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淇奥(二十三)

章二十三  靖王府陈晨细表缘由

 

“还,还有啊?”蒙挚结结巴巴,深觉自己满脑袋的浆糊,叫苦不迭。

“当然,他可是算的准准的,怎么会让靖王最后得了便宜,平平安安的坐在皇位上?兵权,他要;大义,他也要;大梁的至尊之位更是早就算计在内了!这些都该是他那小主子的,外人怎么有资格动?”

“还有甚么,子琋一并说了吧,林某挺得住!”梅长苏的青筋都已经爆出,他狠狠捏着自己的手指,清晰可闻指骨发出咔咔的脆响。

“天色不早,我该走了。”陈晨这话来的突兀,他却不愿做任何解释,一壁起身离开。

徒留苏宅四人面面相觑,绞尽脑汁,不知缘故。

二人回府是坐的马车,车中陈晨抓紧时间推演这蔺老阁主种种谋算。

“何故?”幽姬声线平板。

“鱼还没上钩,怎么能把饵给吃光?”陈晨以扇遮面,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而且我累了,不想跟他们浪费口水。横竖我已经做好打算,姓蔺的绝不会有机会算计到主公,剩下的……我是主公的人,又不是赤焰的人,与我何干?”

幽姬撇嘴,不就是气不过梅长苏害的靖王发了病,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糊弄鬼呢!

陈晨下了车就匆匆进府,“晨不负主公重托!”

“子琋辛苦!”靖王虚扶了一把,随即靠在围栏上,笑问,“不知子琋可否告知详细?”

“主公说笑了。”一径把苏宅中的话复述详细。

“子琋觉得,这位蔺老阁主会如何对付我?”

“庭生身为祁王之子,圣人是万万不会要他恢复身份的——毕竟,他可是身兼林氏子和皇长孙两重身份啊。”陈晨不言其他,只是一句话没头没脑。

“嗯?”靖王皱眉沉思。

“主公以为,当初滑国一归顺大梁,璇玑为何就能暗中联系大渝,还达成了共识?滑国只是一个附属国,璇玑更是只是一个徒有聪慧之名,却无实际继承权的公主,连辅政长公主都算不上,何德何能让眼高于顶的大渝另眼相待?必是有人牵线搭桥!而璇玑,这个自诩聪慧的女人,就是那被丢出来吸引视线的棋子!”

“他拿出来引得璇玑上钩的香饵无非一个——”

“滑族王权!”

“不错,将来主公登位了,必是会有皇子——”

陈晨一看靖王黑着一张脸,连忙咳嗽几声:“咳咳,这可不是我以为的,主公莫要记我的帐。那老蔺的意思是,既然主公有了皇子,那么亲子和侄子之间必然会因为这把椅子谁坐产生矛盾,到时无论主公偏谁,都能让他挑拨出事端。偏儿子,保不齐这‘祁王之子’就会揭竿而起,主公你这十几年的苦就都是苦肉计;偏侄子,‘清君侧’自古便有之。若主公一个不偏,自让他们斗就更好了,他正好一不做二不休,下狠手,随便除掉一个,另一个正好背锅,或者干脆两方都弄废。”

“那我若是好几个皇子呢?”靖王的脸简直就是个大锅底,比之后厨那个真的亦不逊色。

“那就再好不过了,人多,水混,才有施展空间啊。”

“他笃定我会赢?”

“梅长苏拼了老命都没办法的时候,他这个‘爱侄情深’的‘林帅义兄弟’可不就‘不得不’在林少帅这林氏最后的‘千顷地里一根苗’的‘百般恳求下’出山相助了么?顺便赤焰军的军心他也就不费吹灰之力就到手了。”

“唉!果真是机关算尽!”靖王摇头,“可惜还是叫子琋你看破了。”

“他这叫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那子琋是怎么觉得他有问题的?”

“林帅行走江湖,独独只拜了这一人做义兄弟。为何?意气相投耳。林帅意气相投的只这一人?怎会!那这蔺某人是有多投林帅的眼缘?须知,林帅是军伍出身,自是好那些豪迈大气之人,对于圆滑之人,面上不显,心里却定然没有好感。可是琅琊阁却是个中立卖消息的所在,其主必然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求有功,但求不会惹事上身。需知晓,惹怒了哪一国,踏平琅琊山就近在眼前了!若不是言侯与林帅自小一同长大,想必连言侯,林帅都是厌恶的。偏偏这蔺阁主和林帅一见如故,随即竟是愈发的意气相投,以致没几日就结为异姓兄弟!这话,主公可信?”陈晨笑得温文,靖王听得毛骨悚然。

“这么早就——”靖王声音干涩。

“不早了,他本想在五王之乱就动手,不想那玲珑竟为咳咳所迷惑,以至于让他失了下手的机会,故而——滑国族灭,玲珑战死。可怜滑族人还不知情,一壁只和大梁死磕。还有当初璇玑掌控了夏江,夏江也和祁王有仇,去操弄赤焰一案也是常理,那主公可知谢玉又为何要插手呢?”

“不是为了爵位吗?”靖王有些不解。

“爵位?他之前算计皇家公主,用禁药暂且不论,竟然胆大包天到直接在宫中成了事!狠狠地下了陛下的脸子,要知道今天是公主,明日保不齐就是哪个嫔妃,陛下不发落他是因为此事是太后促成,可他谢玉区区巡防营统领,怎么敢肯定陛下一定会留下他一命,而不是直接让他战死在叛贼林燮的临死反扑之下?”

“这……”

“哼!因为有人给了他胆子啊。碎骨疗毒,须得换一张脸,那单单换一张脸又有何难?这就是谢玉的一场赌局,赢了,美人在怀,功勋不愁;输了,了不起就是从头再来,命还在,有的是办法。”

陈晨咬牙,主公啊主公,你这可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的典范啊。这么个能人百般算计,任你天王老子也得跌进这个无底大坑一辈子爬不出来啊!何况祁王那个自诩贤能,一味的以上古风范来要求自己的呆子!想想陈晨就更加抑郁的要捂脸——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评论(2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