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番外 除夕篇

过年了,新年快乐,以及,撒糖,嗯不收快递。拜拜~

“噼里啪啦——”爆竹声声辞旧岁,千门万户换桃符。

又是一个除夕,萧景琰站在廊下,默默无言。他的身体状况,怕是只能在院子里的方寸之地走走了。忙忙碌碌,进进出出的人,都织成了萧景琰的孤寂。他无悲无喜,漠然的神色显得越发的隔绝于世,仿佛下一刻就要羽化登仙,飞升离去。

梅长苏一进门就心里一紧,“景琰!”

“怎么?”萧景琰眨了一下眼睛,又从天上回到了人间,“饿了么?他们在做饺子,还没好。”

梅长苏提了提手中的纸包,笑得满足:“红豆糕,我记得你最爱吃甜口了……”

“我……”萧景琰原本想说“我早就吃不出滋味了,这东西于我和浆糊又有何异”,但看着梅长苏温柔的神情,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转而上前伸手结过纸包,道:“现在不喜欢甜的了。”

转身就进去了。等到内室,两人对坐,萧景琰把红豆糕放在桌上,好一会儿没有动作。过了一会儿,梅长苏忍不住,伸手默默拆开纸包,然后看向萧景琰。

萧景琰不动,只拿眼觑了他一眼。

“尝尝罢,我跑了三条街呢!”梅长苏难得表现出属于林殊的一面,他催促着。萧景琰却置之不理,只是看着红豆糕的热气渐渐散失,直到所有的雾气都不再蒸腾,才伸手捻起一块要递进口中,却在半途因指掌无力滑落在了桌上。

这啪的一声响,不仅敲在了桌子上,也敲在了梅长苏心上。

他猛地捉住了萧景琰顿在空中的手,冷冰冰,没有一丝人气的手。

这就是萧景琰的现状,一点点,失去作为一个人的意识。

五感六觉,七情六欲,全都会慢慢失去,直到什么都没有。

——活死人。

梅长苏不傻,萧景琰之前之所以要等到暖热的雾气完全散去才去拿红豆糕,不是他喜欢吃凉的,而是只要有雾他就根本看不见桌上的东西——他眼前只有一片白色。

两个人执手相看了好一会儿,萧景琰也没有抽手,反而反手握住了梅长苏的手,两人的手十指交缠着,默默无言。

“很好。”萧景琰突然直视梅长苏的双瞳说。

梅长苏倒是愣住了:“什么?”

“糕,很好。”萧景琰现在的神情像极了飞流,“一切都很好,都很好。”

梅长苏笑了笑,觉得空气里满满都是梅花甜蜜的芬芳,让他整个人都浸在了蜜罐子里,心里再也不见半点之前屡屡为萧景琰拒绝在心门之外的酸涩。

——他满足了,只要景琰还在就满足了。

“梅花开了,暗香浮动,我们去看看吧?”梅长苏环着萧景琰纤细的不像个男子的腰肢扶着萧景琰慢慢起身,不顾萧景琰的细微挣扎抱怨,将他带到庭中,“今年的草木生的格外的好,便当是陪我去看看吧。”

梅长苏伸手折下一支带着丹色花朵的梅枝,递给萧景琰:“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的确开的极好。”萧景琰只是靠近了嗅了嗅,道。

“你也很好。”他沉默一会儿,忽又道。

梅长苏刚要说些什么,里面蔺晨叫他们去吃饺子。他便住了口,又搂着腰挽着手扶着萧景琰进去了。

——这次萧景琰连微弱的挣扎都没有了。

萧景琰不知道自己还有多久,但他知道自己天命将近。如此,他也不想再花费心力在和梅长苏别苗头上了,随他去吧。

吃一般的饺子是要蘸着酱料的,但吉婶儿的饺子极为鲜美,完全散发出了食物最自然的滋味,反而几乎没人沾酱料——除了萧景琰。

梅长苏的心慢慢滑进谷底,视觉、嗅觉、味觉,其他的他暂时还不知道,但是他不敢报以任何乐观的想法。没时间了,怎么办?怎么办!

“好吃吗?虾仁儿馅儿最鲜了,少沾些酱。”梅长苏轻描淡写提醒萧景琰。

“……无碍,我口味重一些。”萧景琰回答,说话间又是一个蛋黄鲜肉的饺子下了肚。

他看看一直盯着自己盘子看的梅长苏,笑着夹了一个给他,道:“只能一个,再多蔺少阁主要骂我了。”

“……好,谢谢景琰了。”梅长苏从萧景琰筷子上叼走了饺子,一口吞了,辣的他的眼泪在眼眶里摇摇欲坠,整个世界都模糊而扭曲。然后喂了萧景琰一个自己盘子里的,没蘸酱,萧景琰瞪他一眼,然后嚼了嚼,咽下了。然后萧景琰又把粘的满是鲜红的辣酱的饺子报复似的塞进了梅长苏嘴里,让他险些跳起来。

他们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互相喂着,丝毫没发觉整个大厅的人都在看着他们。

蔺晨看着这两人,又看看恨不得坐的与他相隔天涯海角的飞流,忽然觉得眼睛好疼。

评论(1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