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蝴蝶效应(八)

这边靳颜离开之后,苏宅仍在大兴土木。

“报告首长!我们发现一个地道,设施简陋,设计极为不合理,请问是否需要改造,请指示!”抬头挺胸收腹提臀打报告。态度严肃,神情刚毅。如果不是问这种问题就更好了……

“那是江左盟的人挖的,我有用。”梅长苏叹气,什么都上纲上线什么的,太夸张了。

“报告!根据测算,我们需要对首长的宅子进行地下改造,请首长批准!”

……又一个

“……你们随意。”梅长苏已经放弃了,照着他们的说法,自己这个宅子那就跟没安门一样不安全。

“是!”“是!”

然后这群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就从苏宅硬生生挖出了一个涵盖了整个金陵的地!下!迷!宫!

——你们赢了。

没多久,罗刹就正式立国了——梅长苏就成了第一任元后,感觉真是……各种酸爽,心情复杂。

悬镜司抓了卫峥,意图引得梅长苏自己暴露身份。梅长苏这边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正是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卫峥就从梅长苏卧室里的地道口爬出来了……

“宗宗宗宗宗宗宗,宗主!?”甄平觉得自己大白天见鬼了。一定要好好去拜个佛,去去晦气。

“!!!”黎刚已经一口气上不来,直接吐魂了。

“……”梅长苏觉得,他大概,知道了什么……

——甄平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以及你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在我的卧室里开了这么个密道口,我怎么不知道?!

大变活人的把戏惊掉了蒙挚、霓凰和言侯的下巴——这群兵,平时不声不响,动作挺快,手脚挺干净啊。

夏江就差拆了大理寺都没找出卫峥是怎么失踪的——简直就跟聊斋一样,活见鬼!

对此,殷良表示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反侦察嘛,练得多了,唯手熟尔。

………………………………………………………………………………………………………………………………………………………

“奉夏首尊之令,捉拿梅长苏审问。”悬镜司的人倒是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可惜,连苏宅的大门都没能进得去就叫人给拦了。

“捉拿?!审问?!对我国副君就是这个态度?夏江老儿是当我罗刹好欺么?脑袋不要了么?再说一遍!”苏宅之中忽地涌出一大批顶盔掼甲佩刀持弩的精兵,当头的眼睛一眯,杀意突起。整排的劲弩对准了悬镜司的人马,只待一声令下,就叫他们当场成个马蜂窝。

“是询问。”来者咬牙,换了一个词。

“询问?”杀意却丝毫未曾褪去半点,手中的钢刀也出鞘了一丝,“协助调查可以,质询免谈!”

“……有劳。”来人忍了又忍才咽下喝骂,他悬镜司之人何曾到如此地步!

“等着。”扭头示意身边的一个兵去请人出来。

随后恭恭敬敬的请出梅长苏,坐处先是铺了一层席子,然后是一层薄毯子,一层羊绒毡子并一层填着鸭绒的薄被,一层纯棉织就的薄毯子,最上面是长长的绒毛白熊皮垫子,上面特意垫了三四个小的垫子,生怕凉着了。又给披了厚厚的毛斗篷,送上烧的暖烘烘的手炉子。手边就是蒸腾着热气的姜茶并几碟子干果糕点。

——待遇好的让梅长苏发懵:说好的悬镜司一游呢?夏江没这么好说话吧?

“问吧。”殷良凉凉的说,“别发牢骚,为了我国的脸面,人你是只能这么问。不信你回去问问你家夏江大人,问他敢不敢把龙椅上那位带回悬镜司‘审问’!他要是敢,就让他自己来试试看——看我不打断他的三条腿!”

身后的大头兵咧着嘴笑,手中的弩却纹丝不动。见这人气的脸红脖子粗,就是不开口,殷良倒是笑开了。

“看来你家夏江大人是诚心想要大梁和罗刹开战啊,”殷良笑得纯良,“我已经是递了国书的。递了国书,递了国书,递·了·国·书【重说三】,看看你家大人有没有本事让梁帝把我罗刹的脸往地上踩!别逼我不给你大梁官府面子,直接拧了你悬镜司上下的脑袋来作警告!骗人我不行,杀人我专业啊,杀光你们也就是半盏茶你懂吗?”

回头靳颜的国【黑】书【状】没几天就到了——梁帝对于这个只会捅娄子的夏江好感猛降——朕还等着用梅长苏做把柄跟靳颜谈谈平分北燕的事,你就给我捅这么大一篓子!

至于毒酒——北燕已经跪了,罗刹正式和大梁接壤。他得有多想不开才会给人一个把柄来开战?

还没等他等到借着靳颜接梅长苏的时候狮子大开口,寿宴之上,莅阳首告,百官附和。一夜之间大梁就易了主。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