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蝴蝶效应(六)

“哦?言侯请?”

“是。”言豫津低眉顺眼请这位“国士”前往苏宅。却原来言侯原本意欲联络穆霓凰,刚巧穆霓凰与梅长苏相认,就一并将言侯拉近了联盟——顺带捎上了靳颜这个不算盟友的盟友。

言豫津得知自家父亲竟所图如此之大,一时间直感肩上压力倍增,也没法跳脱下去了。他自以为不可察的打量了一番:身量消瘦,脸色雪白,整个人都似那冰雕雪铸,不开口就如那庙里的白瓷观音,神态高渺,不见半点人气。乌发随意在脑后结了一个小团,一只乌木簪直通而过。左脸被一大束散下的发丝遮住,看来颇为潦倒。通身却是气势十足,一架轮椅叫他做成了金丝楠的龙椅。

“婷婷~好好看家,小叔叔我去浪一把~”

“滚!”

………………………………………………………………………………………………………………………………………………………

“你们有完没完啊?”被迫听了一耳朵林氏恩仇史的靳颜很暴躁,很想打人。

“呵呵,小殊如今已经是阁下的细君,此事阁下怎能置身事外?”言侯找到了同盟,林氏尚有血脉存世,他也脱去了枷锁,反倒回头打趣靳颜。

“你们这是讹上我了?”靳颜眯着眼,“那还真是难为了萧选了,好心好意把我推给了一群要找他复仇的人作大腿……梅先生,你看这天冷了,不若烧个大梁皇宫取取暖,如何?”

“不如何。”梅长苏寸步不让,“当日阁下已是同意苏某借力,今日便要反悔不曾?”

“哈啊~你不是干的挺好的?不论是解决百里奇,还是辅佐宁王,又或者吊着誉王和太子,不是玩的挺开心?”靳颜一点也不想参合这些事情,一点好处都没有。

“……不过勉力而为之。”

“真要我说,你要做的不是干掉对手,而是让别人的人变成你的人,直接架空萧家。我大概知道你想怎么办,但是成本太高,危险性太大。萧选为何当初能逼死祁王?一者,祁王固守上古遗风,死不变通,却不知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二者,祁王没有兵权,靖王已死,赤焰被围,已是半脚上了黄泉路;最重要却是萧选他是皇帝——盖因他是皇帝,他说甚么便是甚么。争皇位这档子事,对于大权旁落的皇帝,叫夺位;若是那乾纲独断的,便只能是继位——等着吧,且看着上头的那个老子看谁舒服,这椅子也就是那个得了。你这所谓的翻案之举,若是成了,就已是反了,只是蒙着遮羞布,外头看不出罢了。横竖还是他萧家的人坐那把椅子,肉烂在锅里头,便只称是皇子夺位罢了。”

“我到时联合满朝文武逼他,他会翻案的。”

“祁王当初不是满朝文武求情的?还不是连个坟头都找不到。现在满朝的武将,有几个是你的人?文臣有个鬼用,也就嘴皮子利索,不是三省或者人脉广阔的你就省省吧。那是宁王的活儿,别吃力不讨好。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你就是拉拢了所有文臣,又怎样?最后做决定的不是他们,他们说没用,骂没用,哭没用,便是一头撞死了又有甚么用?皇帝真的要杀人,连‘莫须有’都可以是罪名,就算他再血洗金陵一次,你又待如何?”

“可是?”

“你们和誉王他们能一样?他们又不要翻案,又不要逼他老子认错。别到时候让宁王顺手卖了还不知道,他跟林氏又不熟。”靳颜对于这些人对宁王莫名的信心很不能理解。

“他怎么能?”他们是有协定的!

“怎么不能?他外家又不姓林。丢了你们这些助力是挺可惜,可是他已经靠上了皇帝,要什么人没有?何况,你们是为了赤焰帮他,而不是他主动为了招揽你们提出为赤焰雪冤。残疾让他缺少野心,在他眼中你们的价值就远不及在有野心的人眼中你们的价值。偏偏有野心的那两方都是秋后的蚂蚱——蹦大不了多久。”靳颜觉得大梁的这群小伙伴真是天真又可爱。

“翻赤焰案,对于他们,没有,利益!这就是现实。你们必须有力量让萧选不得不选择赤焰——也就是说,你们必须让赤焰的价值远超陷害赤焰的人。嗯哼~他保证不要你开口,自个儿麻溜儿把锅扔给当初在他面前逼逼赤焰有问题的蠢比。”靳颜想,我果然是个烂了心肠,黑了心肝,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大混蛋,这么撺掇着人家内乱,真正作死。

“那之后呢?”

“他脑子有水见天儿下罪己诏玩儿啊!一个破案子来回翻,他还要不要做皇帝了?反正心愿已了,直接向下一任皇帝投诚,聪明人办聪明事,了不起就直接辞官跑路喽。再玩的大一点……唉,我跟讲这个作甚么,没意思,到时候再说呗。”

“反正我一肚子的货都叫你们套完了,爱要不要,又不是我的锅。”靳颜发了会子呆,转头对梅长苏说:“细君啊,我呢,叫密营给你把印信甚么的带来了,你要好好利用。还有房子也要重建。名字就改叫‘大使馆’。我到时候会留一些人给你,好好用,要是要逃命,罗刹欢迎你们啊。”

言毕老气横秋的拍了拍梅长苏的肩膀。心里暗暗思量,师兄啊,言侯、林少帅、霓凰郡主、蒙挚,这可都是有用的,你可得给我好好拐回来啊。老黎没指望,拐回一个亲传弟子也是好的嘛。妈个鸡,老子不缺钱,不缺粮,就缺人,缺人!

靳颜走后,几人又商讨了一番,决定还是面上朝中还是按梅长苏之前的来,言侯则负责军中之事,早早留下退路。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