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殊梦 二十四

萧景琰在从齐府回府路上十分苦恼:这何敬中的魂根本找不到,何文新、邱泽、齐敏则是尚未身死,命星未陨却叫人使用邪术掩盖了痕迹,下落不明。他早就看过案卷,这邱泽的失踪半点线索都没有,齐敏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跑来跑去,不过是得到了一些琐碎且没有多大价值的东西。例如邱泽的过敏体质和齐敏那一大墙的各色琴谱。

齐敏也是奇怪,明明不擅弹琴,却偏爱收藏……不对!

他在齐敏家中并未看见琴桌。难道齐敏的凤凰游从来不用吗?可是他家中明明就有专门弹凤凰游的琴师。还是说,连琴桌都送人了?

有疑问就问,萧景琰又掉头回了文远伯府。

萧景琰一进门就道:“可否请邱老大人将凤凰游请出一观?”

文远伯一愣:“难道、难道?”

萧景琰道:“孤也不清楚,只是直觉罢了。”

文远伯立即带着萧景琰去他的书房密室,取出物件。

同时,金陵城外某个荒村废屋。

一个蓝衣人正在一张榻前,榻上睡得就是邱泽。邱泽似是睡死过去,对于榻前的人无知无觉,阳光照的蓝衣人手中的小刀寒光一闪。

萧景琰看着手里的凤凰游,很普通的一架师旷式琴,并没有什么暗语机关。他仔仔细细前后翻转,敲敲打打都没有什么发现。他又问:“嗯,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吗?”

文远伯道:“还有一个琴桌和一个装琴的匣子。”

萧景琰点点头,放下琴:“嗯,都拿给我带回去吧。”

随后告辞离去。

晚上,萧景琰没有进入昆仑府界,反而待在了现世的昆仑府中。他白天跑了很久,很累,带回了凤凰游琴这一含有秘密的证物,又搬回了齐敏所有的琴谱,一直看到三更,还是毫无收获才睡下了。

明天去找梅长苏看看,反正他不是聪明的很?临睡前,萧景琰满不在乎的想。

次日,梅长苏第一次迎来了萧景琰的主动拜访。

萧景琰带了一大箱物件儿,慢慢饮茶,等着梅长苏给他答案。

梅长苏细细翻找,最终在凤凰游的琴穗里找出七颗珠子,其他并无发现。

梅长苏把珠子递给萧景琰,道:“只有这个,可是这珠子上的花纹又是什么?”

萧景琰放下茶杯,迎着光缓缓转动珠子,看了一会儿,道:“不知道。”

梅长苏着急了:“景琰,你,要不装病脱身吧。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萧景琰看着他,笑了:“不必,不会有事的。”

梅长苏咬咬牙,道:“不是我杞人忧天,江湖上已经有了对你的绝杀令!”

萧景琰猛地抬头:“什么?!”

他细细沉吟,几盏茶后方道:“小殊,别说我病了,就是我要死了,也必须查完案子他才会让我死。”

无力感遍布梅长苏的全身,他现在无时无刻不感到时间紧迫。他有无数计划,千般智谋,独独需要时间,独独现在没有时间。

萧景琰说完便把珠子原样装回了琴穗里,然后告辞离开。

萧景琰一路上心里发冷:这个所谓的绝杀令,他一点消息没得到!看来九秋里面的那个人已经忍不住了。算了,一条烂命而已。萧选现在还不会让他死,而他的计划已经开始三年多了……

晚上,萧景琰依旧住在昆仑府看着七枚珠子,他把花纹细细记下,又把穗子结回宫灯头。然后把凤凰游放在一边,开始翻齐敏的琴谱。正在这时,烛火剧烈摇动,一道黑色人影破窗而入直扑萧景琰。

“噗嗤——”寒光一闪,糊窗的纸上就溅上了鲜血。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