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梅长苏人设猜想

 个人猜想,不引战,不撕逼,不找骂,有意见请文明讨论,不爽者请点×,不要烦我,三次元有麻烦,心很累,心情不好,会骂街,就这样。

温瑞安武侠

 

金风细雨楼·苏梦枕+权力帮·柳随风

 

苏梦枕:

 

苏梦枕,疑似苏轼后人(虚构,详见《江湖闲话十五·苏梦枕的梦》),祖籍应州,父亲苏遮幕。自小受辽人侵略大宋所祸,家人诸多罹难,自己也在襁褓之中受了严重内伤,此后一生体弱,身染诸多重疾巨患。师承父亲的好朋友、小寒山派掌门红袖神尼,得其亲传红袖刀法。更因本身是武学奇才,且其寒弱体质与凄冷性情恰与红袖刀法的阴柔之气相得益彰,将红袖刀法练至更胜其师的化境。后得师父亲传红袖刀,艺成后下山赴京城助其父创立“金风细雨楼”的基业。

 

后其父病故,苏梦枕接掌风雨楼大权,短短数年间,将“金风细雨楼”由依附时为京城第一大帮派“六分半堂”生存的夹缝帮会,发展为可与“六分半堂”分庭抗礼的一大势力。苏梦枕本人也在这段时间内声名大振,成为万人敬仰的盖世英豪,当时武林公认在刀法上难遇敌手的“红袖梦枕第一刀”。此后,“金风细雨楼”与“六分半堂”势力争斗愈发激烈,冲突渐至白热化阶段。

 

是时,苏梦枕于京城“苦水铺”中遭亲信伏击,偶遇来京城闯荡的绝世高手白愁飞、王小石二人,三人并肩作战化解危机。苏梦枕于此役折损两名兄弟,自己也身受重伤。然其果决睿智,不退反进,深入敌人重兵把守之处如入无人之境,电光石火之间斩杀叛徒为友复仇,而后从容离去。这份胆识、武功与气度也使得白、王二人心悦诚服,三人英雄相惜,义结金兰。

 

距当时十八年前,“六分半堂”总堂主雷损曾将自己的女儿雷纯许配给苏梦枕。三人结义,两派相争,正是距二人婚礼不足一月之时。苏梦枕虽与雷损大有一山不容二虎之势,却对雷纯倾心相爱。考虑到婚礼过后两派关系更加错综复杂,且朝廷及其他势力也在插手京城局势,最终决战迫在眉睫。大战一触即发,经过一系列明争暗斗,在双方机关算尽喋血相争之后,苏梦枕终于棋高一着,在极其险恶的情况下以微弱优势胜出,却也因此旧病新伤其发,彻底挎掉了身体。雷损死前,求苏梦枕放过雷纯。苏梦枕毫不犹豫地选择答应。

 

此后,由于在“苦水铺”一战中曾受暗算,一条腿上沾染剧毒,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截除。自此苏梦枕长期卧病,楼中事务多交给二弟白愁飞处理。但白愁飞权欲过重,一心登天,很快借故迫走三弟王小石,并在楼中培植势力,企图独揽大权。苏梦枕从不怀疑兄弟,又爱才如命,对其不但不加阻拦,还多有扶持。白愁飞的势力膨胀到难以控制,便决定狙杀苏梦枕,弑兄篡位。苏梦枕伤病在身,又被白愁飞收买的亲信下毒,本来已决无生还可能,却早已未雨绸缪,预先安排好退路,金蝉脱壳,得以脱身。白愁飞占据风雨楼,却始终未有苏梦枕身死的消息。这时三弟王小石回到京城,渐渐洞悉真相,立志为大哥报仇。

 

风雨楼决战之夜,本要绝情断意铲除后患的白愁飞,却发现了远处六分半堂的人影。现任总堂主雷纯与大堂主狄飞惊,以及一座神秘的轿子不速而来。轿中人缓缓掀起帘幕,竟是苏梦枕!王小石喜极,兄弟二人再度联手,白愁飞众叛亲离,终于身死。

 

