不要他的性命,只让他好好治理当地,做出政绩,还会有机会回京。

根本就是要榨干最后价值,不然为何上任不到一月,当地就发生暴乱。死了一个县令,正好让朝廷名正言顺的出兵,彻底打散收服这些不服管、自成一个国中国的蛮人……

“我早就说过,手一旦伸过界限,伸哪只,我就剁双份。”“萧景琰”一抬眼,诸军侯都觉寒风过境,腿脚发软。

“没人承认了?那就是全都是了。”只见这个有着和太子一样,甚至更加清澈的鹿儿眼的年轻人歪在椅子上,右手支着下颔,微微笑开,“都扒了扔出去。”

“阿琰!”萧景琰着急的唤。

“不着急,只是外患,尚无内忧,何须费心?”这是“林殊”,“他有办法,我们会帮你的。”

“……”萧景琰回头,就见“林殊”双手按在自己肩上,安抚的点头微笑。

“大渝交给小殊,北燕有聂锋,南楚有郡主,东海和夜秦我一人足够!”

“笑话!你——”终于有人发难。

“说笑的。不过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要向陛下投诚就做好身败名裂,几十年官场沉浮所得一朝俱丧的准备。还有我现在只是通知,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这个世界上,人命最是轻贱。爹亲告诉过我,在这种时候只会拖后腿的渣渣就直接弄死,不服憋着,有意见就咬死。反正与其等敌国人来屠戮,不如我亲自出手安安稳稳送你们下去,省得受折磨。大梁没了,金陵想必会血流成河,早死晚死都是死,所以我血洗金陵也不是什么大事,对吧?以及,世上想做官,有本事做官的人,数不胜数,不是吗?”

“萧景琰”彻底露出了三观不正的獠牙。

“林殊”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每次正视“萧景琰”的三观都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酸爽感——雾草,琰琰你那神一样的,自相矛盾的精分三观究竟是怎么养成的啊!?

“所以,不想全家现在就下黄泉开路就闭嘴,干好我分派的任务,不要找借口。南境是郡主的主战场。东海……我记得江左盟有许多赤焰旧将,在江里横行了这么多年,通晓水战的别说没有。北燕交给聂将军,大渝就有赤焰林殊亲自出手。当初大渝把赤焰推向全军覆没之举,今日也该报应回来了。至于夜秦,别告诉我你们连这个都解决不掉!”说道最后,“萧景琰”眼神一厉,“真正腿软就死在夜秦战场上,否则,我会让你后悔逃回来!”

萧景琰眼看着“萧景琰”转身,对自己拱手:“不负恩公所托,安排已交代完全,请恩公下令。”

回到东宫,两人相对而坐。“林殊”被打发去请梅长苏。

萧景琰很不解:“为什说是赤焰林殊而不是林殊?”

“萧景琰”很讶异于据说出门从不带脑子的自己居然这么快就察觉到了异常:“因为梅长苏也得去。”

“可是——”

“火寒毒若要彻底治好,需要服用冰续丹,但是仍需十人换血。换血之人——会死。”

“战场上最不缺的就是俘虏和死人。”萧景琰明白了“萧景琰”的意思,默认了他的安排,“那你?”

“我不去,我要替你镇住躺在宫里的那个。你对他出不得手,不代表我不能。他知道,所以不会出幺蛾子。”

“谢谢。”萧景琰的耳朵红了起来。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