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

殊,引为「人死为鬼」之义。殊字本意为「杀死被朱笔点箓出来的罪犯」,后泛指为死。殊梦,即意味死亡之梦,亡魂之梦。

本文中的萧景琰全然已经面目全非,诚然地狱恶鬼。不仅不会像原来那样对待梅长苏,更是会毫不犹豫的处处牺牲他,完全不在乎他死活——他不在乎林殊,只是默认了这样一个假象,而所有人都被他骗过去了。甚至说,由于对于国家的执念已经完全代替了对于林殊、祁王等人的感情,所以他深深恨着祁王他们——因为庭生造反,大梁动荡以致灭国。

以及,纯刀子虐酥胸,所以不要跟我提什么不要虐过了,够了,苏兄好可怜,要糖。蠢作者不会停下插刀的手。不论会不会有支线、番外,都是刀子,BE,BE,纯BE!重说三,以上。

萧景琰死了。

萧景琰死了,又活了。

萧景琰死了,活了,然后又死了。

萧景琰死在御座上,空荡荡的大殿里跪满了人,他们都是要他死的人,领头的就是萧庭生——他原本最信任的人,转手就把自己托付给他的宗室血脉卖出去换得侵略者一个空头承诺的人。

“——我,一日不死,你们就永远只能跪在我的脚下。就算萧氏无人,你也永远不会是梁帝,萧梁不承认你!”他高居王座,看着萧庭生,沉静的下了定论。

萧景琰的嘴角眼角耳孔鼻子里不断涌出鲜血,眼前渐渐模糊,可他依旧挺直脊梁,正襟危坐,缓慢而威严的说出最后的诅咒:“我也祝你们,高官厚禄,时时刻刻承受君主的猜疑,提心吊胆,至死不得解脱。”

这是他身为帝王,能为大梁保留的最后尊严。

他死的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国家,自己为之付出了一切,亲情、爱情、手足之情,甚至是灵魂的国家就这样毁在了萧庭生这个祁王之子的手中,这个他最寄予厚望最深信不疑的人手里。

可是他太累了。他永远是最后的、缄默的碑。永远不言不语的去做他觉得他该做而别人因为种种理由不去做的事。从为了祁王赤焰顶撞梁帝,到最后独自一人守候孤独。所有人都有理由放弃,除了他。

“对不起,我有穆王府……”

“对不起,我是禁军首领……”

“对不起,我身在宫中,须避锋芒……”

“对不起,我不能让你坏了计划……”

“对不起,我为你好……”

“对不起……”

他还能说什么呢?人之不如意十之八九,他只不过比别人更加不如意了一二。至少他一生中有过一次自己决定的胜利——他确实成功的洗雪了赤焰冤案。人生在世,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无奈。只是无奈,而已。

能怪谁呢?这是最好的办法,这是为了大局,这是一生的愿望,这是最后的请求,这是皆大欢喜,这是,为他好。

所以他不恨、不怨、不言、不语、不哭、不笑、不生、不死……在龙椅上端坐成了一段槁木。

他终于在沉默中无坚不摧,把自己守候成了一座丰碑。

可是他好累啊……他已经忘记了很多事,忘记了很多人。只有一个字越发的深刻在心上,骨髓中,灵魂里:忍。

赤焰蒙冤,忍;

祁王惨亡,忍;

降爵流放,忍;

嘲讽白眼,忍;

咒骂处罚,忍;

挑剔打压,忍;

刀风剑雨,忍;

伤重濒死,忍;

欺瞒哄骗,忍;

指责嘲笑,忍;

辜负抛弃,忍;

孤寂恸绝,忍;

内忧外患,忍;

背叛谋杀,忍……

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忍不得的呢?没有了,没有什么是他忍不得的了。

来世愿为空心竹,无心,无伤。

这样想着,他又一次睁开眼。

评论(2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