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 二十

当晚,言侯府邸。

萧景琰并梅长苏言豫津皆坐在梅长苏的屋里,等待着下一波杀招的到来。

夜已深了,窗外静悄悄的。过了很长时间,一直不见动静。言豫津连打了几个呵欠,忽然,听到窗外好像牛一样喘粗气的声音,房子不停的摇晃,好像要被推倒的样子。言豫津打了一半的呵欠被噎了回去。

萧景琰道:“与其等待被压死在屋子里,不如出去看看。”

于是猛地打开门,三人都冲到院子里。

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推拍墙壁。这个身影和屋檐差不了多少高度,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形,两只眼睛像两个成人的拳头大小的石头,闪烁着幽绿的色泽,看起来极像两簇鬼火。这个恶鬼没穿衣服,只在腰间围着一圈树叶,手上持着一把大砍刀,再无他物。

梅长苏与言豫津二人正自愣神,那鬼已经推倒了房屋,发现无人,转头看到了三人。那鬼嚎叫一声,舞刀如风,向梅长苏猛地砍来。萧景琰轮椅一转,人就已经挡在了梅长苏面前,从袖中抽出清寂剑,架住了大刀,发出锵然之声。

“退!”

言豫津连忙扯着梅长苏连连后退,站定在院墙边。

“七绝小心啊!”

言豫津看着萧景琰独自缠斗鬼怪,焦急叫道。

萧景琰不良于行,独对力能开碑裂石的大鬼渐渐吃力,手头一麻,清寂便脱手而出,锵的一声落在梅长苏脚边。那大鬼大刀眼看就要落到萧景琰头上,萧景琰却动也不动一下,直愣愣的盯着那双绿油油的眼睛。

梅长苏一时着急,拿起清寂就冲上去。那鬼动作一顿,转头看向直冲自己的梅长苏,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把梅长苏吞的只剩一双脚在外面踢动。

言豫津还没跑到近处,就见萧景琰上前,伸手,轻轻一推,梅长苏就囫囵个儿进了鬼肚子。而那鬼此时却没了动静,大小也不知何时变得同真人一般大小,面上是狰狞可怖的鬼面。

言豫津敲了敲,声音像敲在木头上一样咚咚咚的。言豫津嘀咕了一句“原来是个木头人”就转头要向梅长苏说话。然而他这时候想起,梅长苏刚刚被木偶吃掉……

“啊啊啊啊!七绝你把苏兄推进恶鬼肚子里了!”言豫津大叫出声,引得守在院外护卫的甄黎二人破门而入:“什么!宗主!?”

萧景琰:“……”耳朵,好痛。

“……豫津,我在这里。我没事,不必担心。”梅长苏从门外进来,手里还提着清寂剑。让甄黎二人把到了嘴边的咒骂又咽了回去。梅长苏也郁闷,当时他看着萧景琰遇险,一时热血上头,就捡起剑冲了过去,连自己身上的毒患都不记得了。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冲到萧景琰身边,就眼前一黑,然后被推了一下,就站在了侯府附近的大街上。等他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就听到言豫津的大吼,赶紧进门澄清。

“苏苏苏苏,苏兄?!你真的是苏兄?不是妖怪变的吧?”言豫津摸着下巴,一脸严肃的说。

梅长苏:“……”言豫津你真的是言侯的亲儿子吗?

萧景琰:“……”冤家总是路窄,本性非常难移啊!

“不是,苏兄你别这么看我。我这是被骗多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知道吧?”言豫津看着梅长苏都是一副看傻子的表情,忍不住辩解。

梅长苏、萧景琰:“……”什么叫花·式·卖·蠢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