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清芷

【苏靖】痴情司

食用须知

1、BE

2、妖应封光“幸好,你动心的不多”衍生

3、没有后续

4、没有逻辑

5、OOC

赤焰一案,耗尽了梅长苏的心血。此间事了,他和蔺晨约好了同游江湖,而此时,萧景琰就在门后密室。

他垂着眼睑,静静立着,抬着手,捏着挂在一边的线,保持着要拉响铃铛的姿势。

好一会儿,才松开手,弯起一弧嘲讽,悄然无声的转身离去。

没听到梅长苏最后的话:“……到时候我可是要好好讲给景琰听的。”

走吧,走吧,都走,走了好,走了好啊。萧景琰走出靖王府大门,抬头看着天上的飞鸟,露出一个清淡的好似初春薄雪一样几不可察的笑容。

然后他慢慢在街上游荡了一会儿,将将卡在列战英要急的通知别人的时候回到了宫里。

“殿下,您去了哪里?急死属下了,几位大人正在等您。”列战英迎上来道。

萧景琰道了一声“知道了”就进去了。

“沈追啊,有事?”沈追觉得他好像在太子殿下脸上看到了笑容,却一闪即逝,故而他也没太在意,径自禀报了赤焰案的审理进度。

“嗯,就交给你们了。你到时候和诸位大人一起拿个章程给我就好了。”萧景琰自知不善刑名之事,便放手给擅长的人。

“此事是蔡大人在做,臣只是……”
“我知道,你只是带个口信。说正事吧。”萧景琰清浅的眼眸黯了一瞬,说道。

“诺。”沈追便开始将自己整理出的事务向上汇报。

一个时辰的汇报完成之后,萧景琰略略下达了几个指令,沈追就退了出去。只留萧景琰一个人坐在上首,看着虚空,木人一样。

天色渐暗,宫人点亮了宫灯,明明暗暗的光斑打在萧景琰身上,让他看起来更加冷寂。

饭食端上来又撤下去,热了一次又一次,太子妃终于忍不住前来劝解:“殿下。”

萧景琰端着一张冷淡疏离的脸孔说话了:“我和你,是一场交易。”

太子妃脸上终于失去了笑意,这个无时无刻都笑得恰到好处的女子终于卸下了面具:“我知道。这个交易,是我劝爹爹答应的。”

“你?”萧景琰发现自己永远是被糊弄的那一个。

太子妃笑了:“对,我失去了爱情。可我还活着,日子还要过。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努力一把?”

萧景琰深深看进她的眼睛,倏尔笑开:“对啊,你说的对。没了爱情而已,日子还是一样过。”

然后萧景琰谨守一个兄弟的本分,不多说,不多做。

看着那个他放在心里,长在心头的牵挂向着另一个青梅竹马许下来世之约。

他多羡慕啊,可以正大光明的诉说爱意,祈求来世,即使只是一个空头承诺。

也想过把他从心里挖去,却发现虽然只有小小的树苗长在心上,根系却早已遍布全身血肉。哪怕只要想到斩断情丝,就连每一次呼吸都觉得丝丝缕缕入骨的痛。

为何,你爱的是霓凰?

为何,你从来没动心?

为何,还没告诉你,我爱你?

因为舍不得,

舍不得你为难,舍不得你生气,舍不得连兄弟都没得做。

只要你好,只要你幸福,一直不知道有什么不好?

他想想那个糟老头的来信和他逼他许下的承诺,浅浅漾开幸福的笑。

小殊,你要好好的。

天边飞过一队大雁,远远离去,不再回头。

时光如流水,短短三年,萧景琰就迅速的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十二年南征北战,刀兵逼命,早就掏空了底子的萧景琰登基之后开始收拾萧选留下的烂摊子。萧景琰夜以继日,宵衣旰食,不眠不休的努力对这个本就千疮百孔,大厦将倾的大梁而言,不过杯水车薪。起初一年,大梁起色并不多,于是他越发努力,越发勤勉,比当年的梅长苏更拼命,拼命的做每一件事,拼命的燃烧自己,直到终于把自己燃成一摊灰烬,再也没有半点余温。

大限已至,憔悴枯槁的脱了形的萧景琰躺在榻上,回想这短短的三年,又想到了那个糟老头三年前来的邀功信,又露出了笑。

幸好,你爱的是霓凰。

幸好,你从来没动心。

幸好,还没告诉你,我爱你。

-END-

评论(33)

热度(52)

  1. give-me-love九歌清芷 转载了此文字