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恨相逢

食用须知

1、BE

2、景琰没上线

3、剑雪无名口白出没

4、逻辑死

5、OOC属于我

梅长苏死了。

萧景琰登基了。

萧庭生反了。

萧景琰死了。

梅长苏醒了。

林殊死了。

江左盟宗主梅长苏,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翻天覆地,改天换地之能,唯独输给天命两次。

一次,家破人亡。

一次,生无可恋。

“叫你离开朝堂,逍遥江湖之间你肯不肯?”

“求之不得。”

“那你为何还在?”

“因为你还在。”

“当真要赶我走?你知道你这样做让我很难过吗?”

“知道。”

“那你知道你这样做你比我更难过吗?”

“……知道。”

梅长苏像过去的每一天,捧着一盏茶坐在廊下,一遍遍回忆萧景琰和自己的最后一面。

一遍一遍。

没有眼泪,没有声嘶力竭,没有绝望哀嚎,没有痛不欲生。

然而就是这样平静的梅长苏,安静温和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梅长苏让所有人都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森寒,明明柔和的好像三月春风,却让人感受到了无尽的恶意。

梅长苏再也不会留手,不在乎自己的行动是否会伤害到无辜之人,不会为被波及的人难过。他只是一心一意的发展江左盟,保护自己放在心上的人,不再看牺牲,不再为牺牲者悲伤。他不要再失去,即使他失去的已经让他无力承受。

景琰。如果这就是,你的愿望,那么,我成全。

天边流云卷舒聚散,廊下清风习习,院中的树叶在风中发出细细的簌簌声。

真悠闲啊。

梅长苏感叹。

自从他听到了景琰的死讯之后,飞流就再也不愿意近他的身了。

果然,只有飞流看明白了。

如果说原来的梅长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阴诡之人,那现在的梅长苏连人都不算啦。

萧庭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了梅长苏。

他突然明白了萧景琰所说的报复究竟是什么。

“你是乱臣,我是贼子,我们,都是世所难容的,错误。咳咳,我不恨你,我也没资格报复你,有资格报复你的人在你杀死我的一刻就开始了他的报复。”

他拱手:“苏先生,久未蒙面,别来无恙。”

梅长苏不说话也不动,静静看的捧着茶杯,看着天边的云卷云舒。

萧庭生也不动,时间好像凝滞在了这一刻,气氛一时间沉滞凝重。

天黑了,梅长苏惊醒一样眨了一下眼睛,缓缓抿了一口早已凉透的茶,那浓重的苦涩从舌尖一直浸透心底。他头一次知道,原来武夷茶也可以这么难以下咽。

“陛下说笑了,在下姓梅,不认识什么苏先生。陛下想是认错人了。”

梅长苏摇摇晃晃站起来,想要转身进去,却因为坐久了腿麻而滑了一跤。

他趴在地上,一抬头就看见了萧景琰接到自己死讯时送来江左盟的那颗珍珠,忽然大笑,笑着笑着就哭了。

他紧握拳头,狠狠地砸向地面,一下一下砸出了血也不停。

就在萧庭生想要叫人帮忙的时候,他又忽而止住了哭声。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擦着眼睛道:“人老了,脑子不太好,总是忘记自己在做什么,又把茶水洒了一脸,让陛下见笑了。陛下没事就回去吧。在下也没多久好活了,不会给陛下添麻烦的。”

萧庭生看着梅长苏先前稳稳放回了茶托,盛着满满一杯茶的杯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是敬重先生的,他反了,杀了自己的养父,不代表他想要这么做。可他没得选,他怕死,他在掖幽庭呆了那么久,只学会了一件事:只是想要活下去,做什么都没错。

为了活下去,他老老实实扮演着萧景琰心中祁王之子落难的样子;为了活下去,他小心翼翼掩饰自己心中的黑暗与戾气;为了活下去,他不知疲倦的吸收苏先生交给他的一切知识;为了活下去,他亲手杀掉了养父。

他很难过,难过的都要死了。但事到临头,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冷静的下了手——他要活下去,为了活下去,他可以不择手段。

他知道苏先生不要他了,他很难过,难过的窒息。可他不后悔,他不想死,所以他只允许自己掌握自己的生命。

第二天萧庭生就走了。

梅长苏没反应,一如往常的处理完江左盟事务就坐到廊下,晒太阳,看流云,像一只没了牙齿,老得快要死了的老猫,在阳光下舒展自己的身体,晒热自己的皮毛。

“小殊,我喜欢你。”

“……对不起。”

“是,是霓凰吧?”

“……嗯。”

“恭喜。”

“她还没给我答复。”

“加油。”

傻景琰,我骗你的……

我不爱霓凰,我爱你,这次是真话。

要是从来没遇见林殊,你会不会还是个大将军?还会镇守边疆,立下赫赫战功,娶一个贤妻,生几个孩子,死在温暖的床上,或者马革裹尸,流芳百世。

算了,没有林殊也差不到哪里去,谁叫你是祁王党呢?

老啦,老啦,又开始胡思乱想了,想些开心的事吧。

他要活的好好的,他要连着景琰的分一起活。

要好好的。

好好的。

-END-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