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EG】自挂东南枝 番外蜜月之旅十二

【萧景琰】不出手就算了,一出手就各种坑,智商从未上线过的水牛殿下完全没看明白,只是一愣一愣的,极大的愉悦了【萧景琰】

——反正有用就行了。

夏江当然各种不服各种喊冤,然并卵,夏春直接把他卖的干干净净。包括意图挟天子以令诸侯在内真真假假三百多条罪名的巨大核实清理查证工作量足够让夏江在天牢蹲到明年过年

——强行扣锅这种事情干起来各种爽,反正就是让你出不来捣乱,咬我啊。

为了让夏江大大过一个清净年,【萧景琰】在牢里设置了各色阵法,保证进去了就出不来

——太极八卦阵,来自道境玄宗六弦之首,效果好,才是真的好。

——八卦山河阵,素还真倾力推荐,虽然【萧景琰】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效果……

——神通迷阵,奇花八部梦花境策梦侯专有阵法,换来的好玩意,第一次就免费送你,不要太感谢啊~

——……

可怜夏江的暗子在外头堆成了尸山血海也没能把夏江捞出来,反而让梁帝对夏江窃国一事越发的深信不疑。

终于闲下来的【萧景琰】悠悠哉哉的和【梅长苏】会和。

凉风习习,春天还未全然来到,却已有花草发芽抽枝。二人坐在廊下,品茶对弈。手边的柴窑青瓷棋碗是【萧景琰】游戏江湖时一时兴之所至,随手之作。虽是如此,亦是巧夺天工。碗中白色的贝质云子是他和【萧景琰】一同去东海海边游玩时捡拾的海贝,在【萧景琰】的指导下亲手打磨而成。黑色的云子和棋盘则是【萧景琰】自己手制而成。严格算来,这套棋具是他二人的情感寄托——便如那个自己一直不离身珍珠一样。

“夏江不会这么容易解决。”【梅长苏】皱着眉头,分外困恼

——【景琰】你让我赢一局会死啊!

“他现在是待罪之身,想必会给梅长苏扣锅。”【萧景琰】有些犯困的捂捂嘴,小小打个呵欠,又是一子将【梅长苏】逼到绝地,道,“火寒毒,啧啧,好东西啊。虾酱快到我碗里来。”

——就不!

“你啊。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梅长苏不怀好意的低头浅笑,“要摊牌?”

“不~我还没玩够呢!”【萧景琰】看【梅长苏】又开始皱着眉头思索破局之法,挥手打乱了棋子,撅着嘴扑到【梅长苏】怀里,一下子环住他的腰,凑过去紧紧贴着他的胸口,眼珠子骨碌骨碌乱转,“不许你捣乱,这次听我的!我要拐人玩!”

“唉!可是【蔺晨】怎么办啊?”【梅长苏】虚情假意的哀叹,伸手环住了怀里的软玉温香,缓缓拍抚着【萧景琰】的背,下巴蹭了蹭【萧景琰】乌黑的发丝,调笑道。

“我不管嘛~”【萧景琰】半睡半醒间愈发的不讲理,撒娇撒的有事前来寻人相助的梅长苏一众瞎了眼。

——画风如此清奇的靖王,臣妾不能接受啊!

【梅长苏】一见正主儿来了,赶紧哄住【萧景琰】:“好好好,都听你的。主人家来了,还睡么?要不我抱你去榻上睡吧。”

“不要!就要抱着你睡,香香软软的,手感最好了。”后又嘟囔了几句什么不清楚的话就呼吸平缓下来睡熟了。

“嗯,好。”【梅长苏】抬头,“请坐,有事吗?”

“谢谢。”一坐下,梅长苏就开口道谢。太过于巧合的众多事情使得夏江没有机会对他出手,让他免于一劫,于情于理他都该来道谢。

“不必,你我本是一人。”【梅长苏】没有说出都是【萧景琰】的功劳,他只是模糊的应下了感谢。

然后两个清醒着的江左梅郎就在廊下看天看了一下午

——回头梅长苏就躺平让愤怒到喷火的晏大夫给扎成了个针插。

——身体不好还跑去吹风,脑子呢?!

【梅长苏】阴暗笑:好容易和我家琰琰渐入佳境,叫你来捣乱!又没吃到嘴,都怪你!

——醋缸!出息!脸呢?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