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胭脂雪

食用须知

1、霹雳漠御梗

2、BE

3、逻辑死

4、一切为了虐

正文:

 

 

梅长苏正在喝茶。

他从大渝战场上下来的时候已经陷入假死,蔺晨都差点把他直接埋了。还是听说了自家臭小子卖假药的老阁主刚好赶上,把他又给刨了出来。

作为一个死了两次的人,梅长苏已经彻底看开了。所以他在面对死讯已经送走的消息并没有十分着急。

好吧,其实是作为一个三步一喘五步一咳的真病弱,得到了恢复武功的机会当然是走过路过不容错过。至于为什么不告诉景琰,嗯,成功率不到半成的事情还是先瞒下吧,等他好了再回去让景琰惊喜一次。

漫长的治疗过程持续了一年,期间太子登基,整编新军,赐名长林等等事件他都有关注。后来江左盟因为失去了他陷入了江湖势力的围攻。没完成的治疗只能在江左盟继续,速度也放慢了。这次的对手不比以前,甚至让他感觉到了久违的无力和难缠——就像曾经的滑族。他一边要注意自己的状况,一边要费心见招拆招,根本没精力再去关注萧景琰。反正有蒙大哥他们在,不会有事的。景琰身处大内,戒备森严,不会有事的……于是他忽略了心中的不安。

直到今天。

梅长苏在喝茶。面前放着一个盒子,乌木的,没有花纹和装饰。里面有一只手,骨肉停匀,白皙修长,指节分明,上好的良玉雕成一般,光滑细腻,没有一点杂色,迎着光还能看出有一点微微的透明。

很熟悉的一只手。这只手曾经无数次抚过他的肩,握过他的手,为他倒过茶,甚至,为他下海摸过珍珠。

景,琰。

景琰,景琰。

景琰景琰景琰景琰景琰景琰景琰景琰……

梅长苏在喝茶,他的一杯茶,从早上一直喝到了华灯初上,还是满的。

这个盒子送来的时候,他以为会是暗藏机关,然后请来了蔺晨,结果蔺晨拿走不到一息又还了回来。

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只手,一个地址。但梅长苏知道,这是给他的。他们要除掉他。

可他不能不去,不敢不去,不愿意不去。

蔺晨他们坚决反对,甚至说出了金陵并没有动作,是他认错了这样的话。

他怎么会认错呢?化成灰都不敢认错啊。他欠了景琰那么多承诺,他怎么敢忘记景琰的样貌?可他无比希望是自己认错了,让景琰怎么罚他都好。

梅长苏在喝茶,被蔺晨联合所有人困在江左盟的梅长苏只能喝茶。他要等,等蔺晨带来确实是自己认错了的消息。

一阵风声。蔺晨回来了。

“长苏。”

梅长苏抬头,等待命运的宣判。

“……”蔺晨不敢看他。

瓷杯落地,发出清脆声响。

梅长苏的心也发出悲鸣:景琰景琰景琰景琰景琰景琰景琰景琰——

他要去,哪怕再见一面,哪怕搭上性命。

断魂崖,好名字。

景琰,你要等我,一定要等我,你等我啊!

梅长苏不说话,直直看着蔺晨。

蔺晨也不说话,默默出去了。

时隔一年多,梅长苏又一次换上了短褐。他整装完毕,踱到门外,门外甄平牵着马,黎刚、飞流、蔺晨、吉婶儿、晏大夫、老阁主……所有人都看着他。

“我走了,怎么做你们已经知道了吧?”

“……宗主!”黎刚开口,眼中含泪。

“嗯。”梅长苏看着他,笑了,“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明白什么叫视死如归。抱歉。”

说完,梅长苏一抱拳,翻身上马。

“宗主!”

梅长苏没回头,只是摆摆手,就一夹马腹,一抽马鞭,飞奔而去。

景琰,你等我,等我!

一路畅通无阻,直到无名峰下。突起的绊马索让梅长苏从马上滚落,只听一声“杀!”,无数小喽啰冲杀而出,挡住前路,阻住了梅长苏上山的路。梅长苏抽出长剑,战场杀敌之技一对人海战术。

剑光流转间,首级纷飞,喷出的竟是惨绿的毒血。梅长苏视而不见,径直向上杀去。攻势一波方休,一波又起,仿佛汹涌波涛,层层叠叠,无休无止。

梅长苏身上已经受了七八刀,鲜血淋漓滴落,他却不管不顾,绝不停步,仿佛感觉不到痛楚。

刚刚解决了火寒毒却又中了这不知名的毒,真是麻烦,景琰知道了会难过的吧,那么倔的一个人。梅长苏感受着体力的迅速流失,心中苦涩。

我不能放弃,景琰,景琰!

斜劈,

“那太子与誉王,先生想选谁?”

“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横斩,

“先生在想事情的时候也喜欢搓着什么东西吗?”

侧截,

“母妃,我想小殊了。”

斜撩,

“我总觉得先生很像我的一个故人。”

“如果他能和先生你见面,你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

上挑,

“景琰,别怕。”

直钩,

“别碰!”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的东西,他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

斜刺,

“萧景琰!你有情有义,可你为什么就是没脑子?!”

