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 十七

“……”萧景琰忽而站住了脚,言豫津没注意,一头撞在了他背上,连连后退了三大步才止住去势。萧景琰倒是纹丝不动,好像栽在了地里。

“七绝?”

“到了。”随着这两个字出口,四周猛然亮起来,檀香饮也不再有光晕环绕。

言豫津闻言仔细观察了四周:他们所在是一处狭长突出,形似牛舌的悬崖。崖下是无尽深渊,黑黝黝的一片,不见半丝光亮,也看不见景致,连缭绕在半山腰的烟云都看不见了……言豫津骤然抬头,却发现天上的红云夕阳皆不见踪影,只有一片昏暗的灰色翻腾搅动。

言豫津似是什么都不知道,好奇道:“诶?七绝,你不是说苏兄就在这里吗?现在上来了,苏兄人呢?”

“喏。”萧景琰看着言豫津破绽百出的演技,暗叹一声,什么都不说,只抬抬下巴向他示意。

“哪儿啊?不会还要下去找吧?”言豫津手搭凉棚望向前方,还是什么都没看到。

“脚下。”萧景琰一手掐着手指,一手晃晃檀香饮道。

“啊?”言豫津趴下来仔细看,终于在崖下约三丈处看见了双手揪住一颗根系深植于岩壁内的藤蔓,身体紧紧贴在岩壁上的林殊,或者说是长着林殊的脸却不自知的梅长苏,“苏苏苏苏,苏兄?”

“……豫津。”梅长苏依稀听见有人唤他,抬头一看,整个人都愣了。好半晌才干涩的回答。

“这这这,七绝,这可怎么办?”言豫津呼噜一下站起来,看向萧景琰道。

“想知道?”萧景琰说完也不看言豫津,径自转头直视前方,跨出了悬崖。他踩在空无一物的虚空之中,长发直直垂坠下来,然后随风飘扬,发带上的银铃发出“叮铃铃”的声响,清脆悦耳。衣袖衣摆并宫灯下的流苏都在摇摇摆摆,时时与长发挨挨擦擦。

“诶你!”言豫津吓得一惊,连忙伸手去拉,却与衣角擦手而过。他使力过猛,险些站不稳,等他前后摇晃站稳了,然后一抬头——嗯,冯虚御风,御龙而游四海。看起来好好玩的样子啊……然后他对着梅长苏说了一句“苏兄拜托了”也没等梅长苏回答就也一步跨出去,结果……

“啊——”

——傻豫津,萧景琰他坑你的。

不一会儿,言豫津就化为了一团光球被萧景琰手中的檀香饮吸入其中。萧景琰羽毛似的一步步飘落在梅长苏身侧,贴近他的耳廓,吐出一团温热的气息:“那,苏先生你,是自己下去,还是我动手?”

梅长苏没想到他的景琰怎么会有这么不要面皮的行为,脸色青了又白:“多谢,不必,在下自己来!”言罢就直接松了手,随后也享受了宫灯次元空间一游的待遇。

大地在梅长苏的那团光球消失后就震怒了——断崖在短短一息间彻底崩裂溃散,化为乌有,而后凝成一只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的巨兽,它声若洪钟:“修者,你不该插手。放下那两个凡人,我可以饶你一命。”

“嗤——”萧景琰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手掌一翻,六方宫灯檀香饮就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柄泛着白光的长剑。若梅长苏还醒着,他一定会认出来,这就是初见那晚萧景琰取出却没用到的的清寂剑。倏忽间萧景琰已经一剑刺向了此妖的眉心。

这梦貘一滚,避了开去。萧景琰神色不变,反手向下一划,砍掉了他的右前爪。这大妖嘶吼了一声,伤口却不见有血。萧景琰眉头一紧,一个铁板桥避过了大妖的“猛虎下山”,顺手借着这妖的飞扑之势在它肚子上来了个开膛破肚,转身在虚空一踏便直扑此妖,趁其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挺剑直刺,穿过百会刺进灵台,顺便借由长剑震碎了他的魂魄。然后这梦貘落地就化成了一团彩色无形的胶状物。萧景琰收起清寂,走到它旁边,取出一只流光溢彩的紫色玉盒子,将它放入盒中,用符咒封印起来。

萧景琰将昆仑紫瑶玉盒收入袖中,甩袖把一团光球扔进混沌之中。之后就化为一阵清风,离开了梅长苏的识海。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