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EG】自挂东南枝 番外蜜月之旅十四

“完成!”【萧景琰】听着梁帝终于下旨宣召梅长苏,神秘的笑笑“准备好了吗,苏苏?”

“……为什么是我啊?”【梅长苏】无故躺枪,心累无比

——因为长得一样啊~

——呵呵!

于是夏江的最后一式绝招——扣锅大法被成功反弹

——他一走,梁帝就直接让【萧景琰】给玩了躺平了

——老年人总是容易出问题嘛

——一个不小心就没了也是正常的嘛

【萧景琰】表示,不枉我特意让誉王的人手把梅岭之事漏给夏江啊。果然,他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呢?

梅长苏也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这样景琰就不会怀疑我了。

——呵呵!

萧景琰等不到梅长苏的解释,又暗地里大哭一场,回头又装的跟没事儿人一样——庭生就差实践了,一切就要结束了……

【萧景琰】因为细作一事彻底恶心上了大渝和北燕——整天骚动不安,科科科,瓜分是吧?围殴是吧?不管哪一个,都要死!

——上次的天花病毒还剩不少,一并扔了吧。嗯,还有加强版疟疾、鼠疫什么的都撒了吧。

【萧景琰】坐在大渝都城的最高建筑——皇宫的屋顶上一边想,一边将粉末状的东西洒进风中

——少说能死个百万人也够你们忙得了。

——还有北燕,不能忘啦。科科科,你们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

——啊哈~加油进化啊,类人猿们~

过了一个月,梁帝终于在睡梦中离世,萧景琰登基,下旨重审赤焰案,洗雪冤屈。

后封祁王遗子为太子,改号代王,拒不称帝。

大渝北燕因为国内大面积的瘟疫并没有派出使者来朝贺,自然也就没什么五国叛乱

——真好命。【梅长苏】撇嘴不服气。

——想当初某人可是阵亡军——【萧景琰】拉长声音。

——琰琰我错了!妻奴绝式之我的锅

梅长苏心愿已了,随蔺晨回归江湖。【萧景琰】和【梅长苏】听了这个消息,莫名看着【蔺晨】,看得他一身是汗:“你你你你,你们又要干毛?!”

“没什么,找你有事啊~”【萧景琰】慈眉善目的笑成了观自在菩萨脸。

“什么?”

【蔺晨】的直觉友情提醒——

一日斩三千!一日斩三千!一日斩三千!……

解决方案——

滋滋滋滋滋滋——

“我要你给萧景琰换张脸。”

“哦,就是换——”【蔺晨】当场跳起来,“给你换脸?!长苏不得打死我!”

“不是我,是萧景琰。这里的萧景琰。”【萧景琰】很无奈。

“那也不……行……好!要什么脸!”

眼见【萧景琰】把九霄灵剑并《大梁律例》咣叽一声摔在几上,他就知道给改口了

——干不干?!不干就削了你的山头!琅琊阁这个非法建筑没房契没地契还偷税漏税不交税,治不死你!

……我干,还不成么?TvT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