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殊琰/苏靖】及寡人之膝为矢所伤(六)

“欸欸?就是这个鬼地方?”一位道者手搭凉棚,遥望大地一片荒凉,凉凉的感慨。这道者:鹤发童颜,剑眉星目,身姿挺拔,当真是芝兰玉树。华发三千梳成繁复高髻,牙白道袍滚着栗色金丝绣纹的边,背后负着似是玉质的长剑,一双瓷白的玉手中持的是紫竹长箫。雪白的眉下是一双苍蓝的眼睛,只看这眸子,便蓦然间觉得此人从骨子里透出禁欲。

他闭目细听,耳廓动了动——人马之声!

霍地睁开双眼,一阵风过就只留下一个缓缓消散的残影。

“林殊”正战得热血上头,忽然感到自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抬头一看,好一个得道天仙: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定定神再一看,原是老丈人亲自出手拎着他腾挪,看到底下弓箭手已经箭在弦上,连忙开口大叫:“别动手!自己人!”说话间就叫人兔子一样提溜进了大营。留下大梁大军面面相觑。

主将都没了,这还怎么打?大渝刚要出手一鼓作气拿下敌方,却是一道磅礴剑气直冲军阵,登时将中军一大片清了空——“家事繁琐,外人离开。”

怎么办?走呗。

“说罢,甚么情况?”道者抿了口茶,漫不经心问道,“你又出什么幺蛾子?”

“林殊”暗叫不好,老丈人要发火:“……没甚么,只不知何故叫人暗算了。”

道者,好吧,是萧选却是挑高了眉紧盯着“林殊”不眨眼:“哦。”音调上扬,摆明了不信“林殊”的鬼话。而后就低头自顾自饮茶,不再看“林殊”,也不说甚么。

之后沉寂了许久的梅长苏打破了寂静:“未知阁下是?”

萧选好像听到了甚么极为可笑的话,唇畔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道:“你猜不出?”

“……陛下?”梅长苏排除了所有不可能的选项,剩下的再不可能也是真相。

“真聪明。比这个小混蛋聪明多了。”萧选发自内心的赞叹。复又回头教训“林殊”:“好好学着!别整天靠着小七帮你查漏补缺。”

“哦。”“林殊”自知自己不管是下半身还是下半生的幸福都在老丈人手里攥着,遂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应。

“林殊”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道:“对了爹啊——”

“叫谁爹呢?谁是你爹!”却不想萧选立马就像踩了尾巴的猫,炸着毛张牙舞爪。

“哎呦,景琰和我夫妻同体,您是他爹,可不就是我爹么?”“林殊”憨憨一笑,讨好道,“现下正有个事儿要你帮忙呢。”

遂将梅长苏的火寒毒解毒一事说了说,又道:“我原想着,既是俘虏,随便骗他一骗,哄他一哄,吓得老实了,再换了血也未必不可。十个不行,了不起就一百个、一千个,反正不是自己人,不心疼。实在不行索性就直接洗了脑,催个眠,让他混着睡死得了。可是您老来了,就指着您那摄魂大法了。”

萧选嘴角抽了抽,究竟还是应下了:“别说的好像邪教头子一样,怪破坏形象的。”

梅长苏听着他们当着当事人把自己关乎性命的大事说的好像晚饭没吃饱,再来份宵夜一样,只能端着茶遮住自己不停抽动的嘴角。

然后“林殊”带着这个气质高渺的“得道高人”去“度化”那些俘虏——官方发言腔调,呆了一夜之后,所有俘虏都哭天抢地表示自己有罪,要以死谢罪,对不起上天的好生之德云云。

蔺晨和梅长苏在换完了血都还是懵逼的——你究竟对他们干了些什么啊?让这群死硬骨头忏悔的这么彻底,你这已经跟邪教,不,比邪教可怕多了好吗?邪教效率比你低好多你造吗?

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蔺晨想,要是这里的萧选也是这个款……他打死也不会同意梅长苏复仇翻案。还是老老实实洗洗睡了吧,这种根本不是人的,还是离得远一点吧。

待到大军回京,萧选也随他们一并进京。

梅长苏回到金陵就被蒙挚等人拖去诉苦:“萧景琰”虽是一人留京,却是依旧闪瞎了他们这些回来的早的人的眼睛——随时随地介绍“小殊”和自己的甜蜜【肉麻】过往也是个技术活啊,蒙大统领感慨道。

原以为他们分开了就不会那么腻歪——没想到更腻歪了!我一年都不想吃糖了,牙疼!郡主唉声叹气。

太天真了,愚蠢的大梁人,就算只有一个人,也让你们闪瞎眼——秀恩爱的至高境界就是一个人也分分钟把你们这群单身狗虐吐血!

之后一个小黄门一路小跑过来道,太子有请诸位东宫议事。

众人到了才知道原来是萧选要接人走了,特意寻他们告别来着。

“我走了,你要自己立起来。不要什么事都自己扛,很多君臣离心都是因为善意的谎言、自以为为对方好、好心办坏事、遮遮掩掩。什么事都放开了讲,问题总有解决办法。放宽心……”“萧景琰”临走都不放心,细细嘱托,“我在大渝和北燕那边做了手脚,很快就会有大批疫病流传,药方已经放在那个里面,你可以利用这个狠狠宰他们一刀,或者顺势坐等他们内乱。南楚也是,我已经做好安排,来日必是景睿登位,你就放心吧。大梁这边,你只要休养生息就好。床上那个,爹亲已经和他‘沟通’好了,不会再给你出麻烦,但还是注意下。就这么多了,你要加油了。”

“嗯!谢谢你。”萧景琰大力点头,他最感谢的就是他们把小殊带了回来。小殊还活着,他就感激不尽了。他不聪明,嘴巴也不灵活,只能再三道谢。努力的去做,去成为一个好君主,才不枉“萧景琰”为他这么一番费心安排。

梅长苏则是被萧选训得一愣一愣:“爱他弃他,始终是你一人自作主张,若我们不来,如今你就这样死了,你可曾给过他爱你或者不爱你的机会?若注定你们二人不能同活,必得死一个,那我便宁愿是他,好让你千百年的活着,日日承受锥心之苦,直到忘了他,反正,你们又不相爱,反正,不过一厢情愿。”

“……”

“言尽于此,之后是你们自己的事。”

说完就同“萧景琰”和一直哀怨的盯着萧景琰与“萧景琰”交握的双手的“林殊”不见了踪影。

 

后记

“景琰……”

“小殊,你打算什么时候与霓凰完婚?”

—END—

评论(1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