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番外 衔尾蛇

萧景琰死了,死在自己面前。

梅长苏从没想过,也从不敢想的情况终于出现了。

梅长苏没有和蔺晨一起游玩,也没有回江左盟。

他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小山包里将萧景琰的骨灰埋进了一个狭小的土包里。然后在土包周围围出一个院子,住了下来,结庐而居。

日子就这样平淡的过,直到有一天浓雾包围了整座山。

梅长苏焦急的出门,他要去看景琰还在不在。即使人都知道,坟,是不会动的。

然后他步履匆匆的来到了另一座草庐前。

这不是他居住的山,他知道。但他奇迹般的平静了下来,在心底莫名的呼唤下,他推开了门。

院子里有一个白发人背对他站在一个土包旁边。

那个土包像极了自己的景琰的土包,但他知道,那不是。

然后他看见那个人慢慢转身,又是一个梅长苏。

真是件令人惊讶的事,他想,却一点也不惊讶。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个白发梅长苏。

他慢慢走近梅长苏,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云端,飘渺又优美,有一种仙人御风的极致飘逸。梅长苏没见过仙人,但他觉得书里的仙人应当就是这样的吧。

梅长苏感觉到他的手很凉,不是冰凉,是玉石一样的凉。这只微微发凉的手现在就搭在自己的颈子上,只要一使力,他就会折断颈骨。

可是梅长苏没有动,没有恐惧,没有悲伤,没有遗憾,他有的只有一片深潭一样平静无波的心绪。

然后,白发梅长苏温文浅笑着靠近梅长苏的耳朵,声音恍如情人低低的絮语,缠绵又芬芳:“既然留不住景琰,你还活着有什么用呢?”

“咔”的一声轻响,他拧断了梅长苏的脖子,好像只是折下一支开的最艳丽的梅花,施施然拎着梅长苏的尸首向着屋后走去。

像丢弃一束枯萎的鲜花一样,毫不留情的将梅长苏的尸骨扔进了一个早就挖好的大坑里,然后坑周围的土蠕动着,很快就自动堆城了一个坟包。

在屋后的空地上,密密麻麻分布着许多这样的土包,还有很多的大坑在等待着埋葬下一个梅长苏。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个。”白发梅长苏自言自语,“才一千多个,而已。我已经超脱了,我会找到方法的,萧景琰和梅长苏怎么会不能在一起呢?”

他转身,去找下一个梅长苏的世界。

………………………………………………………………………………………………………………………………………………………

嗯,这是个黑暗童话,也是背景补完。

对,白发梅长苏就是那个无形的波动,他在超脱了之后想尽办法试图让梅长苏和萧景琰HE,但是就像衔尾蛇一样,他实际上只是无限循环他们的悲剧。也就是琰琰问“为什么不去找梅长苏”的时候沉默的原因。因为他的最终目的是萧景琰活着,然后才是HE。可是因为法则的原因,一旦更改了赤焰案,世界就直接崩溃了,也就不存在萧景琰活着这个前提。所以赤焰案必须存在。其次,萧景琰的人生已经固定,不让世界升级,他就到死都不会有机会和梅长苏HE。第三,就是这里的萧景琰被拿走健康的原因。一则,需要和法则等价交换;二则,白发梅长苏意图让梅长苏更改推上皇位的人选;三则,萧景琰的意志太强,身体柔弱可以让系统在必要的时候强制性的控制他的行动,防止他自我毁灭。

但是,为什么萧景琰还是死了呢?因为他发现了,所以他一心求死。他不能忍受自己再一次成为一个棋子。所以他精心策划了自己的死亡,宁死,他也不愿意再一次让别人替自己决定人生。

所以这就是一个绝望的人在不断重复自己的绝望的故事。

我觉得可能会有人想寄刀片,但是抱歉,蠢作者并不收这个,谢谢。

评论(2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