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殊琰/苏靖】及寡人之膝为矢所伤(五)

“景琰!”“林殊”急急忙忙赶到东宫,“人来了。”

只见“林殊”颇为嫌弃的努努嘴,然后就坐下来抱住“萧景琰”的腰,黏在“萧景琰”的身上。贴着他的耳朵说悄悄话,喷出的吐息染红了“萧景琰”的耳朵。

“小殊别闹,有人看呢!”“萧景琰”面上羞红,眉毛却立起,狠狠瞪了“林殊”一眼。

“我哪里闹了,我都要去跟人拼命去了,还不许我点好处啊!”“林殊”委屈的直瘪嘴,遂又趁着“萧景琰”不注意偷了个香,才道,“白白给他们当牛做马,还不许我讨点奖赏,太座大人你也是太吝啬了吧。”

“啧,哪有。我这不是烦着呢。”

“怎么了?”

“你啊,我这次不能跟你去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马虎大意,不要一意孤行,不要脱离大部队,不要以身犯险,不要……”

梅长苏和萧景琰艰难的看看这“萧景琰”像个老妈子一样念个不停,“林殊”则是牙疼的看着“萧景琰”念,偶尔间或“嗯”“啊”几声。

“小殊,”萧景琰整理了一下心情,慎重的说,“冰续丹的事我知道了。”

“景琰……”梅长苏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你去吧。”

“去哪?”

“大渝那边。换血并不一定要自愿才行吧。”萧景琰饮茶,他觉得小殊一定是在江湖混久了,拳头用太多,脑子用太少。脑子生锈了,这么简单的道理都转不过弯来

——战场上的敌人,莫说用来换血,就是亲手砍掉脑袋,直接腰斩都是家常便饭。

“不要告诉我赤焰少帅会同情大渝的军士。”

“呃……”对啊,我怎么早没想到?就像是被什么人硬生生从脑子里抹掉了这个可能一样……梅·脑补狂魔·想太多·长苏开始习惯性阴谋论。

“因为大宇宙的爱意呀。”“萧景琰”和“林殊”腻歪着互相喂糕点,一边回答了梅长苏的疑问。

“你怎么知道?!”梅长苏一扭头就瞎了眼

——你们能不能注意点影响!?敢不敢不再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

——不能,不敢。

“小殊,想得太入神,说出来了……”萧景琰揪着梅长苏的袖子捂着脸小小声提醒。

“景琰~好景琰,我就是活动活动筋骨,不上阵有什么意思啊。”“林殊”试图撒娇蒙混过关。

哪里知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萧景琰”眼睛一眨就潸然泪下:“小殊……我真的很担心你啊,小殊,你就让我放心吧,小殊——”

“好好好好好好好!坐镇中军嘛,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不哭了成吗?你一哭,我心都碎了。媳妇儿你再这么哭下去,我,我也要哭给你看了。”“林殊”顶着一张苦瓜脸,好话说尽,打了十几个保票都没用。

最后还是梅长苏叫来了蔺晨保证会看好他——“萧景琰”表示梅长苏自己就是个信用负值的负心汉,他!不!信!——原话是“你闭嘴!谎话连篇的梅长苏!”——才让“萧景琰”收了眼泪。回头“萧景琰”就勒令“林殊”把自己的嘱托背的滚瓜烂熟,才让肯他走。

“你就信了?”萧景琰很好奇,一个保证而已,他真的信了?

“信个屁,不信他也死不了,顶多轻伤。他的本事我清楚着呢,那是我亲手训出来的。”“萧景琰”露出了一个阴森森的笑容。

“那,那你刚刚!?”

“因为啊,只要我一掉泪,小殊就一定会答应我啊。只要答应我的就一定会办到,我不过是加一道保险而已。”“萧景琰”笑得更加狰狞了。

“等我腾出手来,再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钝刀子割肉。”

“!!!”

——萧景琰,大梁腹黑第一人,纯种红切黑,三观奇葩,甩掉的节操可以绕太阳一周,以上。

——林殊,大梁第一妻奴,身患“涉及萧景琰就智商全面下线综合症”晚期,拒治疗,没药医,以上。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