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蝴蝶效应(七)

之后大梁朝堂哪怕翻了天,靳颜也没再理会过。整天不是上街淘些顽器,就是烧灵虚草堂的厨房并逗弄靳亭。直到特种营到来——

“末将特种营营长,中校殷良报道!首长好!”

“阿良啊,不要叫我首长,要叫头儿。”

“哦,头儿好。”殷·帅不过三秒·良蠢蠢的应了一声。

“人带了多少?东西呢?”

“报告首长,带了三千人!”殷良昂着脑袋说完,低下头在怀里掏掏,取出一只麻袋子递给靳颜,啪的一个正步,又昂起脑袋,“东西带到,请指示!”

靳颜抽抽嘴角,有气无力:“滚去整顿,一会儿陪我去见细君。”

“是!”因跑步出去了。

………………………………………………………………………………………………………………………………………………………

“细君,我——”被殷良推到苏宅的靳颜一进门就横眉怒目,“誉亲王你这是挖我的墙角?嗯?”

“咳咳咳咳,误会误会!”誉王赶忙澄清道。他可万万不希望这个助力跑到父皇面前告他一状。

“阿颜。”梅长苏抬头直视靳颜,微微使了个眼色。

“……好吧,姑且信你一次。细君我跟你说啊,我的人来了,过几日我就要走了,国中事务堆积。待我清出个头绪就来接你。大梁的皇帝那里我会打好招呼,另外留一千人给你跑腿。还有房子也要重修,你身体不好,要铺全套的地暖……”靳颜好像寻常人家一样絮絮叨叨的与梅长苏交代了许多,然后把手里的麻袋子给了梅长苏,道,“这是你的印信和户籍文书,还有一些空白的留给你自己填。”

“誉亲王还在啊?”

“靳先生对苏先生倒是体贴非常啊。”

“自然,我家阿苏值得最好的。怎么,不行么?”

“自是……行的。”誉王心下不渝,这靳颜一番动作,叫他怎么施恩于梅长苏?

“殿下好意而已,阿颜何须如此?”

“哼,我不管,阿苏已是我的人了。怎么能让外人——”

“阿颜!”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成么?学生向誉亲王告罪了,还请包涵。”

“想来二位有私房话要说,本王就不打扰了。”誉王见梅长苏把靳颜吃的死死的,忽而又欢喜起来。这靳颜算是栽了,那得了梅长苏岂非是与拿下了靳颜手中的兵力无异?若说什么一往情深……呵,梅长苏爱慕霓凰郡主可不是什么新闻,这靳颜,不过逢场作戏罢了。

誉王足音渐远,靳颜赶紧退到梅长苏三尺外:“影帝啊你,神一样的演技!”

“阿颜——也不差!”梅长苏拖长了声音回他。虽然他不知道“影帝”“演技”是甚么顽意,但是大概意思还是听得出的。他觉得这个靳颜和他实在是合拍,甚至比蔺晨还合拍,一个眼神,甚至连眼神都不必给,他就知道该怎么接、怎么演。除了他,世上,大约只有景琰和他合拍到如此地步了……

室内一时落针可闻。

“说起来,苏先生你……”靳颜神色深沉的思索,比划了两下怀疑道“好像没我高啊。”

此言一出,梅长苏的伤感就像被狗啃了一样,一大批麒麟呼啸着来回在他的内心奔跑践踏……

心好累,好想去读《翔地记》。

待人手交接完成,靳颜就带着剩下两千人离开了大梁。只留下守在苏宅,到底梅长苏没愿意改成“大使馆”,的一千“国后私兵”昭示着他的存在。

……还有一座超品爵位规制的府邸。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