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番外 南柯子篇

他是个道士。

他和他的师兄弟、师父都是道士。

作为一个道士,最重要的不是有本事,而是嘴紧。

嘴不紧,就会死的早。

该说的时候说,不要多说,不能错说,才能活得好,活得久。

所以师父说,他是天生的道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该说就老实闭嘴。

但他还是死了。死的很早。

那天是个春天里的好日子,清明刚过,师父突然来信要他回去,说是有事。

前一天刚刚下过雨,刚刚做完一场法事的他赶着回去,就冒着雨抄小路上山。

他真后悔,真的,做人果然是取巧不得的。

他死了,叫人打昏了吊死在羊肠小道边。

动手的是二师兄,挑拨二师兄动手的,是大师兄,他行三。

到死也不知道为什么,真冤。他想。

他拉着舌头跟着他们走回,不是,是飘回山上。

道士,住的肯定是道观,大一点的,叫某某宫——其实还是道观。

他不敢进大殿,看着两人相继进了大殿,徘徊了好一会儿。

然后没一会儿,老道士,就是他那个不着调的师父,就躺在了大殿里冰冷的地板上,鲜血在青石的地板上开出了红艳艳的花。

太红太红了,红的刺得他眼眶发痒,然后什么也没能流出来。

对了,他已经死了,怎么没看见老道士呢?

难道他去山下寻自己了?                             

老道那么懒,说不得是他先走一步,投胎去了。

没见着也好,省得又要当他的面哭一回,送他走了。

老道士要是知道了,定然会骂他,“小兔崽子,作死流什么马尿,人死灯灭,你操心个鬼!十八年后,老道我又是一条好汉!”

堂上的三清塑像冷漠的看着,看着眼前上演杀师弑父,无动于衷,没有任何表示。

他已经是个游魂,哪里有什么法子呢?

眼看他流干鲜血,眼看他沉尸枯井,眼看他化为白骨。

泥胎木塑,他笑。

然后这两个披着人皮的翻遍了整个道观也没找到老道士说过的秘籍。

难得竟然将整个道观都拆了一遍,他笑,根本就没有秘籍,净瞎猜。

老道士其实也只会开头,中间和结尾他自个儿也想呢!

老道士是逃难来的,他的门派叫仇家给灭了,只他这个外门弟子抱着掌门临死托给他的的嫡孙子逃出来了。

那个小子就是他。

一出生就伤了心脉,一辈子习不得武。

他是个废人。

习不了武,报不了仇,只能整天弄些小把戏,骗骗人,挣点小钱给老道士买烧刀子喝,等他没了再替他送个终。

可惜,没机会了。

他撇嘴,看着两兄弟把所有犄角旮旯都细细敲打一遍,然后一无所获,最后互相猜疑,反目成仇,各自下山。

没意思,怎么没打起来,打死了才好,才干净。

他在那口井周围飘来飘去,把自己这次下山的趣闻翻来覆去的讲了好几百回,然后终于等到了第一个上山的人——昆仑府的府主。

那时候他还不是府主,他什么都没说,把他和老道士一起葬在了他们生前偷偷喝酒的老树下就走了。

然后他就一路跟着,跟到了那时候还叫靖王府的昆仑府。

府主一脚跨进了门,回身问他,“一起喝一杯么?”

那眼睛真亮,于是他说,“要烧刀子。”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