此时的苏梦枕,却忽然说了一句让全场震惊的话:“他死了,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而后他开始交代后事,将风雨楼全部势力尽归王小石继承,嘱咐他务必行事磊落伸张正义。王小石不解问为何,苏梦枕坦然道出实情:他脱身的暗道出口正是六分半堂,而救他的人正是对他爱恨交加的雷纯。雷纯为控制苏梦枕为自己所用,给他下了扰乱心智的毒,一旦雷纯开口唱歌,苏梦枕便再无半点自主。苏梦枕大仇已报,决不愿为人所制,做那祸国殃民的恶事,但求一死。雷纯闻言大惊,立刻开口唱歌企图控制其心,不料苏梦枕早已安排亲信,在他被控制前毫不犹豫地对他动手。“我活过,大多数人只是存在。”霎时,金刚杵砸下,他眼中的寒焰,也缓慢地,永远地,走向了熄灭……

 

柳随风:

   柳随风乃是《神州奇侠》中天下第一大帮“权力帮”的三大巨头之一,仅列帮主“君临天下”李沉舟和其妻赵师容之后,为“权力帮”的军师、智囊、总管、战将,乃当世不二的人中之杰。 

 

   柳随风好着青衣,倜傥风流,玉树临风,在任何危险的局势下都能似处子般纯净,微笑浮出。但他出手狠绝毒辣,若是仇敌则必被他赶尽杀绝斩草除根,若是有人背叛他也定然要对方受尽酷刑凌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因此柳随风这个名字响震江湖,闻者莫不色变心惊。 

 

   他尤擅组织谋划,不仅权力帮整治得井然有序上下齐心,更深谋远虑算无遗策。他指挥帮众佯围浣花剑派萧家,实则是要铲除前来友援的正派力量,暗杀狙击少林、武当等领袖门派的首脑要员,然后再势如破竹的攻陷萧家,夺取“天下英雄令”,以使“权力帮”号令天下,魔长道消,莫敢不从。他便有如一个渔者,层层设网、星罗交错、环环相套、错综复杂地把一系列计谋埋伏在江湖之中,只待他一手紧拢,则武林为之地覆天翻风云乱,天下英雄生死弄于股掌,从这里,柳随风之运筹帷幄的掌控力可见一斑。 

 

   但他的阴狠手腕,其实同他幼年时的凄惨遭遇是有莫大关系的。在十二岁之前,他一直被人称为“狗杂种”,终日食不果腹,忍饥挨冻,行乞求食,受尽世间白眼讥骂,更早体悟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是以当他学会绝世武功后,便展开疯狂的报复,把所有叫他“狗杂种”的人,不管有恩有怨全杀得一个不剩,以此同卑微的过去告别,跻身上流行列。可是在潜意识中,他在童年所遭受的迫害仍极大地影响着他的身心,他也只是把孤儿的身份、卑贱的往事、强烈的自卑埋藏在心底的最深处罢了。 

 

   尽管柳随风对敌人无所不用其极,但对帮众却赏罚分明,知人善用,下属莫不对他效命效死,言听计从,原文可鉴: 

 

   (一)莫艳霞看着柳五既没招呼就飘然而出的身影,眸子里发着亮,充满了钦佩、崇拜。 

 

   (二)司空血笑了,他的笑容又有了那种说不出的讥诮与自消:“我们是无可救药的人。所以我们选择了权力帮的支持。发动这次支持我们行动的人是柳五,所以他有难,我们宁为他死。” 

                                                 ——摘录自《神州奇侠》

正是因为柳随风具有这样的充满吸引的人格魅力,才使得在他生命危机的时刻,这些“邪魔歪道”的部属不但不保命图存,反倒为了他的逃生而自寻死路,拼命救护。虽从“正派人士”的眼光来看,柳五是实为残忍的:他不但将部下作为“棋子”,轻描淡写地牺牲这些“棋子”来挽取重大局面的胜利,也可眼看帮众舍生忘死地救助他避过追杀埋伏,而却不加回顾,只念逃遁。但其实他乃是以“权力帮”大局为重,从宏观着眼,忠心而守义,且不惜背负“心狠手辣”之名。这种人才,能忍人所不能,所以才会成人所不成! 

 

   但为爱,他宁愿选择沉舟——他可以为义替帮主李沉舟而死,毫不犹豫。实际上,他为的是心目中所深爱的“赵姐”赵师容能活得幸福!即使那牺牲,是他自己的生命,他亦在所不惜!在这样一个貌似冷酷自私的人物身上,却包含着最伟大的无私和奉献,这种“壮举”,敢不让人为之震慎沉思,拍案叫绝!! 

