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淇奥(二十一)

章二十一  冷幽姬苏宅露身份

 

梅长苏人回了苏宅,魂却没回去。做事说话都不理,直像是霜打了的茄子。

江左盟的人劝了又劝,梅长苏却死死钻进牛角尖,一概是过耳清风,无知无觉。

“主公真的要和梅长苏断了吗?”陈晨根本不信靖王的那些慷慨陈词,遂出口相询,“主公……”

“子琋看出来了,”靖王一口喝干了微微透出腥气的药汁子,笑着搭话,“哪里看出来的?”

“主公的态度不对,主公若是真的要同梅长苏一刀两断,一开始便无需在意梅长苏的感受,又何必做出那番情态?主公显然是舍不得的。所以主公这是在逼着梅长苏做选择?”

“我说不定是因为他解释的让我失望才会要断交的呢?”靖王无所谓的笑笑,又问。

“那主公又何必留下余地?”陈晨不赞同。

“哪里的余地?”

“主公所谓的并肩一日又当何来?”陈晨翻着眼白儿,无奈至极。

梅长苏被主公撂下的狠话吓得方寸大失,他可没。他素来知道主公是有多看重这林殊和祁王,当初他们的谋划三番四次遭受打击,险些连自己和主公的小命都要搭上,主公愣是死不松口,哪怕如今他俩一个朝不保夕,一个弱不禁风,主公仍是咬牙硬挺。说什么枯形灰心,他陈晨是决计不信的。

“若我当真心灰意冷了呢?”靖王一壁耍赖,不愿轻易放了陈晨去。

“那主公难道连祁王和庭生也顾不得了不成?祁王可不曾欺晦与主公。”陈晨撇嘴。

“哈哈哈,果然不愧吾之贾文和!我就把此事交于你了,莫要让我失望。哎呦!”靖王一口喝干了陈晨递来的白水,烫的连忙丢了杯子。

“哈,主公等着梅宗主上门吧。”陈晨径直转身离去了。

苏宅,梅长苏也是回了神,终于明白靖王言语中透出的暗意,苦恼不已,遂邀了郡主与蒙挚二人前来相商。

二人听闻靖王之言正自着急,仆人来报,靖王府长史陈子琋来访。

三人面面相觑一番,梅长苏出言请其入内。

“晨奉靖王之命前来探望先生,来的匆忙,不曾备下重礼,着实失礼,还请见谅。”言罢又向其余二人行礼,“见过郡主,见过蒙大统领。”

“不知陈长史来访,蓬荜生辉,茶水简薄,还请担待。”

“长苏说笑了,你我乃是同僚,何故如此疏远?唤我子琋便是了。”

“不知靖王有何吩咐?”

“长苏又何必与我打什么太极。你我俱是千年的狐狸,又何需在我面前演甚么聊斋鬼话?”陈晨折扇轻轻敲敲手心,“我来给你送真相啊。”

“何意?!难不成景琰已经?!”事关七万冤魂,梅长苏难得失态。穆霓凰与蒙挚也是一懵。

“不错,早先我曾策反滑族一部分对璇玑不满的部众,由他们的线索抽丝剥茧得出了结论。主公也是知道的。”

“既然已得真相,为何不发难?”

“就是知晓了真相,我等才知需得细细筹谋。要知道,陛下早年也曾是明君,如今却成了个不折不扣的昏君,死死抓着权利不放。主公也曾试图以一己之力清理朝堂奸佞禄蠹,却终究不过杯水车薪。还被捉住机会狠狠打压,如今已是主公第三次回归朝堂,争夺帝位了。”陈晨苦笑着吐出的却只字字血汗,句句艰辛。

“真相究竟是什么?”梅长苏正色只问道。

“夏江和谢玉必是掺了一手。”陈晨身后忽地冒出一声冷寒的女声,梅长苏等人这才注意看陈晨身后的带着黑色帷帽的女子。这时她摘了帷帽,原是幽姬。

“还请幽姬赐教。”梅长苏作揖。

幽姬看着陈晨,见他点头才回了梅长苏:“赐教不敢,只有一事,好叫先生知晓,奴本是滑族下一任的大祭司,现任的圣女,除了王脉,便是我这一支最为尊贵。我等执掌滑族神权,从不参议权贵之斗,如今却是作为人质待在靖王麾下,待他日靖王大业已成,便叫我滑族做那新贵之一与世家相抗衡,制约世家。”

“什么?!”三人俱是惊愕不已,万万没想到靖王竟是如此的胆大包天。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大梁原本地盘就不大,还整日内斗,主公又实在缺人手,我也只能去做个混不吝的人贩子,但凡有用的,能用的,不拘出身如何,一色的撬回来。让诸位见笑了。”

幽姬又要开口,这时甄平送茶水进来,她便闭口噤声,只等他出去。

梅长苏道:“姑娘继续吧,甄平乃是赤焰之人。”

幽姬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道:“当年意图诓骗靖王进京,污其有反意的,便是祁王心腹。”说罢就一壁不再言语。

三人连同甄平当时就大惊,蒙挚甚至跳了起来:“怎么会?!”

“不过利益。有位马克思先生说过:商者逐利,十分之一的收益足以使之广而用之,十分之二的利益足使之上蹿下跳,一半的收益便会为之铤而走险,收益翻番便失去理智,若是二倍得益——便是将皇帝老儿拉下马也是做得的!区区一个靖王算得甚么?”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