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蝴蝶效应(十一)

“先生!先生!殷营长回来了,还有梁国的人也来了!”

“哦。”正在吃茶休息的靳颜兴致缺缺。

梅长苏和蔺晨一进门就瞎了眼——这个女神级别的大美人是靳颜?!你他妈逗我?!

然后这个堪称是“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脸衬桃花瓣,鬟堆金凤丝。秋波湛湛妖娆态,春笋纤纤妖媚姿。斜红绡飘彩艳,高簪珠翠显光辉。说什么昭君美貌,果然是赛过西施。柳腰微展鸣金佩,莲步轻移动玉肢。月里嫦娥难到此,九天仙子怎如斯。宫妆巧样非凡类,诚然王母降瑶池。”的美人檀口轻启:“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吾之细君。”

——梅长苏的脸一路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变来变去,最终定格在黑色上,他哆哆嗦嗦的指着靳颜“你你,你是女的!”

“我从没说过我是男的。”

“可是,先生,他,你——”

“女人就不能叫先生了?”

“咳咳,长苏啊,咱们先谈正题,先谈正题。”

“大渝有你的人。”

“……”说得好像大渝没有你的人一样。

“为什么?”

“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秦般若在你手里。”

“对啊。”

“……她是滑族人。”

“对于罗刹,她有价值。”看梅长苏沉默不语,隐隐感觉出他的抗拒,靳颜又解释,“你觉得秦般若做的那些事错了?你所敬爱的父亲,你的兄弟同袍,你为之舍生忘死的国家,毁掉了他们的一切,以正义的名义。立场而已,世界就是如此。”——所以快些认清现实吧,小殊。

“既然你渴望一个盛世,为何当初——”蔺晨皱眉,祁王之能世人皆赞,为何?

“没有价值。”靳颜的微笑完美无缺,“祁王不会背弃梁国,不会舍得下令灭掉它。”

——而我舍得。不能为我所用的,没必要去费神。

“你!”

“玄德曰,文若之死,余哀之叹之,绝不救之。”

“她与我,二择其一!”梅长苏双目赤红,璇玑,璇玑!

“我想选你呢,细君。”啊啊,终于到手了!

——……好像,有一种微妙的角色颠倒感啊。

 

大梁的领土并入大渝,残余军队则在梅长苏等人的带领下,投向罗刹——作为交换,萧氏获得了了罗刹的庇护。麒麟才子、赤焰少帅梅长苏则是与罗刹女皇结为连理,二圣临朝,共担国事。人皆言女皇情长,唯大梁故旧哀叹少帅命苦。

 

“首长,林少帅等人怎么安排?”

“其他人统统给我先扔进清华大学洗洗脑,然后按能力分配到各个学院进修。梅长苏的话,等医学院的人治好了就送去兴华军校读战争史——满脑袋的奴性,一定要好好洗干净。一个狼崽子偏要假装自己是只牧羊犬,简直暴殄天物!之后就让他好好帮我们教出未来参谋部的精英吧。”没有人可以阻挡我,由我开始,立下根基,让那群歪果仁跟在我身后吃灰去吧。

“是。”

一年后——

蔺晨出任仁心医学院院长,梅长苏出任兴华军校校长,穆霓凰任清华女校校长,言侯任北平工程学院院长,被言侯等人认出,顺着用回本名的列战英出任清华大学校长。蒙挚仍旧带领原大梁军队,任军长。言豫津等人直接丢进军队全能精英编制,从底层一路走上来,任职于警卫团。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