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蝴蝶效应(九)

没多久,大渝出兵,南楚出兵,东海战乱,夜秦叛乱——除了拿下北燕不久的罗刹还在整理战后新疆土,腾不出手故而安安分分以外,周边各国几乎是不约而同要瓜分大梁。

………………………………………………………………………………………………………………………………………………………

罗刹国内

“先生……”

“……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靳颜手中转着一枚小小的私印,耷拉的眼皮,“去帮我做件事吧,殷扬。或者,我该叫你,列战英?”

“!”

“去给已故的靖王和静嫔他们立个牌位。”

——靖王死了,就不要再活过来了。罗刹是华夏的根基,不需要一个大梁皇族出身的领头人,只有这里,绝不允许出事。

——一切的个人感情都不值得一提,正义,在国家民族面前都是笑话。

——赤裸裸的交易,连感情都可以是我最锋利的武器,一切都是为了满足贪婪的人性。这就是政治。

——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以用作筹码,人也好,物也罢,都是商品。政治,就是这么肮脏,冰冷又绝望,黑暗又残忍……然后就会带来光明。

——国与国,永远不会有道义,所谓正义,不过是借口。

——道义、操守、良心,为了华夏,什么都可以抛弃,什么都可以交易。

——背叛、阴谋、谎言、毒计……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只要想,人,无所不能。

——只有弱者才会祈求敌人的仁慈,我宁愿让华夏成为一个伪善的屠夫,也不要她成为一块善良的鱼肉。

——抱歉,祁王哥哥,我,永远都不会成为你所期待的样子了……

“叮当”一声,掌心的私印被毫不怜惜的摔成碎块。靳颜面无表情用石砚一下下狠狠地砸在碎块上,直到玉印成了玉粉才把砚台甩在一边,“把里面收拾干净。”

靳颜一开门,又成了那个一旦不打仗,就吊儿郎当,老不正经,东游西荡的罗刹国主——靳颜和来自后世的愤青,原本就是两个人。

“婷婷~”靳颜两眼放光的去骚扰自己的小侄子——当年被列战英和宸妃等人私自动手,换出宫的祁王之子。

“干嘛!”靳亭冷着脸手捧着书卷,看都不看这个人来疯,“没事滚!”

“噫……婷婷不爱我了吗?”靳颜装腔作势抹眼泪。

“大渝?”

“对呀,就在旁边,多方便啊~”

“大梁不管?”

“吔~像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对盟友下手?”

“你根本就是逼着大渝提前动手灭掉大梁!”

“呵呵,怎么会呢?”

“战力低下、不思进取、沉溺安乐——连被你驱使去拿下南洋的价值都没有。不如早早让位,正好喂给大渝,顺便用这个甜头赶着他们去海上和海盗死磕,既消耗了国力又打通了海路。打一棒子给个甜枣,你当我跟大梁那群瞎了眼的君臣一样么?”

“没办法啊,谁让林少帅回京复仇了呢?这么棒的机会一辈子都不会有第二次了呀~”

呵呵,谁能想得到呢?当年的靖王居然会连林少帅都不放过——如此完美的棋子,就像他自己。

爱情啊,在最美的年华绽放,在绽放的那一刻——被掐掉了。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