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EG】自挂东南枝 番外蜜月之旅十五

“好了,咱们终于到家了!”蔺晨走进琅琊阁的大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他刚要张口,就听见了自家老头子的声音:“小友如此精通岐黄丹药之术,令老朽刮目相看啊。”

匆匆进门一看:一位身着藕色齐腰襦裙,外罩丁香色轻容纱褙子的女子端坐于留着白色山羊胡子,慈眉善目的老大夫身前。

女子闻得陌生脚步声,不由转头打量来人。蔺晨细观此女,端的是个清新秀丽,气质脱俗的世外仙姝。

肤如凝脂,发若乌丹;乌发蝉鬓,云髻雾鬟;鼻若悬胆,朱唇皓齿。一双愁黛远山眉,一对含波秋水眸。樱桃小口袖轻掩,低眉浅笑风吹荷。指若春葱根,腰似杨柳条。

再看她一身钗环打扮,虽是脂粉未施,却是容颜昳丽。梳的是垂鬟分肖髻,细碎的纱绢琼花点在鬓边。半指宽的雪青细绸绞缠在结鬟于顶的几股发上,丁香色绣荷花暗纹的发带束结肖尾,使之垂于左肩上。耳上缀的是合浦圆珠,腕间挽的是羊脂跳脱*。莲步轻移,香风细细。

“这就是我那不孝子了,你若不弃,唤一声蔺师兄即是。”蔺老阁主抚抚长须,和蔼道。

“奴家凤箫吟,见过蔺师兄。”女子起身轻轻道一个万福。声音犹如黄莺出谷,清脆婉转。又兼有一番大家风范,说什么班昭续史之姿,分明是谢庭咏絮之态。

“……”蔺晨心中的小人炸成了一朵又一朵的烟花。

梅长苏眼见蔺晨被美人迷得三魂不见了七魄,怒翻白眼,然后上前双手作揖:“见过凤姑娘,在下梅长苏。”

凤箫吟一见梅长苏眼神就定在了他脸上,一把揪住他的手腕子“……你有病!”

蔺晨甫回身就见凤美人和梅长苏执手相望【雾】,整个人都不好了——梅长苏你个混蛋!怎么到哪儿美人都是一心看你的?宫羽、霓凰郡主就算了,好容易我能有个心动对象居然又是一颗心扑在你身上?!

梅长苏表示我冤哪,这姑娘看起来弱不胜衣,谁承想这般巨力!他的手腕子就像那铁钳钳住一般,半丝半点扯!不!动!

——蔺晨救命!

“有病不可讳疾忌医,药不可擅停。”凤姑娘认真严肃的重复主题,意图以唐僧之态拯救这个放弃治疗的病人,“你不要灰心,医学一直在进步,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你不好起来,我岂不是白白练功练到男变女了……

——就算是自己也不可以绝对相信

——谨告广大武林少侠,练功之前请务必将秘籍阅读全文。

——是说金陵里那个究竟算是我弟弟、我儿子还是我自己呢?

——身外化身+神农琉璃功=萧景琰【♂】+萧景琰【♀】?

——为什么我来?因为我是本体……变了性的也是本体

——还有皇宫之中忽现代王真爱是什么鬼?

——还有那个萧景琰为了真爱女侠守身如玉是几个意思啊?这么可怕的脑补能力……

——堂堂摄政王爷活成这样我还混个ball啊,皇长兄也好,庭生也好一定会觉得我是个污点,西斯空寂→_→……

“这孩子是什么病啊,小凤?”蔺老阁主依然是稳坐钓鱼台,抚着胡须,对于这个亦徒亦友的少女十分满意。

“若我所料不错,当是……火寒之毒。”凤箫吟突然放开梅长苏,使劲扯着手腕的当事人就在惯性的作用下连带着前来帮忙的蔺晨飞流一并坐到了地上。三人起身拍掉身上的尘土,看着女子端正的坐回原位沉思,各自捡了地方坐下倾听。

蔺老阁主又道:“可有把握?”

凤箫吟:“若依寻常之法,十成;若以奴独门之法……还是十成。”

胸有成竹的话让蔺老阁主朗声大笑:“好!老夫已没有什么可以教导你的了,恭喜!”

凤箫吟屈身作揖:“蔺老谬赞,奴不敢当。谢过老先生传道之恩,奴便帮老先生解了这火寒毒之惑可好?”

“大善!”蔺老阁主笑着离开,一转眼就身形杳杳,声音远远传来,“方法记下,交于本阁即可。”

“善。”

随后,梅长苏就成了凤姑娘手里的猪肉,好一顿煎炒烹炸。

梅长苏每次一旦要开口表示放弃治疗,就会被凤姑娘九针伺候,针针扎痛穴,立马就黑了屏脱了力,乖乖让凤姑娘各种料理……

凤姑娘表示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他么像我一样练功练到经脉逆行,筋骨重塑,直接就是阴阳同体试试看啊,哭不瞎你!

——等我武功大成,我就……杀尽天下负心狗,啊呸,是开山立派!移花宫、古墓派、灵鹫宫、峨眉派、幽灵宫、百花教、慈航静斋、阴癸派、紫薇山庄、神水宫……

——江湖第一大势力是吧?

——对我爱搭不理是吧?

——我要你高攀不起!

凤·萧景琰·箫吟美人一边念一个狠狠的下一针,一边黑化的笑着。

蔺晨一脸痴汉的看着他家凤姑娘——啊,我家凤姑娘连生气都这么有魅力~

梅长苏接受治疗的同时怀念着金陵城里那个曾经每天都致力于给他撒糖的软萌好欺负的专业背锅小哭包——景琰救我!

【萧景琰】看着被自己一并坑进去的苦逼孩子,默默微笑——龙阳断袖世不容?安能辨我是雌雄。

【梅长苏】和【蔺晨】狠狠捂脸——这种三角修罗场即将降临的即视感……

 

【梅长苏】【蔺晨】【萧景琰】站在阵中,远远看着金陵城,然后一束白光直冲天际,画在地上的阵图就四分五裂。

同一时间,金陵城里的代王手上劲力一吐,折断了一支毛笔:“……”

凤箫吟:“……多谢,走好。”

蔺晨:“啊?”

梅长苏:“……”——此人深度昏迷中

 

很久之后,好吧,久到飞流已经恢复了神智,道法也修成了正果,人间也旧貌换新颜。【萧景琰】和【梅长苏】在逛街的时候遇到了一对和他们一模一样的人。

他们互相微笑点头致意,然后擦肩而过……

 

—END—

注一:跳脱即手镯

 

作为一个有收尾恐惧症的写手,每次收尾都突兀又苍白。总之,凑合看吧╮(╯_╰)╭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