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 二十一

有惊无险,梅长苏度过此劫。只是不知何故,那个落魄道士人间蒸发,丁点儿痕迹都查不出,让梅长苏暗自心惊。

一日前,金陵城,庆国公外室居所,碧梧苑

“侯爷,兰儿不过一介风尘女子,不值得侯爷这样兴师动众。兰儿走了,还请侯爷自己保重……”庆国公看着手里的信,气势汹汹的回府大闹。这一闹,把整个庆国府闹成了金陵城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丢尽了脸面。

没几日,庆国公迷上了一个风尘女子,甚至不惜和庆国公夫人闹翻,在族中大闹一场。强硬的接了这个女子入府,甚至有言要将她扶正的消息让梅长苏皱起了眉,他不知为何总是觉得这件事有问题,思索是不是要坦白身份和景琰联手。

这个小妾在庆国公意图将她纳入府中时没了踪影,半月后才重现人间,还是秦般若把人送回去的。之后庆国公就经常针对户部尚书,详查却是这个闺名兰娘的女子曾经落入楼之敬手中,不知怎的逃了出来,还躲过了搜查,找上了红袖招。这件事让梅长苏警惕不已——太巧了!楼之敬刚要捉庆国公的把柄,庆国公就迷上了这么一个女子,偏偏还独身一人出去,刚好落到了楼之敬手里……

另外,吏部尚书被杀死在书房,其子何文新,文远伯之子邱泽并刑部尚书齐敏先后在家中书房莫名蒸发,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一切的一切让梅长苏很不安,他觉得有一张大网隐隐朝着金陵笼罩而来。

梁帝闻讯龙颜大怒,命萧景琰三月之内必须拿出暗害朝廷大员凶手,否则,他这个亲王就不要做了。

梅长苏觉得不能再等景琰自己发现他的身份问题了,于是他请言侯递上帖子,邀请萧景琰过府做客,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萧景琰应邀而来,推着轮椅的是一位豆蔻少女,娇俏活泼,一壁推着他,一壁不停说金陵城中的趣闻。少女穿着品红色对襟女衫并杂裾垂髾裙,梳着垂云分髾髻,簪了一小撮堆纱的迎春花。活泼又俏皮。

萧景琰膝上横着一个长条匣子,不知是什么。他们进到屋门口,里面梅长苏祁王一众人已然列座。

萧景琰和少女说:“素秋,行了,你先回去吧,你哥哥秋凉他们还等着给你接风洗尘。今日言侯恐怕会要留宴,我明日自会回去。”

“哦”少女兴致立刻低落下来,道了一礼,“婢子告退。”

萧景琰道:“嗯。”便自己进去了。

“景琰。”和萧景琰对视了许久后,还是祁王先说话了。

“你不该回来的。”萧景琰抿着唇,抚着木匣道,“至少现在不该回来。小殊也是。”

“什么意思?”祁王皱眉,梅长苏一愣。

萧景琰笑得像以前一样腼腆清浅,可梅长苏竟然在他身上看出了谋士苏哲的影子,“这次的案子你们都知道了吧?”

梅长苏沉默着,言侯插口道:“不错。”

萧景琰笑道:“你觉得这是几桩案子?”

“三桩。”言豫津插话。

萧景琰将膝上的匣子打开,低头整理其中物件儿,一壁道:“哪三件案子?”

言豫津不假思索道:“自是何家一案,两个失踪各一案。”

萧景琰又笑了:“还有其他可能性吗?”

言豫津一伸舌头:“杀人案和失踪案两桩?要不就是四桩?”

萧景琰点头:“也许。”

言豫津不服:“也许?那你觉得呢?”

萧景琰道:“也许,是一件。”

“一件?”连梅长苏都有些讶异,然后他又道,“你是指有人在挑拨利用誉王他们对你动手?”

萧景琰把匣子放在面前的案上:“不是誉王,他们是要让皇帝对我动手。”

“什么意思?”

“查出来了,皇帝忌惮于我,死期将近;查不出来,玩忽职守,罪该万死。”

言豫津道:“怎么会……”

言侯等人都默然无语。

梅长苏皱眉:“你知道是谁?”

萧景琰轻啜茶水:“不知道。”

梅长苏道:“那你怎么?”

萧景琰捧着茶杯道:“直觉。”

说完他放下茶杯,敲敲匣子:“不说扫兴的东西了,我带了些东西给你们。现在先别看,一会儿我再说给你们的都是些什么。”萧景琰把匣子推到一边,“先说说你们你们这些年的经历吧。”

萧景琰只是坐在一边静静的听梅长苏和祁王说,时不时点头微笑,始终不发一言。

梅长苏说完最后一句,看向萧景琰清润的眸子:“景琰,你既然说这桩案子有问题,那我就不能放你一个人。”

萧景琰摇头:“不行,吏部刑部,两大高官接连出事,正是你们的大好时机。你不要卷进来,这件事我自有主张。况且你们的身份不适宜直接出面,你身体又不好。”

萧景琰见梅长苏脸色不好,又道:“如果实在吃力,我会求助。一次性把所有底牌拿出来,敌暗我明,很容易全军覆没。”

梅长苏还要开口,却被祁王止住,他严肃道:“那景琰你一定要小心。你放心,我们会做好外援。”

萧景琰点头,笑道:“我会的。”

梅长苏他们这几年的经历一直讲到了天色暗下来,等他们谈完,已近酉时。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