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蝴蝶效应(四)

待得在场的缓过神来,他又道:“作为罗刹国的事实上的现任主人,我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又偷眼望了望梅长苏,遂腼腆的笑道:“嗯~其实劣者比较噶意那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丰神俊逸,面如冠玉,秀丽有如高山之竹,高洁好似清潭芙蕖的人。最好呢聪慧机智,温文尔雅,洞若观火,冷静淡定,黑白两道通吃,有点小势力。要是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弱书生就更!棒!了!”

言毕飞快的抬头对着梅长苏羞涩的瞄了一眼

大梁众:……卧槽那不就是苏先生这款!

梅长苏:……

靳亭面无表情的吐槽:“呵呵,三点,颜值!实力!打不过你!”

“不吐槽能死啊!”

“能,憋死。”

“……”靳颜的笑容带上了一大片阴影。

之后就丢下一句“洗脑技术哪家强,我就不信了!”就一壁拖着被敲出一头大包,面无表情的喊着“好痛好痛”的靳亭,一壁自个儿操着轮椅径自回去了,徒留下“贞操危机”待解的梅长苏风中凌乱……

蒙挚向梅长苏使眼色欲要询问因由,眼睛都眨得抽抽了,梅长苏却理也不理,自顾自鬼魂一样的飘向殿外。穆霓凰也担忧的追出去,皇后派来的女官根本就没来得及截到人……

 

“你今天不装斯文人了?”

“跟言侯要装文人,跟一群大老粗装文人,还是一群早就知道我是谁的大老粗,你且看他们信是不信。没得酸倒了我的牙,倒不如直接掰扯开来了讲。”

“那那个梅长苏呢?你真看上了?”

“毛玩意儿,我脑子有问题看上这么个分分钟病危嗝屁的‘林妹妹’,那西子捧心的经典造型在哪儿摆着呢。也就脸好看,谁知道肚子里有几点墨,我一骁勇善战的能一个干掉几百个的真汉子能看上他?我那叫祸水东引。婷婷啊,我跟你说——”

“说个屁啊!再叫我婷婷跟你翻脸哦!”靳亭一巴掌把靳颜放在脑袋上的手拍下来,“东西南北不分,前后左右不辨,叫你收衣服你就把裤子和足衣都撂在外头任他风吹雨打!做个饭恨不得连厨房顶子都要放进锅里炸一炸!生活不能自理的二级甲等残废,你还有脸给我灌心灵鸡汤?管好你自己就得了!”

女神是把美好矜贵的掩藏,女汉子是把美好彻底砸碎——靳亭觉得他约莫就是那天山童姥一般的人物了,乌发童颜,心中却是沧桑无比。

“……”TvT

靳颜靳先生此刻整个人都散发着浓郁的愚蠢的气息……

“不过话说回来,婷婷~”靳颜猛地眨眼,右手虚握成拳轻砸左手掌心,道。

“又干嘛!?”

“收拾收拾,随时准备风紧扯乎~”

“知!道!了!”靳亭一边抱怨一边收拾,“都怪你,非要作甚么战争民俗改革研究的论文,结果差点儿连一辈子都赔上去!现在好了,东奔西跑,见天儿的逃难,有家回不得。不知道那边怎样了,是不是已经顺利实施了五年计划,也不知道这次特地绕道能不能顺手把小师叔挖回去,人家现在都是工部尚书了的说……”

而后消停了不过一两日,这灵虚草堂就成了金陵菜市场——来来往往俱是长舌八卦的“三姑六婆”,唧唧喳喳问的都是姻缘红线。

 

那头梁帝着夏江细细查了这靳颜——父母双亡,有爵有房,疆土偌大,才华无双,此等人才必是要收入自己囊中,怎能让他人得利?

又听闻此人似是倾心于梅长苏,故而下了道旨意,将他二人绑在一处。观梅长苏的态度,似是对此人并无好感,这旨意一下,既绝了穆霓凰和梅长苏的姻缘,又令梅长苏恨上那靳颜,二者互相牵制。也防止靳颜重演当年林氏之故事。

蒙挚闻说此信,立马连梁帝的多疑都顾不得,急忙传讯与梅长苏等人。梅长苏接到梁帝的打算,整个人都懵在当场。恍如梦魇,失魂落魄,急的苏宅众人团团转。

梅长苏细细想了想,还是接下了梁帝的旨意——无他,如今金陵城中无人敢提赤焰案,他没有翻案的根基,需要给自己加码,方才能加大成功把握。他今天如若抗旨不遵,有江左盟在,性命或是无忧,翻案一事便遥遥无期了。又兼他自信自己能说服此人,说不得他可当为将来大梁的助力。不过一纸婚约,到时说清楚就是了,再不济,他自往那江湖之远一躲便是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