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番外 林朝英篇

她叫林朝英。

她是一只鬼,或者说,连鬼都不算。

她是一只不完整的鬼婴,她是晋阳公主还没出生就随她一起死去的次女。

好吧,也有可能原来是次子来的。可是谁叫她化为女身了呢?

那天,晋阳公主在梁帝面前自刭而亡,鲜血流了一地。

就好像这个高贵的帝女把所有和眼前无情的帝王身体里流的一样的液体都泼洒在了玉阶上。

她还只是一团没成型的血肉,连意识都是模糊的一团,但她不想死。

她挣扎着,呐喊着,怨恨,愤怒,悲伤。

说笑的,一个刚刚三个月的肉团子怎么会有这么丰富的感情呢?

她只是觉得冷,透入灵魂的冷。然后就是黑,空寂的黑暗。然后她就突然有了一个,一个雾气一样的“身体”。

她没有眼睛,但她可以感觉到温暖。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这叫温暖。但她不由自主的去靠近这个散发着,散发着……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好吧,就是她试图靠近,然后被谁捧在了手里。

真安心,很安全。她觉得。然后“睡去”。

鬼是不会睡觉的?

谁说的,打死他。

鬼当然是会睡觉的,鬼不仅会睡觉,还会肚子饿。

是的,她会肚子饿。

然后她就饿醒了。她在那双玉石一样的手里慢慢拱了拱,然后就感觉到有什么和她一样没有形体的香甜,嗯,这个词是爹亲后来教给她的,烟云围绕着她,等到她慢慢把这些雾气吸进自己团子一样的“身体”里,她就感到了“饱”。

于是她小小的打了个饱嗝儿,“嗝儿”。

这就是她的第一声了。

不是“啊”“唔”,也不是“爹”“娘”,而是“嗝儿”。

吃饱了的她的“身体”凝实了一些,终于不再像是一张大饼松松垮垮的摊在他手上了。爹亲后来说。

晋阳公主一直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爹亲也不打算告诉她。

毕竟杀掉了自己还没出世的遗腹子对于一个丧夫失子的女子来说太残酷了。

于是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晋阳公主的一丝执念,只有他和她自己知道,不是。

因为她对于生的执念,晋阳公主没办法入轮回。但她以为是自己思念亲子所致,所以爹亲以执念的名义取出她的时候,晋阳公主很难过——她感觉到了轮回的呼唤,她得走了。

如果不是她或者爹亲自己说出来,直到爹亲死去也许她都不会暴露。

可是爹亲说了,“朝英,那个人,”他指着那个梅长苏,告诉她,“是你的哥哥,亲哥哥。”

他看起来很期待她和梅长苏,不,林殊的兄妹情深,所以她走到梅长苏面前,跪下,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哥哥。”

后来,后来,爹亲死了。

死了,就是没有了。

没有轮回,没有下一次见面,就这样。

爹亲要她留住梅长苏,大梁需要梅长苏。

所以她成为了昆仑的新主人。

她一向很听话,这次也一样,听话。

她很累了,要睡了,

嘘——

不要吵,她听到爹亲的声音了……

……………………………………………………………………………………………………………………………………………...........

蠢作者已经有了三个琰琰的不同死法,有一个已经排除。剩下两个,不知道怎么选。嗯,一个是琰琰死在当场,血花四溅,尸骨无存;一个是琰琰一年后死,当然还是尸骨无存,酥胸想尽办法没救下来。你们说要哪个更好?蠢作者有点方。感觉要写成琰琰的花式死法了……

评论(1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