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蝴蝶效应(十五)

梅长苏和萧景琰整整赌了一个月的气。

彼时罗刹已经改国号为华夏,国力强盛,生产力发展快速,飞速繁荣起来。靳颜看着自己的改革初见成效,也就把担子给了靳亭——她终于有机会回去换一个身体了,顺便梅长苏的偃甲身体也要完工了,她要去看看。

梅长苏还没回神,人就没了。他着急忙慌的到处找,弄的那些熟人的地方到处鸡飞狗跳,人仰马翻。直到萧景琰的学弟学妹无意中知道了,告诉他靳颜学姐会归墟一趟,换个身体,他才猛然懵了。

“什么叫换个身体?!”

“学姐是个鬼仙,不知道为什么天命未至就死于非命。偏偏身体叫归墟外面的大阵给搅了个粉碎,只有一个头骨还算完好。是医学院的院长收留了学姐,还特意请擅长偃甲的大师制作了一个身体给她。为了还因果,学姐就正式拜在院长门下给院长做了个入室弟子,将来还说不定是关门弟子了。”

“……”

原来景琰没说谎,他却是已经惨死在东海了。人鬼殊途吗?不,不会的,你是人也好,是鬼也罢,我总是要在你身边帮你的。我总是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这些苦难的,我总是要保护你的……

待萧景琰换回男子身体,带着林殊面貌的偃甲身体回来,就发现梅长苏莫名的对他热情了不少,让他忍不要去问问是不是给他看看——脑子出问题是病,得治!

“你真的没问题?”萧景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边下令给未来外国的文明人套上一层层枷锁,让他们的文明依附于华夏,一边忧伤的发现自己又看不懂小殊脑子里的想法了。才两岁就有代沟可怎么得了?真是愁死个人了。

“没有。只是小兔崽子不听话,我可以解决。那个,景琰,我是说,我想拜访一下你的救命恩人,可以吧?”

“怎么突然说这个?”

“嗯,其实是蔺晨他——”

“诶诶诶,不要把锅扔给我,这个锅我可不背。”蔺晨刚好走进来打断,说完倒杯茶,一屁股坐下不走了。捧着杯子,就着梅长苏难得一见的窘迫慢慢品味新茶。

“林殊哥哥是要去提亲!”大女人真汉子穆霓凰校长跳出来表示简直急死人了,你们这么磨磨蹭蹭,下辈子也甭想捅破那层纸!让我来!

“噗通!噗通!”一堆人从门边倒下来。

“哎呦!”

“啊呀!”

“压到我手了!“

“踩着我脚了!“

“呃,小殊啊,呵呵呵呵……”蒙挚一看梅长苏乌云盖顶的脸色,连忙爬起来装傻充楞。

“……”梅长苏只能在萧景琰探究的目光下僵硬的点点头,“景琰……”

“这个,其实——”

“好啊,我带你们去啊!”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叟说。

“大爷你谁啊?!”蔺晨表示好惊悚,你什么时候来的,完全没注意到啊!

“小景琰啊,你那个偃甲拿错了,我来给你调换。”

“唉?谢谢师老。”

然后梅长苏就看见自己过去的脸——在一个惟妙惟肖的机关人身上……

——胃好痛

“景琰,那个是?”

“等你死了,我就把你的魂往里头一装,直接带回归墟登记结婚就成了。”

“成亲?”

“对啊。”

“……哦。”心情好复杂,悲喜交加,希望下次不会被拿走男主剧本……

——林殊哥哥你的效率……脑子呢?

——活该光棍!

——动作太慢!

——反应迟钝!

——智商顶天,情商漏底!

——宗主你这是被压的节奏吗?QAQ

——这次真是……太蠢了,简直蠢哭了啊,少帅QwQ

 

—END—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