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EG】自挂东南枝(八十四)

“啊!——”女子的尖叫突破天际。

“怎么了怎么了?”

“蔺!晨!这是怎么回事?!”梅长苏姑·娘生无可恋的死死盯着蔺晨,“你做了甚么?”

“梅长苏你大爷的!怎么又是我的锅!”

“哦,”萧景琰打着呵欠出来,“这是我新研究出来的药丸子,我叫它大梁药丸,霸气不?”

“……霸气。”岂止霸气啊,简直就是恐怖好吗?!

“景琰……”

“没得商量,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都叫我内子的吗?”萧景琰倚在门边,双手环胸。

梅长苏就蔫吧了。

萧景琰欢欢喜喜的把梅长苏好好打扮了一番,带着前往天泉山庄见那些金陵故友——萧景睿这才勉勉强强同意让母亲把那一群名为请来赏花,实为相看的千金闺秀撂在一边。

“……所以啊,景睿你也不必担心,我现在和他是烂锅配烂盖,破罐儿破摔,横竖他是我锅里的烂肉,我是他碗里的烂菜。”萧景琰一拍手,又道,“你且看着,我要叫他一辈子都吊在我身上。”

“景琰哥你?”

“我已经无所谓了,”萧景琰笑得阳光灿烂,“前人说,怨,便是爱恨交织。可是你看,我一点儿也不怨他。”

“我明白了。”

萧景睿终于明白萧景琰为什么还愿意来见他们——至此,才是真的告别。

那头梅长苏还以为自己不曾暴露,忍着暴躁的心情听着莅阳姑姑唠叨的“育儿经”,笑得脸都僵掉了……

晚间,好容易恢复原样的梅长苏搂着萧景琰低声抱怨,萧景琰笑得软在他身上直叫“哎呦”,时不时还软软的捶他几下子。

“你那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直接说我作弄你的就是了。平白的给自己添堵。”

“我这不是‘彩衣娱你‘么?”

“呸,你个不要脸子的,尽往自个儿脸上贴金!”萧景琰笑骂。

说着就叫梅长苏搂着睡去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