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 三

这样念叨着,萧景琰在满室混乱中慢慢飘了出去。

完蛋了,这是萧景琰站在外面的第一反应,因为他居然,不怕阳光。

好麻烦啊,萧景琰坐在大殿屋顶的最高处远远望着太阳,啧啧感叹,真像个烧饼,可惜他不会饿了,所以一点也不想尝尝太阳的味道。

他抬起一只手挡在眼睛上,然后又马上放下了。因为他已经是个透明的魂了,挡不住眼睛,或者说,他根本不需要眼睛也可以把这个世界看的清清楚楚。

即使直视太阳也完全感觉不到刺眼,果然已经死透了。萧景琰撇撇嘴,飘飘忽忽的荡下来,就像一件谁也看不见的素纱褝衣。也没有触觉,萧景琰低头看着自己半透明的脚,摸摸下巴,兴致勃勃的总结。皇宫的九五至尊召集大批太医御医的行为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好兴致。

“究竟是怎么回事?!”身穿龙袍的皇帝表情愤怒而恐惧。

呵,恐惧死亡吗?萧景琰就站在人群身后看着他的眼睛冷笑,人啊,愚蠢而短视,自私又凉薄。明明是自己怕死,偏要扯什么亲情,真是难看。

地下跪着着的医学大家们抖抖索索,仿佛化身成了磕头虫:“臣等无能,陛下息怒,陛下息怒。”

这时候不掉书袋了?啧!就烦你们这些一天到晚在我面前掉书袋,显示自己博学的家伙了。萧景琰恶劣的幸灾乐祸,一点没有所谓明君的胸襟。

都已经不是皇帝了,我为什么还要为了不相干的人委屈自己?又不是我的大梁,萧景琰这样想,也这样做了。

然后他无视哭的一双眼睛肿成了烂桃子的静嫔,转身就飘出了皇宫。

静嫔生下的小皇子不到三天就断了气,太医也查不出身体有任何问题,只是睡死了一样,然后心脏缺损一样呼吸急促,接着,就慢慢虚弱下去,然后,就没了。

静嫔哭成了个泪人儿,但这并没有任何用处,除了哭泣,她束手无策。她只能日夜伴在这个小小的,软软的孩子身边,看着他痛苦的喘息,微弱的挣扎,鼻子上冒出粘腻的汗珠,然后一点点呼吸平缓,一点点的声息渐弱,最后身体变得冰凉。

她终于放声嚎啕,她自负学究天人,医术精湛,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十月怀胎掉下来的亲骨肉死在眼前!

这个可怜的孩子连一个正式的称谓都没有,就一个狭小薄棺抬出去埋了。若不是宸妃进言,这个孩子连棺材都没有,静嫔心上血留成河,却什么都不能说、不能做。

这就是规矩,没序齿,就没名字。孤魂野鬼,不得享祭。

静嫔一下子就失去了灵魂,整日里烧香拜佛,抄佛经,捡佛豆。除了上门谢了一次宸妃,再也不出门交际,连宸妃处都不再主动去拜访。

萧景琰呢?他现在的状态很奇特,嗯,至少他觉得很奇特。

“没用的,这不是我的大梁,我的大梁已经没有了,我知道的。”

“……”

“所以?你要如何?”

“……”
“萧景琰必须存在是吗?”
“……”
“那梅长苏呢?”

“……”

“不限手段?你会帮我?只要建立地府转轮?为什么?”

他现在在一片混沌之中,和一个宏大无形的存在对话,即使只有一阵阵波动,他也能知晓那个存在的意思:

首先,赤焰案必须有,梅长苏必须现世参与翻案。这是这个衍生世界的大主线,在世界进化完成之前不能改,其他随意。

其次,他需要教出修仙修真各个种类分支的修者,建立一个完整的仙侠神佛修真制度,至少地府要补完。

第三,有麻烦可以找一个叫系统的神使帮忙,作为交换,他需要付出健康作为系统留存的代价。他不会死,但时时都处于濒死状态——系统会一直保证他有一口气在,以此来保证他能完成任务。

最后,任务完成以后,他想死就去死,想投胎就投胎,想飞升就飞升,只要不毁灭世界,一切随他意。

萧景琰细细思考了一下,觉得似乎是个很有难度很有意思的事情,于是他——拒绝了。

“太麻烦了。”他抱怨,“你为什么不去问问梅长苏?”

然而他只得到了一阵沉默作为回答。然后被硬塞了些什么东西,踹了出去。

好烦啊,萧景琰在羊水里翻了个身,这样想,又要出生吗?不如直接用脐带勒死自己如何?

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