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 四

等他醒过来,他已经是个被人抱在手里逗弄的红包套一样打扮的胖娃娃了。

所以,有谁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萧景琰久违的懵了。

好像有过什么人,很多次让我有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虽然他很久以前有过很多次这样的体验,但他已经记不清了。

这是……身为一个人的感觉?这让他很新鲜,他一边极力扮演着一个稚子,一边慢慢摸索着自己的处境。

不将自己的生命交托于他人之手,这是一个帝王的基础素质,也是他浸在灵魂深处的本能。

这个不到必要时刻就一定把自己牢牢看在视线以内的就是静嫔,她身上依旧是素色的宫装,却浸透了香火气息,头上只有几只檀木簪子,鬓边却隐隐有着银丝参杂。

静嫔自从失去了上一个孩子,整个人就越发的笃信神佛。弄的整个芷罗宫都是香烟之气,人也更加淡然出尘。好不容易盼来的这个孩子,太医却诊断出心脉闭塞心肌缺损的病——这个孩子不会活过二十五岁,除非奇迹发生。

可是,如果有奇迹,为什么她的长子无故失去?

天道不公,可她无力改变。她只能尽她所能,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这个孩子,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更好一点……

每到萧景琰睡去,静嫔就会默默地在佛堂抄经焚香到夜半,只求神佛有灵,可以让她的孩子陪她久一点,久一点……

整个皇宫都知道,静嫔娘娘的儿子是个不肯开口的,都已经周岁了却未曾开过一次口,即使是陛下也没办法让他开了尊口。太医诊断嗓子没问题,脑子也没问题,那就只能是先天的问题了。

故而陛下也是十分不喜这个不算上他的嫡亲兄长就是七皇子的孩子。就连名字也是祁王殿下看在宸妃和静嫔交好且静嫔也算出身林氏的分上帮忙取的,叫萧景琰。

人都说这个萧景琰怕是那前头的鬼婴投胎回来了,要不怎么一双眼珠子幽暗无光,盯着人的时候就像蛇一样阴森,看得人寒气森森,毛骨悚然。一点也不像个普通孩子。还不爱说话,性子阴郁,长大了一定是个恶人之类云云。

一向性子恬淡,温和不争,不理世事的静嫔却是像极了暴怒的母狮子,风风火火向梁帝狠狠告了这些蔑视皇家血脉,私下辱骂皇子以至于小七不愿开口说话,将自己隔离于人世之外的刁奴的状,随后在梁帝的默许下打杀了一大批人,才遏制住了这种流言,让所有人对这位静嫔娘娘刮目相看。

静嫔事后抱着萧景琰小声抽泣:“景琰,景琰,只有你不行。怎么算计我都可以忍,只有你不行!”

萧景琰无奈,真是的,太脆弱了啊。不知道是在感叹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拒绝,还是感叹别的什么。

然后他试着发声:“囊!”

让静嫔一时间惊喜的眼泪忘了抹:“景琰?景琰你说话了?!”

好吧,至少声音还是可以正常发出来的,萧景琰这样安慰自己,咬字什么的可以慢慢练。

“郎!”

“是娘。”

“瓤!”

“跟我念,呢一昂娘。”

“梁!”

……

芷罗宫外的纷纷扰扰暂时还与这对母子无关,可是这样的平静又会有多久呢?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