 

   谁让他是柳随风,谁让他叫柳随风呢!就像他的名字所暗指的一般,柳絮飘飘只能随风而逝,充满着无依与无终的悲情色彩,这也注定了他的死像沉没了泰坦尼克似的巨舟般让人惋惜悲叹,伤心落泪。 

 

   而最大的悲情和讽刺在于:柳随风的死竟是他所敬重的老大李沉舟一手造成的。原来李沉舟虽然君临天下,权倾武林,但也树大招风,为江湖各大派所要暗杀之的头号大敌,连年激战,“权力帮”人才凋零,李沉舟身边几无可用之兵,而强敌环侍,虎视眈眈,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于是他决定诈死相试,看帮中谁为叛徒、内奸、敌人,谁又会趁火打劫落井下石。 

 

   李沉舟成功了。他不仅验出了身旁隐忍埋藏多时的厉害卧底,也趁强敌攻打“权力帮”之际,设伏使计剿灭了武林中“慕容世家”、“墨家”、“唐门”的主力干将。但他同样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柳随风在不知就里中为护他的棺柩而奋不顾身,断臂折骨身受重伤,然后又为救赵师容而中毒惨殁。柳随风在生与死的考验中无愧忠义,舍身成仁,但这代价实在太过巨大了,失去了柳五的“权力帮”只怕已永远难复当年了!

李沉舟追悔莫及,只觉壮志悲歌,寂寞如雪,于是在柳随风弥留之际为了让他心安而去也为了自己良心上的笃实作了这样弥补的欺骗,原文: 

 

   “柳随风觉得下身已失去了感觉,他下半身像藏在云里,飘在云端,风和日丽,美丽的倩影……然后绿意一荡,好象水边的一株杨柳,拂醒了他…… 

   随来的是他腰际一阵刺痛,连胸腹间也麻木了,没有感觉了。 

   他觉得很悲哀,那儿时贫穷的梦魇又出来了。他想呼喊,想说话,可是发不出声音。 

   他的下腭已不能动了,很快的舌头也在涨大中,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只要这麻痹超过了额顶…… 

   他现在一定很难看了……他想,不自觉地又掉下泪来。那过去的种种奋战、恶斗,一幕 

一幕地,涌现在他眼前。 

 

   那玉琢一般的背影,永远高雅,他永攀不及,那犬吠声、孩童声、岸边的水柳……他一 

生都再也触不及了……他只听李沉舟道: 

   “五弟,赵姊爱的是你。” 

 

   柳随风一震:怎么?真的!又想:他怎么知道?自己什么都瞒不过他!他为什么要这样 

说?真的吗……他心头一阵喜、一阵惊,麻痹这时已到了脑部。 

 

   他一阵昏眩,又觉一阵无由的辛酸,觉得欢喜……赵师容这时霍然回身,柳五觉得可以 

接近她了,然而又看不清楚……他想说“我很欢喜”,可惜他已说不出话来了,一个字都说 

不出,却有一个淡如柳丝的笑容。 

 

   他死了。“ 

                                                  ——摘录自《神州奇侠》 

 

   柳随风因李沉舟的一个谎言而尽忠,也因为李沉舟的一句欺瞒而心满意足。他深爱着赵师容,但因为李沉舟是他的结义兄长而不能逾雷池半步,况且这份注定无结果的苦恋偏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于是柳五只有把它深深的埋藏在心底的最深最深最深处,用痛苦和悲戚来铸起一道又一道的心灵枷锁。他看似风流洒脱,其实生活得何等郁抑和沉重,简直沉累得让其无法透不过气来! 

 

   他是一个多情的“公子”,更是一个深情的“小厮”。他光大“权力帮”是为了赵姐,他辅佑李沉舟多半是为了赵师容,连他最后忘死相救的也是她。柳随风没奢望能拥有她以及她的爱,但他是渴望赵师容能明白:他对她的那种炽热而冰冻的情怀,至少,希冀在他死前她能够明白。李沉舟了解柳五的心愿,是以才点破揭穿,让柳五甘心撒手,能死在“赵姐”身边,他终究可以无怨无悔了! 

 

   “为情可弃剑”,为爱亦可沉舟。柳五真挚而深邃的情感可不正应了那首古诗吗,“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转自http://tieba.baidu.com/p/629876198]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