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蝴蝶效应(十)

萧氏已经没落,昏君庸臣当道,层层盘剥平民,积弊已深。

政治腐败,贪污受贿、卖官鬻爵、官官相护以至于出现了“护官符”!

军队更糟,吃空饷、杀良冒功比比皆是……彻底腐朽的大树还是砍了吧。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一战,大梁必须败!靳颜下定决心“来人,通知他们,动手吧。”

………………………………………………………………………………………………………………………………………………………

没有了靖王,大梁的军队情况糟糕透顶——兵源不足,国无能战之兵。要么是不能打的新兵蛋子,要么是滑头的老兵油子,剩下还有一大批凑数的老弱病残。即使是言侯百般努力也不可能在一两年里训出可以和大渝的虎狼之师相抗衡的精兵。

——死局。

没办法的新帝甚至连梅长苏都派了出去——曹操言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他如今是清流易得,武勋难求!

梅长苏终究是人不是神,面对只能用来撑门面的一盘散沙,他只能拖——尽全力拖到大渝士气衰竭。

正面迎敌是没指望了,那就只能看……

——诶?特种营原来是可以正面刚大渝的正规军的吗?

梅·以身作饵·中军监军·军师·长苏看着身边围成一圈的特种营士兵“咯哩嘎拉”分筋错骨的关节技,整个人都不太好……

——那个谁,殷良是吧,你家的马术是这么玩的?这么一蹄子一蹄子的踩的血花四溅是不是不太好?

——那个,是二柱子对吧,断子绝孙脚最终式是什么鬼?你一男的用这个难道不会下身一凉吗?

——我的心理阴影都已经笼罩了大梁的全部领土不止了,你们放过我这个娇花一样的三观好吗?

可怜梅长苏每天到要刷新三观——普通的绊马索加壕沟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了,人家用的是刀盾阵、连环陷阱外加远程床弩……且其手段极端的下三观、掉节操,比如投生活垃圾到对手营盘啦,比如乌龟流、乌龟流和乌龟流啦,真真是,打不过你也要奋力恶心死你。

只靠这一千人带新兵,梅长苏硬生生拖住了大渝,还挖出了不少隐藏的将才。

可惜并没有什么卵用,大渝主力直接通过水路绕到了后方,化整为零,一路直抄金陵。不得已,大梁军队只得回援,却是被彻底打散、隔离。无奈之下,只能各自为政,大梁也名存实亡。

言侯靠着苏宅的地下迷宫安全的带出了部分和他们关系亲密的人,更多的人却来不及也不敢通过密道带出来。

言侯和这群人化装成难民逃到梅长苏所在的西北边疆,路上兵荒马乱,手头有人的各色牛鬼蛇神都开始扯大旗立山头,一路上死了好几个人,例如那位老柳大人,就在半路没了。

………………………………………………………………………………………………………………………………………………………

“我有罪,我即罪,无赦。”

靳颜站在自己的灵堂前微笑,眼睛在笑,心却哭泣——妄图让华夏立于世界民族之颠的她没有资格选择,只有该做和必须做。

逆着光的她看起来像是天神,悲悯的神态,平和的语调让她越发像是素女青娥下凡尘。可惜,这个圣光普照的躯壳里是一只地狱中的第一恶鬼——罗刹鬼。

大约我还是世上第一个给自己上香哀悼的人?哦,对,还有林殊也是。这样想着,靳颜远去,开始了下一步计划。

灵堂里的香烟一点点燃尽,剥落,成灰……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