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蝴蝶效应(二)

男子回了书房——当即跳了起来,好悬没一跤又跌出门去。

他撩起前头的头发——赫!可不就是一张清隽秀丽的脸,只不看那布满血丝的一双鹿眸,竟和那外间的书童有七八分相似,与早逝的靖王也有二三分相像。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我踏马究竟怎么办啊?!我的论文啊啊啊啊!”

这男子在地上抱着脑袋来回滚了三四圈,忽起身坐回轮椅上,听着门外仆人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无碍,不过手生耳。且替学生谢过侯爷。”慢条斯理的仿佛换一个人,待人走远了又一秒打回原形:“啊啊啊啊!我的论文啊啊啊啊!@#!&¥%*”

正当时,那个“婷婷”猛地把门掼开:“现在叫有个哔用啊!都说小姑姑你不要做死了,你自己作死就算了,为甚么我也要被打包扔出来陪你啊!?”

“婷婷~”

“婷婷你姐夫啊婷婷!都说了不要叫我婷婷了啊!”

“这么凶,以后会嫁不出去啊——”

“嫁嫁嫁,嫁你妹夫啊!我一男子汉嫁个鬼啊!?”

“婷婷,你的槽吐得越来越精准了。”男子,啊,不对,是女子忽又正色“教诲”。

“我呵呵你一户口本啊!重点是这个吗?重点错啊大姐!你究竟打算怎么办啊?就这么把大渝和北燕晾在一边吗?”那小书童面无表情的吐完槽,一转身,又是“咣当”一声,把门一摔,就去做事去了。

女子伸着手,表情无辜又迷茫,“所以你这次为什么没有反驳‘婷婷’呢?”

“我去!这个外面的世界还能不能好了?!没网,没暖气,没卫生巾,没公厕,没抽水马桶,下水道卫生差……麻麻,我要回岛上!!!”女子一通儿碎碎念,忽又泄了气,“啧,十八岁未娶妻又不是我的错,我只是想交个毕!业!论!文!而已啊……”

随后比武场上,来自北燕的百里奇相貌奇丑,但武功高绝,无人匹敌。梁帝恐霓凰出嫁后令北燕如虎添翼,欲拦阻这匹横空出世的黑马。故于宫中宴请进入文试前十名的候选人,行缓兵之计,以徐徐图之。

穆青不满百里奇胜出,扬言他若娶霓凰,就找人打残他。宴席上,誉王提出让候选者们现场切磋助兴。萧景睿率先挑战,却不敌百里奇。

谁知此时北燕使者起身行礼:“贵国若是不舍郡主远离故国,那就请大梁陛下为我北燕公主做一次大媒也可。”

梁帝好奇道:“不知贵国公主相中那一位大梁才俊?”

“乃是大渝与我国争相交好的一位外族的难得帅才,其国主无能,亡了国。他却是从区区统领一路征战,虽有败绩,却是胜多余败,大胜小败,人越打越多,到最后竟已是统领数十万人的大将军。我国公主最是仰慕这样的大英雄,一定要闹着嫁与他。听闻他如今正在金陵,言侯爷府中,今日才作此无理行径。斗胆请陛下相助。”

“哦?说不得人家已有糟糠之妻?”

“不可能,此人崛起迅速,年方十八,未及弱冠,未曾娶妻订婚。”

“嗯,不知姓甚名谁?”

“姓靳,单名颜,因其母姓颜,是为颜子嫡支,落难才嫁与其父,故以此为名。其身边还有其亡兄之子,靳亭,正是舞勺之年。”

“嗯,去请靳先生。”

“诺。”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