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蝴蝶效应(十二)

三年后——

“接下来是……”

靳颜将搁在手头许久的论文上交归墟大学之后又开始试着调配香料了

——当初他一觉醒来变成了她,几乎崩溃,但是旧身体已经彻底血肉模糊,除了头骨还算完好,其他全混在一起,成了一堆肉酱……

后来在学姐的帮助下逐渐适应了长老师傅做给自己的新身体,学会做好一个女孩子,各式各样的技能学的她险些去跳海。最后还是专研香之一道——谁让她似乎更善医道,与香道相辅相成呢。

说起来当初一见到仙侠版摩登时代简直就瞎了眼,舒舒服服在岛上呆不住,一时好奇要出了岛追寻自己的身世来历,拿出高考的尽头疯狂学习,连跳三四级闹着要毕业,结果……

往事不堪记,岁月不堪提啊。

 

“阿颜在调香?”梅长苏一身缥色松竹梅纹暗花缎的长袍,外罩轻容纱的氅衣,慢慢走进来。

梅长苏的火寒毒对于归墟仙岛来说不值得一提,一株神农草就解决问题,至于玉翠叶之类备用的也没派上用场,顺手就送给了蔺晨这个好奇宝宝,省得蔺晨对于仙人传说念念不忘,整天跟在他身后没完没了的念。

——我怎么知道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情,你有本事骚扰我,你有本事问她去!

——至于名字对不对……那个不重要。

再用血肉根,好吧,名字是靳颜这个培植者起的,固本培元,生血补气。所以梅长苏除了看起来还有些瘦弱,身体比林殊也差不了多少。

顺便寒蚧虫还引发了仁心医学院这群研究癖的研究欲望,以至于梅岭寒蚧虫一度绝迹……

——好歹是珍稀动物,悠着点啊,你们这群医学疯子。

 

“嗯。是长苏啊。有事?”靳颜一边细细的研着香料,一边问。

——香之用早有安神助眠之功效。而一缕清香能入神窍,其安魂定魄之功用甚著。以安神之香品焚成抚魂之青烟,故名安神香。小殊身体不好,就还是用这个好了。

——沉香洗净,乘湿和安息香入臼中共捣成粗粒,加乳香再捣成细粉。白芷、小茴香以淡盐水浸泡三小时取出,焙干,研成细粉。将二种香粉混合再研成极细的粉。以模制成篆香,睡前焚用。如以此香粉合入适量蜂蜜,制成香丸(如绿豆大小),以煎香法用之,香气出尽再以所余之其灰丸,于睡前以水冲服,亦可安神消食。

“没什么,就是想问些事情。”梅长苏欲言又止,越看越狐疑

——连列战英都这么忠心于你,靳颜,你究竟是不是景琰?

“怎么了你?”靳颜把手中的事物一丢,“别跟我扯些什么仁道不仁道的。毛玩意道都是虚的,只有在被围炉的时候能够成功的风紧扯乎才是硬道理。我家大业大,养着一国人,忙着呢。有事就说,整天扭扭捏捏你是不是男人啊!”

靳颜想想那连绵不绝的洗脑教程……简直就和痛经一样,无论轻重总是避不了。

“你不担心我趁机夺权复国?”梅长苏静下来细细观察发现,这个女人长得极像景琰,很多小习惯也是一摸一样。越是看,他就越是忍不住怀疑她就是景琰……靳颜表示能亲眼看着自己的头骨被拿去做人像复原,她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可是相较景琰,她嘴巴太凶,脑子太灵,心太黑。自己所谓的“在地狱里搅动风云”的手段在她眼里是“心慈手软”“妇人之仁”

对于犯边胡人甚至下了格杀令——“胆敢犯边,不论缘由,一律格杀。只有鲜血可以让他们乖顺的接受改造。我要给国民一个没有威胁、平静安宁的居所。”靳颜表示死人还在乎个鬼名声啊!

——你这样杀伐果断、心狠手黑、雕心鹰爪,让我不禁觉得我是个全身上下都在发光的大写真善美你造吗……

“得嘞,凭你这个小身板儿,”上上下下打量一下,“悬!真悬!”

“是么,阿颜自信比得过我?”

“那当然,我当年打天下那会子,诈过尸,挖过坟,跳过大神坑过人;打过仗,读过书,耍过把戏养过猪,什么活儿没干过。就说酒桌文化吧,我敢说我能喝倒一个营,你能喝倒一个就算赢。再说,梁国是怎么冤死赤焰的?我不信你不恨。”

“其实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我之前常用的安神香可还有了,不想……”果然是睚眦必报的小女子心性,梅长苏笑笑,景琰怎么会是个女孩子,自己果然想太多。至于这个女子,真心他不是看不见,可是感情之事却是由不得人,他只能尽可能的尽到一个丈夫和同盟者的义务。

“啧!就好了,马上拿了滚去干活!下个月的账还等着清呢。”

“然。”梅长苏又想起那个万能的然字,顺口就用了出来。

惹得靳颜好气又好笑的瞪了一眼:“晚间和我一起去军营闹一场,给他们壮行。解决了小苍蝇,该来个大的了。记得垫垫肚子,有人敬酒要叫我来挡,听见没?”

——其实,做个知己亲人也很好了。我也该满足了,是吧,小殊。

“诺。”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所有药材名出自霹雳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