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淇奥(二十四)

章二十四  靖王府苏靖再相会

 

“唉!”靖王心惊肉跳,“那这个背后之人又是个甚么来路?”

“统共也就那几个来路——当世刘邦、前朝旧主、亡国残余。看这神通广大的情况,说不得便是前朝的了。”

“哦?子琋如是想?”

“晨自是有因由的。”

“甚么由头?”

“只待那赤羽朱雀撞进了网子,晨再说罢。”

“哎呀,子琋可知小殊甚么时候才愿上我这王府大门走上一遭?”靖王故作烦闷。

“主公且看吧,我在他那里留了一半,偏他现今心绪紊乱,身在局中,看不清,理不明,满脑袋官司。又赶上那一宅子的人手,除了他,也就剩下个未曾谋面的蔺晨还能算脑子灵活。偏生这蔺晨如今也是不可靠,除了靖王府,他哪里还有第二条路?他自己使人去查,又保不齐被不拘甚么人给哄了去。他自己被哄了也就罢了,可他江左盟可是一大批赤焰军士嗷嗷待哺呢!他梅长苏如今可是怀揣着二十五只耗子——百爪挠心,您可有甚么着急的!?”陈晨看着靖王没好气道。真个得了便宜还卖乖!

果不其然,第二日蒙挚连同梅长苏自密道前来求见靖王,郡主也是将将同时上门拜访。

靖王本在看陈晨送来给他解闷的话本子,实在是三位供奉压得太狠,府中众人又唯恐他忙怀了身子,伤了底子,他也只得老老实实像陈晨说的那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一回。

列战英将人引进靖王的卧室,便奉了靖王之令去请那“陈长史并诸位先生”去了。

“小殊想清楚了?”靖王笑得颇为腼腆,话语却是意味深长,一时砸的蒙挚兼穆霓凰懵的不行,直像个二傻子,愣愣地只是眨眼。

俗语有言“近墨者黑”,梅长苏心下琢磨着这话着实不假,且看那靖王小时候老实的好似那南华老仙坐下的梅花鹿,如今却已是成了个满腹黑水的乌骨鸡!

“唉!我可服了你了,景琰。你究竟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寻出这么个浑身都是心眼子的大才,当初要是有他在,哪还有甚么赤焰案?偏生这么个一肚子弯弯绕的人才,对你竟是死心塌地,果真时也命也!”

“我原本是打算把子琋举荐给长兄的,可惜……”一谈到祁王,靖王就不免伤怀。

“是我不好,没能提醒景禹哥哥。”梅长苏一时间也有些心下戚戚。

“得了吧,林少帅可别再引着我家主公掉泪了,一会儿让药王他们看见了,可不得让我吃不了兜着走?”陈晨一进门就打趣。

“昨日得闻先生点拨,殊——”

梅长苏刚要开口,就让司文诣打断。

“甚么‘殊’,可是歹朱二字?”

“是,有甚么不对吗?”

“你那父亲定是个缺心眼子!”文清远见大势已定,即插嘴调侃。

梅长苏并甄平等人心中却颇为不喜,皱皱眉,言道:“请勿辱及先人!”

“唉呀,清远的意思是,林殊,林输,可不就是你林氏输了么?”墨承嗣跑到梅长苏旁边的飞流身边坐下。

“这?”蒙挚刚回神,听得如是说,又蒙了。

“还有,歹,有死的含义,朱,即红色。红色死了,不正好对应赤焰被灭?”晏元霖慢条斯理指出。

“行了,你们这班事后诸葛,看人家郡主都被你们绕蒙了!拆字谜玩上瘾了不是?”陈晨看梅长苏悲色渐浓,连忙打断。

幽姬倒是和管迦交头接耳,叽叽呱呱的私语。

“苏某——”

“是是是,要昨天的下半段是吧?”陈晨转头看向靖王,见他缓缓点头,才肯吐露自己的揣测所得,“听吧,听吧,你可别给我听完厥过去就成了。”

“咳咳,不会的,子琋放心便是。”

“放心?我算是看透了,你和主公啊,那就是麻烦给麻烦他妈拜年——麻烦到家了!”

言罢,哄堂大笑,只把那紧绷的气氛冲淡了几分。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