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 六

直到林殊可以歪歪扭扭的走上一小段路的时候,萧景琰还是个需要人抱在腋下才能勉强站稳的孩子。即使是林殊天生比普通孩子天资更好也掩盖不了萧景琰过于虚弱的体质。

他太弱了,弱的比小他两岁的林殊身量更娇小,胎毛也是极为稀疏,唇瓣和指甲常年呈现出一种病态的青紫,稍稍见风就会患上风寒,咳嗽不止,未及吃饭便要开始吃药。

吃的少不说,还经常拒绝喝奶,动不动就一身大汗,小小跌一跤就会骨折,体力消耗极快,呼吸急促,还在严重时咳过血。

又有过好几次假死,整个太医院都叫上了才勉强把人从鬼门关拖回来。

惊得太皇太后也对这个多灾多难的孩子怜惜了几分。时常叫静嫔带上他来和晋阳家的林殊亲近。

也许是梅长苏的影响,林殊对于这个经常咳嗽,身体娇小的小哥哥很有好感,总是主动的凑上来。

可惜,萧景琰和林殊大约天生犯冲,每次林殊的热情好意,到最后都会让萧景琰大病一场,甚至有一次,萧景琰直接把血咳在了他的身上。

那之后,静嫔就再也不愿意让林殊和萧景琰单独呆在一起。她知道不是林殊的错,可是长子的莫名早夭让她心有余悸,景琰是她的命,她不能任由景琰这样消耗心血。

林殊很沮丧,他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母亲总是不许自己上蹿下跳。

所有人都觉得萧景琰很喜欢林殊,因为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自己生病都是因为林殊。

系统把这个消息传达给萧景琰的时候他笑笑,只是单纯的怕麻烦,懒得开口而已。

两个小人儿逐渐长大,萧景琰也出落得越发不像个男孩子,沉静淡然,或者换一个词,一片死寂。二人形影不离,一动一静,号称金陵双璧。

萧景琰身体不好,天生心肺不全,喝药同喝水一般频繁,时常因为喝的太多,产生了抗性而不得不换新方子以便药性发挥。太医说要静心休养,习不得武,故而树人院的课他只学文志,不习武功。

多出来的时间他通通用来细细品读各个渠道得到的各色古籍孤本,尤爱志怪之类,每每入迷便半步不愿踏出房门。梁帝也因此对这个不善言辞,沉默寡言的儿子感官好了不少。

好在林殊总是会想尽办法粘着萧景琰,拖他出门晒太阳,逛街,才好险没让萧景琰静静在屋子看书看到发霉。

萧景琰的身体被拿走了健康,所以注定多灾多病,即使是洪荒位面的造化青莲级别的天材地宝也不一定有用。

所以他也就懒得去费那份心思,反正他也没打算最后还用这个身体。

系统为他挑选了《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作为基础功法。据说是因为静嫔怀胎的时候身体底子太差,当初又为了防止他在静嫔肚子里自尽,故而系统直接接管了他的身体直到他满月。

他意识昏沉,但自身的悒郁还是影响到了身体的发育,所以系统直接将他的先天之气封进了下丹田里,而不是让他自主吸收。

由于先天心脏缺损,他的身体很虚,经脉比一般人更加纤细脆弱,骨骼肌肉也更无力。故此若要习武,必须先打开闭塞的心脉,拓宽经脉,温养骨骼肌肉,才能再谈修道之事。

再加上他常年泡在药罐子里,药毒入髓,须得洗去药毒,便需以木属性修起。这部功法原本就是木属性的修仙功法前篇,出自大理不老长春谷,乃是一卷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神书”,号称修者可以长生不老,修到深处温养己身也反哺外界。

配合萧景琰在那一堆书里翻翻找找可以找到的武功招式,战力也就差不多了。

系统表明它也不想将萧景琰引到武修道路上去,萧景琰毕竟是要将这个世界提升为中级甚至高级位面的人选,主要还是修行自然大道为好。

等他的身体可以适应仙灵之气就开始悟道修真,越早越好,越快越好。

这个世界会自动演化出妖精鬼怪,却不会有真正的神佛,毕竟神佛这种不是上古大能,没有跟脚或者功德气运并千万年苦修必无可能登上的天地业位可不是只靠人之香火意念就会突现合适的人选的。

助天地完善这些业位,或者说,封神,这就是他将来要努力的方向了。若以人间百官来说,他现在就是占着奉常的位子,操着御史大夫的心,干着丞相的活,却是舍人的命。

萧景琰是无所谓的,修武也好,修仙也行,修就修吧,反正不管怎么修,他永远是个病秧子,一辈子好不了。

于是在林殊不知道的情况下,萧景琰把自己修成了世上第一个陆地神仙。每每趁着闲暇偷偷教导着山精鬼怪,将它们收入紫府灵台带回靖王府,很快靖王府就一个活人都没有了。又在名山大川以各色名目立下山门,开宗立派,称宗作祖或是制造远古仙人遗迹,吸引气运强盛之辈踏入仙途。

可惜萧景琰根本没机会为了自己的成就兴高采烈,在系统的压榨下,他不仅要习武识文,还要学习诸子百家各色杂学以及各式修行入道所需的知识法门,一个时辰恨不得掰成十二个时辰后再掰成十二个时辰才好。

每天还要应付林殊的骚扰,时不时要顶着可以晒晕他这副病体的太阳在金陵城里陪他走的腰酸背疼,体力耗尽。

就算修为再高,他的身体也是个病重濒死的身体,这是等价交换,什么修为都不能改变。脆弱和强韧这对矛盾在他身上对立又统一,互相交织,至死方休。所以他大约只是从一个濒死的皇子,变成了一个修为高深,道貌岸然的濒死皇子。

萧景琰在心里假笑了一下,所以才觉得好麻烦啊。

萧景琰觉得自己一定是个意志顽强的人,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修饰词,那就是意志犹如万里长城的人。他想着,一边向着眼前举着一个竹雕笔筒,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林殊露出一个文雅的笑。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