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蝴蝶效应(三)

这靳颜被面无表情的靳亭推着进到大殿——青衫广袖,发丝凌乱糊在脸上,脑袋低垂,鼾声响亮。

小小的少年深深吸气,大喝一声:“走水了!”

“……”皱皱眉,左手抬起挠了挠耳后,然后趴在了右手上继续睡。

“打雷了!”

“婷婷~收衣服~”头也不抬,闷闷吐出两句话。

小童的脸色更难看了:“……婷,你,姐,夫!起来!”

言毕直接揪起人可劲儿晃。

“莫晃了,莫晃了,行了行了,我醒了还不成么?”

“你还知道起啊,怎的不怕我直接掐死你得了?!”那小童恨铁不成钢道,“一天到晚的睡,岂不闻先生有言‘生前何需久睡,死后自然长眠’乎?”

“哦,没关系,生死不萦于怀方为大解脱、大寂灭。金先生有言曰‘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你!算你狠,你又赢了!”

言毕小童咬牙上前施礼:“陛下美意我等心领,今我叔叔身体病弱,不良于行,大夫有言不可泄了精气神,偏家中尚有大渝使者带着公主三位逼婚。这才病急乱投医,躲到了黎老先生隐居之所。后老先生见家叔身体虚弱,才将我二人托与言侯。故而此事还是延后为好,还请陛下见谅。”

梁帝原本也不愿到了手边的人才白送给北燕,他还盘算着用自己女儿是否有适龄的。也就借着这小童的梯子下了。这是才觉得这童子也是个辩才,便起了叔侄同留的心思。

“既是如此,朕就不乱点鸳鸯谱了。靳先生既是来了,不若一同宴饮。来人,为靳先生加座。”自有人去安排座次不提。

靳亭随着靳颜入座,北燕使者却又提出霓凰郡主之婚事,言道既是如此,就请陛下为百里奇赐婚罢。

“婷婷~麦摇了,我是不可能上去出头哒~”靳颜一壁动作优雅的胡吃海塞,一壁直摇手。

“你装睡!”大渝使者眼见着差点就让北燕成了事,正憋着一口气,又见靳颜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顿生惊异。

“装睡怎么了?洒家还装过死呢!不服咬我啊!”

“你够了……”靳亭捂着脸,不忍直视小姑姑这个纯种女汉子的掉节操现场。

“你!阁下是看不起我北燕吗?”北燕使者自觉此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对于他的不给面子各种不服气。

“没啊,我就是不想娶公主而已。你家公主又不是天仙,谁知道是扁是圆,我又不是凑雀牌搭子,随便来四个,哪怕长成个猩猩样儿也无所谓。”

北燕使者狠狠吸气,吐气,才道:“和音公主现已列座,品貌端方,你为何不仍是愿娶她?”

“我不喜欢她?”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公主?”

“因为我不想娶个母老虎。这个公主刚刚看热闹看的两眼发光!”

 北燕使者毫不气馁,再接再厉:“原本是因为和音公主颇喜军事想来会与阁下志同道合,琴瑟和鸣才……没关系,我国还有一位柔雪公主,正值豆蔻,柔美娴雅——”

“我国有一位珍静公主,外柔内刚,贤惠能干!”大渝使臣截了话。

北燕使臣跳脚:“我国明慧公主冰雪聪明,能诗善画!”

“我国柔嘉公主知书达理,秀外慧中!”

“我说——”靳颜难得抬头看着这群鸡血上头的使臣,要提醒他们梁帝已经面色铁青了。

“我国……”

“我国……”

可怜靳颜伸着手无人理会……

却是为何这两国争相招揽这靳颜?原是这靳颜虽名为将军,实为那罗刹国现任国主,嫁了一个公主,得回一员大将还连带收拢一大片疆土,这等买卖岂非是赚的盆满钵满?

“够了!好吧,如果你们一定要一个理由,那么,请让我诚心诚意的告诉你们——我,不喜欢,女人,懂?明白?了解?所以,带着你们的公主,永远有多远你们就滚多远!”靳颜丢了好大一对白眼儿出去,噎的所有人嗯嗯啊啊了好一会子不知道说些甚么。

其后梅长苏借梁帝提问,当场献计,指出百里奇武功太过刚硬,只需几个孩子就可击败。梅长苏以退为进,激北燕当场应下五日之战。梁帝准梅长苏之提议,由蒙挚亲自在掖幽庭挑选了三个稚子出战。

待宴饮结束,百官诸人皆欲离开之时,这北燕使者忽吼出一句惊雷:“那你要是愿意,其实我国也是有皇子是倾心于你的的。”

“噗——”靳颜喷的一桌子的佳酿,“你这夯货,脑壳是发烧烧到四十多度哦,这种话你都敢往外撂,你就不怕你家陛下打死你!”

当即新任工部尚书捶着面前的小几笑成了狗:“哈哈哈哈!小,小师弟,你,你果真是个大众情人,国民老公,人家连皇子都愿意赔给你。当真是卫玠再世啦,啊哈哈哈哈!不,不要怂,就是干!不就是和亲,娶回去凑麻将搭子呗,我好研究一下皇室嫁娶风俗。加油,哈哈哈!你说我的弟妹或者弟夫将来知道会不会跟你闹离婚?!哈哈哈哈,我真的好同情你,真的,哈哈哈哈——啊!”

靳颜缓缓放下酒壶,正色道歉:“抱歉,此人脑有微恙,今日停药。”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