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 十八

“啊——”言豫津猛地掀起被子窜起来,米饭的香气萦绕在鼻端,门外隐约有人声传来。

直到半柱香后,言豫津才从呆滞中回神,他抓着被子转头四顾,发现自己还在苏宅的房间里。他抬起双手仔细看,又用双手来回检查自己的脸和身体。顿了一下,冲到镜子前看着镜中模糊的自己的影像,惊疑不已:“诶?回,回来了?”

“不然呢?”萧景琰已经整理好了衣冠,推着轮椅等在门口了。梅长苏的位子上已经没了人影,显然,他就在门外与人交谈。

萧景琰只说梅长苏撞上了梦中杀人的妖兽叫他日后小心,半路上的赤焰战场半个字都未提。言豫津也不多嘴,只是沉默了许多。问他也只说是被萧景琰坑的跳崖,吓到了,须得缓缓。小小的吃了两三口,萧景琰便要告辞,言豫津站起来送他回去。路上他们谈了几句。

“所以苏兄只要跳下去就会醒?”言豫津踩在石板上的脚步缓慢而迟疑,就像他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父亲他们。

“不是。”萧景琰在碌碌的轮子滚动声中闭着眼靠在椅背上道。

“不是?”言豫津的步伐顿了一下,然后又迈开。

萧景琰无所谓道:“唔嗯,必须是死在梅长苏的梦里才会醒。”

“死,死在梦里?”

“嗯。”

“那苏兄这究竟是?”

“魇妖,困人于梦境幻阵,待人沉溺于其中,大喜大悲,魂魄不稳,再伺机吞噬人的精气神。”

“可是……”

“生门就在崖下。”

“哦。”言豫津抚着下巴点头,然后猛地回神,一下子转头却好像拧到了筋,不由得“嘶——”的捂住了脖颈,眉头打结的问萧景琰,“不对啊,不是说要死?”

萧景琰正巧抬头望他,看到他转头的动作似乎听到了咔的声音,眨眨眼为他可怜的颈骨默哀了一下,道:“对啊,我在,所以我会构建通道把你们送出来。我不在,你们就要正面打败甚至杀死魇妖,否则,就等着做盘中餐吧。”

“等等!你在,为什么要死啊?直接送出来不就得了?”言豫津恍然大悟,连连点头,然后又想到了一个不对的地方,瞬间醍醐灌顶:差点又被忽悠过去了!

“‘死的’比‘活的’更好收纳,不会乱动。”萧景琰含了几枚玉浆丸,含糊道。

言豫津:“……”说白了还是懒。

“那苏兄为何比我早醒?”

“只问梅长苏?”

“七绝你神通广大,有什么稀奇,就是苏兄身体虚弱,我才……”

“身体和意志是两回事。早醒晚醒在于意志强弱,入了幻阵终究还是有损伤的。意志强,恢复快;意志弱,还要我说?”

“哦。”也是,苏兄好歹也是个上过战场的。

“我睡了多久?”

“晚饭还没好,你说多久?真弱。”

言豫津:“……”你强你有理,我弱我背锅。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