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 七

没多久,林殊被黎崇收为了弟子。

然后萧景琰主动请求拜师,被黎崇拒绝了。

林殊向他道歉,又说了一堆安抚的话,大意就是黎老只是觉得我还是个未雕琢的璞玉而你已经是拂去尘埃的明珠之类云云。

所以自成体系,阅遍群书是我的错喽?萧景琰好笑的想,林殊,你果然永远都是对的啊。

萧景琰默默看着帅府大张旗鼓的庆祝,在心里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永远只有皇家,比皇族更高贵的,要么不冒头,要么已经死了。他冷漠的对系统说。

他回去之后就接到了他的好父皇送来安抚他的赏赐。

真讽刺,难道那个一直全力引诱萧景琰去自取其辱的小黄门不是你的人吗,父皇?

萧景琰莫名的想要喝酒,然后他就去喝酒了。

这一夜,林殊和萧景琰一个被人众星捧月的祝贺着,一个孤孤单单和月亮对影成三人,却喝着一样的酒,同出一窖的照殿红。

原本按照剧情,萧景琰应该是前往东海的使者。可惜,萧景琰看了看自己明面上羸弱苍白,走上一条街不到就气喘吁吁,呕血不止的破烂身体,觉得誉王提议的什么出使简直扯淡。

外人看来,他的病随着身体的发育逐渐严重,已经发展到随时随地都会咯血呕血,哪天看不到他吐血,才是不正常了。每天都会骨折,即使是睡着了轻轻翻身,也会不小心压断自己的臂骨。

——不会死,会痛。痛不欲生。

好疼啊,萧景琰在林殊上门探望的时候面色平淡的说,真的,好疼啊。

这种如影随形,绵密入骨的疼让人根本提不起活下去的勇气啊。这句话他没有告诉林殊。

梁帝给这个多灾多难,重疾在身的皇子封号靖,希望他身体好起来,有机会立下靖边之功。

——虽然所有人都觉得这种事下辈子也没希望,只能说这是梁帝的自我安慰。

为了救命,萧选给他种了七曲虫蛊。这种蛊会在他的心脏上织成密密的网,就像一个支架支撑他的心脏跳动又像是系统说的心脏搭桥。

可惜从此以后他就必须靠着萧选的解药度日了。萧景琰默默补完萧选没说的内容,一旦不能按时服用解药,就会经脉纠结,万虫钻心,蛊虫会毫不犹豫的吃空他的心脏,到时候他就必死无疑。

可是谁让他原本就活不过活不过二十五岁呢,天生的牺牲品。

萧景琰想着那个系统要他彻底认清这个世上只有它可以绝对信任的测试,那个系统幻化出来表示要带自己去修仙,脱胎换骨,永享长生的仙长是如何被冠以江湖骗子之名赶出宫门又被擒住百般刑讯的。

他忍不住冷笑起来,自己不能长生,就不允许任何人长生吗?真是专制又自私。

他真的相信了么?怎么可能?!只有萧景琰不会背叛萧景琰,这是他永远不会变更的坚持,从萧庭生背叛他的时候开始。

列战英等人还是到了他的身边。可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据说最为忠心的侍从。

是的,他不喜欢。

这个早就发觉了梅长苏是林殊,却自作主张瞒下来的“自己”最亲近的人。

他不喜欢欺骗。

他可以忍受背叛、算计、谋杀,但不能忍受欺骗。只有他从不心疑的人才能欺骗他。敌人只能叫算计,叫阴谋。这就是亲疏之别。

于是,列战英就被调到外院去了。

林殊和萧景琰道别,然后走了。

回来的就不会再是这个林殊了,麝姬在东瀛做的真不错,他想,然后漫不经心的将手头东瀛异动的情报送到了萧选手里,他需要一个正式的借口去接手那片领土。

然后他去看了自己在游历中得到的来自一位半僧道的馈赠:一只谛听。他现在还是毛茸茸的,小奶狗一样。

萧选知道它,他看着它的时候眼睛都红了。

——论起来他萧选是真龙天子,为何无有龙子来投?

萧景琰站在他身边,心里嘲讽,地府的东西怎么能接近真命天子呢?

一个七曲虫蛊就让萧选对自己放心了,真是太简单太划算了。萧景琰觉得自己这次一定会鸿运高照,顺顺利利完成所有计划。

萧景琰在梁帝的授意下迅速建立起了暗通黑白两道的势力,隐元会。名字是系统选的,他说这个看起来更加不明觉厉。

萧景琰不在意,哪怕就叫大梁办事处他也无所谓。

他的大梁已经没了,他对于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任何期待,他只想赶紧做完该做的,然后陪着他的大梁永远的长眠。

只有在梦里,他才有一星半点的机会回到那个空荡荡的,阴暗的大殿,那是只属于他的大梁,他的居所。

萧景琰无疑是个理想中的完美下属:他不贪污,不腐败,不贪权,不要钱,听话,聪慧,一心一意办事,不多嘴,不质疑,不结党,不惹事,几乎就是无欲无求。除了一身病痛折磨的他几度自刭未遂以外,一切都让梁文帝满意非常。

评论(1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