“来日我到了地下,林殊问我问什么不救他的副将,我难道要告诉他不值得吗?”

回穿,

“什么?苏先生被悬镜司的人抓走了?!”

横抹,

“梅长苏就是林殊!”

下扫,

“所有人都知道,只有我不知道。”

“我应该猜出来的!”

下点,

“你来,我有点东西要给你看。”

上崩,

“不说点什么吗?”

“这是你欠我的。”

回挂,

“不行,你的身体根本坚持不住!”

“好。只要你的大夫说你好了,我就让你去。”

上云,

“我会回来的。”

“我等你。”

梅长苏一路向上,一路拼杀,凶戾勇武比之当年还是林殊时在战场上更甚。

断魂崖上,冷风扬起一阵阵沙尘。

萧景琰被缚在架子上,断腕已经不再流血,袖子却已经被鲜血浸透,板结成块。另一只手无力的耷拉下来,显然是腕骨已经被折断。失血过多让他眼前模糊不清,脸上脖子上到处都是伤痕,就像狰狞的蜈蚣趴在玉白透明的皮肤上。头半垂着,眼睑也合在一起,只有胸前微不可查的起伏表明他还有气。

当初答应的共担盛世言犹在耳,他却要让小殊失望了。

小殊,小殊,小殊,不要来,不要,求你……

“景琰!”梅长苏匆匆赶到萧景琰面前。

“别过来,有毒!”萧景琰气息微弱的低喊,但身具武功的梅长苏怎么会听不见。可他没有听,踏前一步就被挡住。

“久闻江左盟宗主天纵之才,若是能相助在下,一统江湖指日可待。”

“让开!”梅长苏抬起手中的剑,直指拦路之人。

“梅宗主何必着急,先谈清楚了,省的一会儿麻烦。”来人横剑于萧景琰颈间,笑道。

“你想要我?”梅长苏微微低头,打斗中散落的长发遮住了表情。

“梅宗主想要什么?”来人依旧笑得得意。

“我要萧景琰,”眨眼间梅长苏已经斩去了他的脑袋,“和你死。”

一挥剑,一转身,萧景琰就无力的倒在他背上。梅长苏抽下绳子,把萧景琰牢牢绑在自己身上。

梅长苏也不看迅速聚拢而来的敌人,半侧脑袋对萧景琰道:“景琰,我这次是真的好了。我们回家吧。”

正在这时,外围传来喊杀声和打斗声。江左盟的人来围剿这些杀手了。

萧景琰撑起眼皮露出一丝缝隙,看着梅长苏的颈侧,低哑的嗓音似有若无:“你不该来,可我还是想要你来,我想你了,小殊。”

“嗯,我回来了,景琰。”

“小殊你骗了我好多次,每次答应我的事都做不到,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一点了。”

“嗯,以后不敢了,景琰。”

“还总是叫我水牛,真过分。”

“嗯,不会再欺负你了,景琰。”

“有时候真想一颗榛子酥吃死你算了。”

“嗯,以后不会惹你生气了,景琰。”

萧景琰不停的说,梅长苏不停的应。围上来的敌人都不是梅长苏的一合之敌,梅长苏迅速的和外面的江左盟属下汇合,口唇却流出了血——他中毒了。

萧景琰口中忽地涌出大量鲜血,就像一条猩红温热的溪流,带走了萧景琰身上的温度。七窍也血流不止。

“小殊,下雨了。母妃没给我带衣服出来,我好冷,你冷吗?”

“我已经变回小火人了,抱紧我就好啦,景琰。”

“以前,不管是林殊还是梅长苏总是不停的说,我只要听着就好。今天我说了这么多,感觉一点也不好,还是你来说吧,和以前一样。你说,我听。”

“好,我说。”梅长苏唇边滑过染红的泪珠,好像在泣血。

“景琰你从小就是个闷罐子,从来不爱说话,每次都要我把你逗恼了才肯多说两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穿的一身大红,小脸秀丽清隽,一双眼睛又大又水灵,我还以为是个女娃娃。开口就是小姐姐,你当时就恼了,硬是跟我赌气,整整两个时辰没理我。”梅长苏背着萧景琰,目不斜视的走过向他行礼的下属,走过满地的尸体,走过无名峰的小树林,他的马正在林子里吃草。

萧景琰闭着眼,趴在梅长苏的背上,双臂垂在梅长苏的胸前,没有回答。

“……然后你又背锅了,真是个呆子。他那是诈你的,你就信了,什么都告诉他,结果过被罚抄《礼记》一百遍,还是我模仿你的笔迹帮你抄了五十遍才过关……”梅长苏的声音哽咽着,可是他没有停,他不能停。

他给萧景琰的承诺实现的太少太少,萧景琰最后的请求,他怎么能再失约?

他说过,要和萧景琰一起闯荡江湖,还说过,要陪他一起游遍天下,还说过一定会好好的回来,结果他让萧景琰赔上了一颗心和一条命。

梅长苏一直讲一直讲,一直讲到口干舌燥,喉咙嘶哑,眼前发黑,失去意识。

然后他又睁开了眼睛。

没有萧景琰,也不会再有萧景琰。

君问归期未有期。

-END-

 

评论(2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