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 八

梅岭大火,烧死了林殊,唤醒了梅长苏。

梅长苏很惊慌。

他自醒来就很惊慌。

自从融合记忆的他醒来就很惊慌。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得到记忆的原因,萧景琰居然成为了一个比火寒毒在身的梅长苏更加消瘦苍白,更加病骨支离的人。

二十五岁,这是阴阳的界限,是生离与死别的分界,是上天开的最残忍的玩笑,是他最难以接受的残酷代价。

他回来一次,没能改变任何事,独独失去了景琰。

蔺晨很讶异,这个人自从醒过来就默默地看镜子,不言不语。双眼放空,周身环绕着浓烈的悲哀与绝望。

“……该如何去掩饰一个错误?”梅长苏喃喃自问,然后没等蔺晨说话就自己回答,“用另一个更大的错误去掩盖它。”

“什么?”蔺晨觉得这个人脑子有病,恐怕是老头子没控制好碎骨力度,打傻了。

梅长苏没有说话,他闭了闭眼睛。

这次必须加快速度,必须,要在景琰二十五岁前回金陵,不能让景琰死!他这样定下了目标。

萧景琰看着昏睡的祁王和祁王妃,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一会儿,失望的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孺慕之情翻涌上来。

“送走吧。”他平淡的吩咐了一声,抱着谛听施施然走远。

他走到了前堂,堂前设一小桌,上面供奉着香烛祭品,以及静嫔的灵位、命牌。

萧景琰捻起一撮香,凑近了烛火。为她上了一柱香。香燃起的红色小点在一片明明暗暗中十分抢眼,一缕青烟缭绕在萧景琰眼前的灵位上。

“对不起,我只能给你一个最美好的梦境。来世,不要再遇到我这种人了。”

那毒叫如梦令,如梦似幻,阎王诏令,让人在美满的梦境中睡去不醒。

世界是公平的,有人活就要有人死,祁王活着,就要有人死,所以静嫔死了。她平静的接受了萧景琰递给她的毒,微笑着嘱咐他好好照顾自己。然后在一个宁静的夜晚去了。

静嫔死在祁王下狱后梁帝赐酒前,她自从萧景琰搬出宫就已经病的神志不清了——长子的身死带走了她的灵魂,绝望放弃之后意外到来的次子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如今次子长大成人,她也可以彻底放心了。从萧景琰这里得知了林燮的结局之后,她就像一株失去了土壤的花,迅速的枯萎憔悴,失眠多梦失忆,意识模糊的时候她拽着每一个靠近的人询问“梅大哥”的去向。等到清醒她又时常整夜整夜的把自己锁在佛堂不出现,是故赤焰案后一直不见她宫人也不觉有异。直到宸妃投缳还不见其人却是很奇怪了。

梁帝命人去佛堂宣她,宫人回报,佛堂的门被反锁。等到喊来侍卫,强行撞开了门才发现静嫔已经死去多时了。

梁帝很震怒,静嫔无声无息叫人毒死在宫里,下一个会不会是他?他很畏惧,人一旦情感极端就会有很愚蠢的行为——他宣召靖王入宫,要他去暗查夏江。

除了悬镜司还有谁能做到无声无息毒死一个宫嫔呢?

他绝对想不到,萧景琰怎么会杀死自己的母亲呢?

他要是想得到,就一定不会这么信任萧景琰。

可是他想不到。

所以注定他得不到答案。

没几天,祁王等人就被日夜兼程送到了琅琊阁,换了一只白玉观音,收进了静嫔灵位前的一只金丝楠木盒子里。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